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4章 血海深仇,当斩仇敌首

  月牙藏于云中,时隐时现。
  漆黑的应天府,一片寂静。
  驿馆门口,几名带刀侍卫站在那里。
  作为汴京皇城来的,他们趾高气扬的模样,让人不敢靠近。
  深夜间,一个人影大大方方的走到驿站门口。
  “站住,驿站重地,闲人回避!”
  门口侍卫,厉声喝道。
  “段鹏举,可住这里?”
  苏炎一脸淡然的立于门口,那副狂傲,让几名侍卫怒目圆睁。
  “岂有此理,敢直呼上官名讳,寻死不成,拿下!”
  侍卫说话间,纷纷抽出腰间长刃,顺着台阶跃下。
  手中利刃带着寒风,罩向苏炎。
  眼看利刃当头,苏炎却不为所动。
  “剑,来!”
  凭空伸手一抓,青釭剑出现在虚空中。
  利刃出鞘,寒气逼人。
  苏炎随手一挥,虚空中一阵虎啸龙吟。
  绝世神兵之力,岂是常人所能抵挡。
  “铛!铛!铛!”
  金鸣之声传来,侍卫手中利刃,瞬间折断。
  同时,他们咽喉处,细微的伤口喷涌出大量的鲜血。
  仅仅一招,四名侍卫死尸倒地。
  到死,他们都圆睁二目,无法相信所发生的一切。
  “叮,击杀四名三流侍卫,奖励80点能量值。”
  苏炎也不着急,提着不粘血的青釭剑,一步步踩着石阶,走入驿馆中。
  “杀人啦!”
  驿馆内的门房里,几个本地侍卫蜷缩在角落。
  眼看着汴京来的侍卫都被斩落在地,他们哪敢上前。
  扯着破锣嗓子大声呼喊,他们转身向着驿馆内跑去。
  “大胆鼠辈,还不束手就擒!”
  门房传来的呼叫声,让前跨院的侍卫们纷纷跑了出来。
  这一次,段鹏举带着一百名贴身护卫。
  除了门口倒下的四人,还有后院戒备的三十多人,剩余的人员,全都赶到。
  纷纷拔出腰间佩刀,看着一袭白衣的苏炎。
  他手中的青釭剑,寒气逼人,让他们一时不敢进前。
  “挡我者,死!”
  苏家军八千儿郎惨死沙场,皆是童贯固守不出所致。
  苏炎的眸子雪亮,所有的愤恨涌上心头。
  声音冰冷无情,扫过眼前的侍卫。
  “乱臣贼子,还不伏诛,来人,将他砍成肉泥!”
  侍卫统领从后院赶来,看着被团团围住的苏炎。
  一声令下,侍卫们不敢怠慢。
  “杀!”
  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利刃,向着苏炎涌来。
  “找死!”
  不再言语,苏炎化身杀神。
  战场上回来的那股血腥之气,弥漫开来。
  手中青釭剑,化作阵阵寒光。
  剑花朵朵,皆是索命之声。
  金鸣相交,侍卫们手中的朴刀犹如纸糊一般。
  绝世神兵在手,苏炎所过之处,犹如血色旋风。
  残肢断臂漫天飞舞,哀嚎惨叫不绝于耳。
  鲜血喷溅,原本的青石板被染成暗红色。
  杀神临凡的恐怖,让那些侍卫们脸色铁青。
  纷纷向后院退去的他们,眼看着苏炎犹如砍瓜切菜般向前逼近。
  挡在他面前之人,无一能活。
  踩着尸体,苏炎一步步走入后院中。
  此时,原本的宴席早就一片狼藉。
  宾客们纷纷躲入草丛,唯恐被其牵连。
  “尔等退下!”
  眼看着那些侍卫抵挡不住。
  坐在高台之上的段鹏举一声怒吼。
  站起身来的他,犹如一堵墙。
  侍卫们被斩杀过半。
  其余的如蒙大赦,纷纷后退,看着好似杀神一般的苏炎,他们真是怕了。
  “终于找到你了。”
  持剑在手,苏炎目光冰冷的望着段鹏举。
  身高八尺的他,可是童贯眼前红人。
  今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虚空中,段鹏举的资料映入眼帘。
  武力:80
  智力:43
  “狂妄小儿,竟然敢在我面前撒野,老子征战沙场之时,你还撒尿和泥呢,今日竟然敢行刺本都督,真是胆大包天,念你年小无知,速速跪下,我赏你个全尸!”
  段鹏举一脸横肉,目露凶光。
  “童贯的狗,还敢声称征战沙场,见到辽兵就双腿发软的走卒,除了会阿谀奉承,还会作甚,枉费你人高马大,却是鼠胆之辈,你可忘记,当年被金兀术逼的下跪之耻吗?”
  苏炎一脸鄙夷,一句话,刺痛段鹏举之心。
  当年宋辽大战,他代表童贯前去求和,被辽人百般戏弄。
  原本糗事无几人知,眼前这人,怎会知晓。
  “大胆,竟然敢污蔑本都督,今日留不得你!”
  脸色涨红的段鹏举不敢再谈,生怕牵出更多糗事。
  一回身,抓起立于身后足有两米的九曲连环枪。
  这重达百斤的九曲连环枪乃是生铁所铸,也是他成名武器。
  “污蔑,你也配!”
  苏炎目光之中尽是怒火。
  冷冷一瞥,带着死亡的决绝。
  “小厮,拿命来!”
  一声怒吼,段鹏举高高跃起,手中九曲连环枪带着罡风,劈头盖脸向苏炎砸来。
  苏炎微微侧身,避过刚猛之力。
  手中青釭剑出鞘,化作漫天寒光,罩向段鹏举。
  “铛!铛!铛!”
  一连十余招,金鸣之声震得众人耳根生疼。
  段鹏举大开大合的枪法,在遇到苏炎贴身近战,一时无法施展。
  若不是手中生铁所铸的九曲连环枪格外厚重,恐怕他已是刀下鬼。
  “你,究竟是何人!”
  人影交错,段鹏举手腕一疼,被迫放弃武器,连退三步。
  捂着血流如注的右手,段鹏举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张口结舌望向苏炎,他为何如此生猛。
  “苏家,苏炎!”
  寒光一闪,鲜血喷溅。
  青釭剑划过段鹏举的脖颈,硕大的头颅滚落在地。
  脖颈内的鲜血喷起老高,犹如冲天而起的血色喷泉。
  “兄弟们,先拿这厮的性命解解渴,等我砍下童贯的脑袋,到时候再给你们祭拜!”
  苏炎抬起头,任凭血腥喷溅在他的身上、脸上。
  对于苏家八千子弟兵的亡魂来说,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击杀三流武将,奖励500能量值。”
  系统的提示音,让苏炎心中一喜。
  段鹏举竟然价值五百,这一次他可以兑换很多东西了。
  “都督死了!”。
  远处围观的侍卫,看着被砍掉脑袋的段鹏举,树倒猢狲散。
  这杀神的可怕,远不是他们能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