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10章 收服将星,史家有危难

  史家大宅,棍影呼啸。
  从小习武的史进,此刻正棍走龙蛇,在后院操练。
  苏炎则站在一旁,面带微笑。
  短短十日,他已初窥门径。
  尤其是这武痴无论白天夜晚,只要有力气,必定勤加苦练。
  就连苏炎都感受到那种对于武学的喜爱。
  “史兄弟,这棍法越来越顺了!”
  眼见史进收回棍势,苏炎迈步上前。
  递过一碗黄酒,权当是解渴所用。
  “还是大哥指点的好,这棍法犹如生于我身一般,我真是太喜欢了。”
  一饮而尽,史进擦了擦嘴角的酒。
  爽朗大笑,真是找到了自己所爱。
  “喜欢就好,日后只要勤加练习,必定会学有所成,我在府上叨扰数日,也是时候要走了!”
  一连五天,吃住与史家,苏炎觉得,自己也是时候离开了。
  且不说自己还要赶往投奔师叔玉麒麟,前方少华山,还有三个将星,等着他呢。
  “大哥要走?万万不可,我这宅子也无他人,粮仓尚满,金银足用,大哥不如就在此间过了,小弟奉养老夫人以终天年,多少是好?”
  听说苏炎要走,史进赶忙开口挽留。
  这些时日相处,他对苏炎可是格外尊重。
  忠心值更是达到九十三,这番话,绝对是肺腑之言。
  “贤弟之心,我心领了,只是你也知道,我需投奔师叔玉麒麟,一来是为父报丧,二来也是为了寻找机会再起兵马,我苏家八千子弟兵之血债,也必将要讨回来,相信日后,我们一定会有缘再见,到时候我们兄弟再把酒言欢!”
  从小就泡在书馆里听水浒传,一百单八将的事迹,苏炎了然于心。
  可现场感受这种真挚情谊,苏炎心中依旧会有动容。
  “那不如再住些日子,待到八月十五,我兄弟好生团聚,倒时我守孝期满,也可送哥哥一程!”
  距离八月十五,也只有不足一月,史进的话,让苏炎突然想到了什么。
  “咚咚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梆子声从寨子外传来。
  “是强贼来犯,大哥你等我,我去将那强贼斩了,再回来陪你吃酒!”
  史进说话间操起手中青龙棍,迈步就往门外走去。
  “我与你同去!”
  心中一动,苏炎知道是少华山寨来人。
  这种好事,又岂能错过。
  与此同时,史家庄各处梆子声纷纷响起。
  那庄前、庄后、庄东、庄西,三四百家庄户,听得梆子响,都拖枪曳棒,聚起三四百人,一齐赶到史家庄上。
  “少爷,山上贼人来袭!”
  庄客迎上二人,一脸恐慌道。
  “无需惊慌,我不犯他已是恩典,今日敢来犯我史家庄,我定斩不饶,拿我盔甲来!”
  史进早已等待许久,这伙人终于来了。
  转身走入房间,没多时已穿戴整齐。
  头戴一字巾,身披朱红甲,上穿青锦袄,下着抹绿靴,腰系皮搭,前后铁掩心。
  一张弓,一壶箭,手里换上一把三尖两刃四窍八环刀。
  倒是苏炎,一不穿甲,二不带盔,一身白色布衣,怎么看都是白面书生打扮。
  和一旁武夫史进,完全就是两种人。
  “大哥,请上马!”
  庄客牵过火炭赤马,史进却没有先上马。
  “请!”
  苏炎翻身上马,史进这才上得马来。
  催马向前,直出院门。
  此刻史家庄前,三四十壮健的庄客,手持刀叉立于那里。
  横眉冷对着对面山坡之上下来的人马,他们身后,站着八九十村夫及史家庄户。
  大家齐声呐喊,声势不弱。
  见远处,山上一队人马,足有一百五六十人。
  手持剑戟,一路小跑,在距离史家庄前百米外,才挺住脚步。
  队伍左右一分,一骑马将领从山上冲下,立于队伍之前。
  苏炎举目望去,远处一三十多岁汉子坐于马上。
  他就是少华山二寨主陈达,人称跳涧虎。
  只见陈达头戴干红凹面巾,身披里金生铁甲,上穿一领红衲袄,脚穿一对吊墩靴。
  腰系七尺攒线搭,坐骑一匹高头白马,手中横着丈八点钢矛。
  两军停稳,小喽罗趁势便呐喊。
  “尔等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犯着弥天大罪,都是该死的人,你也须有耳朵,好大胆,敢来太岁头上动土,今日我便取下尔等性命,送交官府!”
  史进催马向前,一脸肃然的望着陈达。
  对方是落草贼寇,史进绝不会手软。
  “久闻史家庄九纹龙史进乃是英雄,今日一见,果然气魄非凡,你我本是邻居,本不想叨扰,只是俺山寨里欠少些粮,欲往华阴县借粮,贵庄本是去往华阴必经之路,所以此次,我只是经由贵庄,借一条路,我可保手下兄弟,不敢动庄上一根草,可放我们过去,回来自当拜谢。”
  陈达一横手中钢矛,立于马上。
  说起话不亢不卑,目光如炬。
  “贼人胆子真是好大,俺家正要拿你这伙贼,今日你想从我庄中过,还想不拿你,放你过去,简直就是做梦,如你所言,让本县知道,须连累於我庄几百口人与你同流合污吗?”
  史进听完,冷冷一笑。
  “四海之内皆兄弟,自从我落草于此,并未伤及史家庄半毫半分,也算是对得起绿林好汉,今日借路一条,我保秋毫无犯。”
  陈达打量着史进,依朱武、杨春,此人不好招惹。
  若是可谈,他是真不想动手。
  “别再废话多言,即便我肯,可有人不肯,你问他便是!”
  九纹龙口气冰冷道。
  “好汉,何人不肯?”
  陈达一怔,开口问到。
  “自是我手中刀!”
  史进晃了晃手中三尖两刃四窍八环刀,此话一出,陈达知道,今日借路,唯有强攻。
  “既然如此,那我就问他一问!”
  陈达一夹胯下坐骑,白马扬起前蹄。
  这一战,他唯有硬拼。
  “小厮,拿命来!”
  眼见着陈达冲来,史进也要催马迎敌。
  可就在此时,一直坐在旁边的苏炎,突然动了。
  “此人交于我了!”。
  面对着冲锋而至的陈达,苏炎嘴角泛起微笑。
  目露精光的他,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