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7章 路遇少华山,夜宿史家庄

  哭泣声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传来。
  身穿黑衫,将腰带挂在树杈上。
  踩着石头,将头放入绳套。
  这是准备上吊自杀呢。
  “堂堂七尺男儿,活一世本就不易,手脚健全寻死觅活,真是让人费解,不如聊聊为何轻生?”
  苏炎的声音,让男子一愣。
  不知他是何时来到身边。
  取下绳环,男子确实是一肚子委屈。
  “这位少爷,我也知这七尺男儿身来之不易,可……这世道,我……真的没法活了。”
  本就是一时之气,有人说话,男子立刻滔滔不绝。
  此人名唤李吉,是本地猎户。
  这些日子,捕猎不成,无有银两为母治病。
  本去往亲属家寻求救济,怎奈何世态炎凉,走了两天,一文钱都没有借到。
  眼看母亲重病,无钱医治,连饭都吃不上了。
  一赌气,就要寻短见。
  “我看倒是你懒惰,这山高林深,怎会没有猎物,莫不是你偷懒耍滑,不肯出力吧?”
  苏炎望着眼前山脉,地广人稀之地,怎么会没有猎物可打。
  “公子原来不知,这九华山脉添了一伙强人,扎下一个山寨,聚集着五七百个小喽罗,有百十匹好马,为头那个大王唤作‘神机军师’朱武,第二个唤做‘跳涧虎’陈达,第三个唤做‘白花蛇’杨春,这三个为头打家劫舍。华阴县里禁他不得,出三千贯赏钱,召人拿他,可谁敢上去拿他,小人们不敢上山打猎,失了行当!”
  这番话,出自李吉之口,却让苏炎一惊。
  神机军师、跳涧虎、白花蛇,这不是水泊梁山的英雄吗。
  “此地为少华山?”
  苏炎一把扣住李吉手腕,双目圆睁。
  “正是!”
  李吉赶忙答道。
  “可有史家庄?”
  “往前十里便是。”
  “庄上可有九纹龙史进?”
  “有,乃是本地富户!”
  李吉一番话,让苏炎差一点笑出声来。
  随手拿出一些散碎银子,交于李吉。
  “念在你是孝子,这些银两拿去周转,捕猎之事,过些日子自会解决,你也别总想着一死百了,高堂尚在,做儿子的,再难也要扛下去,否则怎么报答母亲养育之恩?”
  同为儿子,苏炎几句话打开李吉心结。
  翻身给苏炎磕了三个响头,李吉这才急匆匆跑开。
  至于苏炎,则大步流星走回大路。
  “君郎,怎么如此开心?”
  貂蝉一脸疑惑,救下一人虽说应该开心,可他笑的有些过了。
  “我找到关键节点了。”
  催动马车,向前驶去,苏炎可是由衷开心。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虽不知苏炎为何而笑,可他开心,貂蝉也就开心。
  “剿匪!”
  一抖缰绳,马车奔跑如飞。
  此时天色已经略有些暗了。
  当他们的马车到达史家庄时,天色完全黯淡下来。
  “站住!”
  大路之上,一队人马举着火把,立于眼前。
  苏炎拉住缰绳,望向那些手持武器的民兵。
  “何事?”
  他们并非官府之人,为何会在这里驻守。
  “你非本地人,有所不知,前方少华山地界,最近多了一伙强匪,专门洗劫沿途路人,平日里白天都要结伴而行,到了夜晚,更是生人勿进,现在天色已晚,切不可单独上路,不如在庄内寻一人家,借宿一宿,待到明日天亮,寻到结伴之人同行。”
  为首之人,举着火把来到马车前。
  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不过无妨,你们闪开道路便可,我倒要看看,有何强匪敢拦我去路。”
  苏炎淡淡一笑,他就是为了这强匪而来。
  “你这后生怎么如此张狂,强匪足有五百余,你单枪匹马又能胜得了几个,让你住宿一夜,明日再行,难道还是害你性命不成。”
  为首者是一五十多岁的男子,看着书生打扮的苏炎,不由恼怒道。
  “儿啊,此时天色已晚,不如暂时住上一夜,明日再行不迟。”
  不待苏炎说话,车帘挑开,母亲探出头,对他说道。
  “娘,你且心安,强匪不过是帮走卒,奈何不了我的,等咱们遇上他们,到时候就有好酒好肉吃了。”
  苏炎转过头,对着母亲笑道。
  神机军师、跳涧虎、白花蛇在水泊梁山的排名很低,构不成威胁。
  自己有神兵在手,战力不弱,除非卢俊义、呼延灼之流,才能与其匹敌。
  “你这小辈,真是妄为,县令出三千贯赏钱都无人赶去剿匪,凭你带着老母还想闯龙潭,我看你是嫌老母碍事,想要让她葬身贼手不成。”
  眼见苏炎不听规劝,为首之人忍不住骂道。
  “你,别胡说八道!”
  冷眸一扫,苏炎带着怒容。
  说他不进孝道,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我胡说八道?就凭你这斤两,别说强匪五百有余,单单一个,都足以要你性命,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真以为这天地难容你,今日我见此事还非管不可,今日你要住下还则罢了……”
  为首之人,也是孝子。
  站在他的立场,单薄的苏炎简直就是手无缚鸡之力。
  “那若不住呢?”
  苏炎面色冰冷的望向对方。
  “你若不住,我就将你五花大绑,送交官府,治你一个意图弑母之罪!”
  周围举着火把的民兵,纷纷围拢过来。
  对于苏炎的狂妄,指指点点。
  “那你就绑绑看!”
  苏炎跳下马车,立于当场。
  至于母亲,则被貂蝉扶入车厢中。
  “大胆小儿,你真以为爷不敢治你,今天,俺就让你知道,爷的厉害!”
  为首之人一挥手,将手中朴刀丢于旁人。
  迈步上前,伸手抓向苏炎。
  在他眼中,一抓一带,一个背摔,就能将苏炎制住。
  却不想,他的手腕在半空中,已被苏炎扣住。
  随手一带,脚下使绊,来人直接趴在地上。
  “你还要打吗?”
  单脚踩在那厮后背,苏炎风轻云淡道。
  这份身手,让周围的人纷纷拔出手中刀剑。
  “住手!”
  突然,一声怒喝传来。。
  人群分开,一个二十多岁虎背熊腰的男子走入圈中。
  “在下,史家庄庄主,九纹龙史进,敢问英雄,哪条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