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19章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横祸来

  水路一夜,陆行三日。
  当苏炎和史进回到史家庄,距离中秋只剩下两天时间。
  中秋佳节,自古以来都是重要时日。
  史家庄自然也是热闹非凡,早早的便开始张灯结彩。
  二人已和朱武三人约定,中秋节前来赏月,到时候把酒言华更是自在逍遥。
  可苏炎知道,这中秋节,恐怕不得安生。
  史家庄也要大祸临头了。
  只是,这条路必须要这样走。
  “君郎,试试我做的桂花月饼如何?”
  苏炎一进门,貂蝉就开心的跑了过来。
  捧着一个刚刚烤好的月饼,一脸娇媚的递于苏炎。
  “好吃,你的厨艺真是精进不少。”
  苏炎心情大好,咬了一口酥脆的月饼,唇齿留香。
  “君郎谬赞了。”
  被苏炎夸奖,貂蝉自是无比幸福。
  笑脸羞红逃入后厨,又去忙活各种点心了。
  苏炎自然第一时间回到跨院,给父亲上香,给母亲请安。
  几日别离,母亲气色又见好转,这让苏炎更是放心了。
  史家上下,也在忙碌。
  史进特意嘱咐庄客,去县里买些果品案酒伺候。
  至于他,则又躲入后院继续练功了。
  功法的提升,是一个缓慢过程。
  连日苦练,棍法已然驾轻就熟。
  苏炎坐在石桌旁,看着史进。
  明日中秋,他这庄主之位,也就到头了。
  忠诚度:95
  武力:80
  智力:60
  几日苦练,史进已经跨入武力80,想必用不了多久,他就可突破90。
  尤其是忠诚度进入到95,更是赤胆忠心了。
  “史兄,守孝期满,是否准备出门云游?”
  昨日守孝期满,他也可以远行。
  苏炎好奇一问,因为接下来要靠他,去寻另一天星。
  “不瞒大哥,当初我确实有这打算,可自从遇到大哥,让我好似再开乾坤,守孝期满,我愿追随大哥一起上路。”
  史进原本自有打算,可苏炎之能,让他更是咋舌。
  若是能鞍前马后,定能精进更快。
  “我此去北京师叔处,也只是暂时之计,你无须随我同往,天高海阔,你也出去见见世面,寻些江湖同行,长长见识也好。”
  苏炎自然不能带他,因为下一步他还要去往别处寻找天星地煞。
  史进自有他自己的奇遇。
  “既然大哥如是说,我便去寻我师父王进,听闻他在延安府,多年不见,不知他老人家可好。”
  史进的话,让苏炎微微点头。
  “那我们还能结伴同行一程。”
  下一个天星,就在延安府,不知这厮要如何收服。
  苏炎必将要好生对待。
  …………
  中秋,日清月明。
  史进一早吩咐家中庄客宰了一腔大羊,杀了百十个鸡鹅,准备好酒食筵宴。
  日落之时,朱武、陈达和杨春,授意喽罗看守寨栅。
  只带三五个做伴,各跨口腰刀,不骑鞍马,步行下山,迳来到史家庄上。
  史进为主,将三人让入后园。
  叫庄客把前后庄门拴了,没有命令,不得开门。
  “见过苏夫人!”
  今晚本是团圆,貂蝉陪着母亲坐于桌前。
  三人见到,立刻下拜,并命人送上珍宝。
  “都是自家兄弟,无须多礼,快快上坐!”
  苏炎摆手,邀请三人。
  三人自不肯上坐。
  最终,朱武和史进陪在苏炎身旁,陈达、杨春则坐下垂手。
  苏夫人吃了几口便回房休息,貂蝉侍奉左右,只剩下五人了。
  “大哥,接下来您意欲何往?”
  朱武望向苏炎,他之计谋高深,自己不敢妄加揣摩。
  “大事已成,我继续赶往师叔卢俊义处,至于日后,等到了再说。”
  苏炎自有打算。
  “大哥,不如你就委身少华山,做个大寨主。”
  陈达有些不舍道。
  “放心,你我兄弟日后必定团圆,不差这三五七日。”
  苏炎自是喜欢陈达这种豁达豪爽之人。
  不做扭捏,敢说敢作,方为好汉。
  “若是大哥不弃,我愿随大哥鞍前马后。”
  杨春皆是一脸诚恳,却依旧被苏炎拒绝了。
  喝酒吃肉,畅谈这绿林之事。
  转眼间,圆月当空,良辰美景让五人推杯换盏。
  “少庄主……大事不好!”
  突然,一庄客急匆匆跑进来,神色慌张。
  “何事惊慌?”
  史进放下手中碗,厉声问道。
  “外边来了群差人,足有两三百众,将宅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庄客的话,让四人猛然起身。
  “几位哥哥莫要惊慌,带我去看个清楚!”
  史进赶忙走出后院,来到正门。
  交待庄客不得开门,掇了条梯子翻身上墙。
  跃过墙头,只见是华阴县尉坐在马上,左右则是两个都头。
  带着三四百士兵,将史家宅院团团包围。
  “大哥,外边来了差人,定是庄客有人胡言,惊动官差,他们恐怕是来拿人的。”
  史进面色凝重,再返后院,将情况告知苏炎。
  “这些官差,定是来拿我三兄弟,两位哥哥本是清白身子,休为我等连累了,不如绑了我三个出去,免得负累了史家宅院。”
  陈达闻言,拔出腰刀,却被朱武一把摁下。
  “你们本就是我请来做客,捉你请赏,枉惹天下人笑,你我兄弟一场,若是死时,我与你们同死,活时同活,大哥,如何说?”
  史进自然不干,若是如此,他还有何脸面自称男儿。
  四人都转过脸来望向苏炎。
  单凭他的主意。
  “你我即为兄弟,绑你之事休要再提,吩咐下人收拾细软银两,这宅院恐怕不保了。”
  苏炎看向史进,今日一事便是转折。
  “皆是身外之物,不要也罢,我立刻吩咐人做。”
  史进闻言,没有留恋。
  吩咐庄客这边收拾,而他已去前方打点应对。
  至于这边,几人也已准备就绪。
  貂蝉自是扶着苏夫人,走出跨院,坐在马车之上。
  “几位兄弟,今日头阵我来冲锋,其他人护我母亲上山避难便可。”
  苏炎立于火把之下,一脸肃然,犹如杀神临凡。
  “我等拼死护老夫人周全!”
  史进等人,自知功夫不及苏炎。
  将母亲托付给他们,乃是莫大信任。
  “兄弟们,随我一战!”。
  苏炎突然仰天长啸。
  今日,他要杀他个三进三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