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13章 枭雄,不足为称

  朱武带着陈达、杨春,走出了史家庄。
  “大哥,此次连累你们了!”
  陈达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身后的庄园。
  差一点,三兄弟就要葬送于此。
  “先行回寨,再做打算!”
  朱武微微摇头,忠义的他,并不在乎为兄弟以身犯险。
  只是,这突然出现的白衣男子,刚才一问,让他不明就里。
  众喽啰早就等在山下,三人翻身上马,一路回返少华山。
  重新回到寨子里,三人都有一种重生之感。
  坐在大殿中,朱武却始终不曾开口。
  “大哥,何故思考?”
  陈达望向朱武,心智过人的他,很少会如此沉默。
  杨春也同样好奇,朱武这是怎么了。
  “刚才白衣男子一问,让我有一种迷茫。”
  朱武皱着眉头,到现在他也没有完全读懂苏炎的问话。
  “或许他只是好奇而已,此人看似普通,可对阵之时那种老练,绝非常人所能做到,恐怕他是将门之后。”
  曾被苏炎一招生擒,陈达对此最有发言权。
  现在回想,他那一避一抓,绝非偶然行径。
  “这华阴县,怎么突然多出一个高手,我见史进对他也是格外尊重。”
  杨春也是一脸狐疑,从未听闻过有如此少年。
  “此一问,绝非随口,只是其奥妙,我尚无法参悟,但我兄弟三人能重获自由,也都是他仗义出手,我们不能慢了礼数,让人备上三十两蒜条金,送于史家庄上,改日再登门谢罪。”
  朱武开口,唤来两个喽啰,备上厚礼,趁夜下山。
  “大哥,你是要结交史进?”
  陈达看出朱武意图。
  “史进也是真英雄,若得结交,自然是我辈之幸,倒是那白衣男子,更是人中龙凤,眉宇之气,枭雄不足为称。”
  朱武捋了捋须髯,苏炎的话,一直都回荡在耳旁。
  此子之强,武技尚不足以窥全貌,他一问,倒是让这神机军师有些茫然了。
  “枭雄不足为称?”
  杨春不由咋舌,这评价若是旁人,不足为奇,多是马屁之流。
  可神机军师朱武所言,绝非虚妄。
  他,究竟为何人?
  …………
  史家庄内,棍带罡风。
  史进棍走龙蛇,舞的是霍霍作响。
  习武成痴的他,这些日子可谓是废寝忘食。
  直到汗流浃背,呼呼带喘,他这才放下手中青龙棍。
  “大哥,我有一事不明。”
  迈步走到石桌前,饮了碗酒,史进坐下身子。
  “你不明我为何问朱武之言?”
  苏炎看出史进有心事,笑道。
  “正是,莫是大哥想那山寨?”
  史进点头。
  “少华山虽险,不足以一敌百,官府昏庸,却也有精壮士兵,朱武号称替天行道,劫富济贫,却也只是小打小闹,若是成患,朝廷必将大军来犯,到时即便铜头铁臂,也难挡数万大军。”
  苏炎淡淡一笑,史进依旧有些茫然。
  “大哥,那你如何想?”
  史进不解追问。
  “朝廷昏庸,奸臣当道,内忧外患,这江山早就风雨飘摇,若等外敌强闯入关,到时反击已失先机,为何不现在就改天换地,杀出个万世太平?”
  苏炎眸子雪亮,这就是他的想法。
  若等金国强大,灭了辽国,宋国可就要被灭了。
  “这……”
  史进闻言,不由一怔。
  “贤弟怕了?”
  苏炎侧头望去,面色平淡。
  “我怎会怕,只是我不曾想过如此行径,这穷乡僻壤,所见不足,让哥哥笑话了。”
  史进赶忙否认,他不是怕,只是不敢想象。
  “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见而信,一种是信所见,自己的想法,终将成真,方是强者。”
  苏炎的话,让史进如醍醐灌顶。
  “哥哥大志向,愚弟愿鞍前马后,跟随哥哥左右!”
  史进一脸崇拜,忠心值再次提升。
  “他日,必有用你之时。”
  苏炎端起黄酒,一饮而尽。
  水泊梁山,将是他的第一个称雄之所。
  “庄主!”
  就在两人攀谈之时,庄客急急赶来。
  “何事?”
  “少华山遣人来。”
  “带上来!”
  不多时,两名喽啰在庄客的带领下,来到后院。
  “小的见过庄主。”
  规规矩矩的喽啰一脸肃然。
  “有何事说?”
  “三个头领再三嘱咐,叫小的献些薄礼,酬谢英雄不杀之恩。”
  二人说罢,将三十两蒜条金递给史进。
  “不杀只因念在一身赤胆,这金就不收了。”
  见此黄金,史进却不肯收。
  “望庄主不可推却,否则我二人难回去复命。”
  两喽啰赶忙跪倒就拜,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既然好意送来,受之为当,带他们下去,喝些酒水,赏些散碎银两。”
  见推脱不下,史进这才收下,又嘱咐庄客好生款待。
  “哥哥,也难得这三个敬重,是否备些礼物回奉他?”
  史进望向苏炎,现在一言一行,都请教于他。
  “叫庄客寻个裁缝,自去县里买三匹红绵,裁成三领锦袄子,再拣肥羊煮上三只,大盒子盛了送去便是。”
  苏炎思量了一下,开口说道。
  来而不往非礼也,况且,他也有意结交朱武三人。
  “哥哥所言甚是,我现在就差人去办。”
  史进闻言,迈步就去安排。
  只留苏炎坐在石桌前,貂蝉则陪在他身旁。
  “君郎,你意欲取天下?”
  为苏炎斟满美酒,貂蝉瞪着美丽的眼眸问道。
  “野心是否很大?”
  苏炎微微颔首,目光深邃。
  “男人,本就应该顶天立地,齐家治国平天下。”
  貂蝉作为倾国女子,自然明了男人的心如猛虎。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权臣当道,苏家世代忠烈,换来的是祸及满门,八千儿郎身死沙场,却还要背负奸臣污蔑,既如此,我便要改天换地。”
  前世今生,历历在目,这江山必将覆灭,那不如由他来颠覆。
  “想必君郎,已有计策了?”
  貂蝉一脸痴迷,望着苏炎。
  “没错!”
  苏炎确实有了目标。。
  水泊梁山他要取,这天下,他要争。
  只是,这天下之大,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他需走好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