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0章 男儿怒,斩草除根

  史家庄外,灯球火把照得亮如白昼。
  再加上高挂明月,清晰可见。
  三四百差人,在县令和两个都头的带领下,将史家宅院团团围住。
  持刀在手,一个个剑眉倒竖。
  若是抓得强匪,对他们可是大功一件。
  倒是两个都头,都距离大门很远。
  谁都知史进实力不弱,他们都有三分惧色。
  骑于马上,一个个一脸警戒。
  “轰!”
  大门左右分开,一匹战马,吸引了左右人的目光。
  此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
  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
  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
  如此骏马,只在传说中见过。
  此刻,一身白衣的苏炎,独坐在马上,好似信步闲游般,走出史家宅。
  “来者何人!”
  都头脸色一肃,开口问道。
  “我且听闻,华阴县两都头乃是阴阳勾魂使,左勾姑娘命,右勾他人妻,今日一见,果然是色相一副,至于那县令,更是色中饿鬼,华阴县哪家女子,没被你们轻薄?”
  苏炎坐于马上,并不急动手。
  这县令和都头,也不是什么好货。
  相比之下,少华山寨都没有这么骇人听闻的勾当。
  “岂有此理,看你应是山中强匪,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今日便死于当场!”
  两都头闻言,不由脸色一变。
  一挥手,旁边五十弓箭手纷纷搭弓拉剑,对准苏炎。
  “那你要问问它可同意?”
  提取武圣关羽,实力大增,苏炎已克制不住心中激动。
  嘴角轻笑,甚是不屑道。
  “我问何人?”
  两都头一脸疑惑。
  “我手中,杀人斩!”
  意念转动,苏炎在虚空中一抓。
  一道金光,夺人二目。
  待光芒散去,一股血腥之气,弥散开来。
  方天画戟,戟长一丈二,戟杆似有八荒火龙之灵,触之有焚烧之感。
  顶端利尖之处透着煞戾无匹的杀气,让人凶性渐涨。
  四角之刃仿佛藏着修罗之力,迷人心智,嗜血杀戮。
  “射死他!”
  腥风扑面,让人心惊胆寒。
  两都头赶忙下令弓箭手,五十枚箭矢铺天盖地袭来。
  阵阵破空声,带着夺命之音。
  转瞬即逝的箭矢,若是击中,苏炎恐成刺猬。
  “武圣冲锋!”
  苏炎不躲不闪,双腿一夹坐下宝驹。
  赤兔马由静至动,尽是转瞬间。
  同时一阵金光弥散,将他包裹其中。
  射入金光的箭矢,瞬间迸射而飞,这就是武圣冲锋。
  “噗!”
  不等弓箭手再次搭箭,赤兔马已来到面前。
  扬起前蹄,高高跃起。
  马背上,苏炎手中方天画戟,划出漫天寒光。
  赤兔马所过之处,惨叫声此起彼伏。
  犹如绞肉机般的戟影,招招夺命。
  两个都头见势头不好,转身便走。
  可他们坐下战马,又怎么比得过赤兔。
  只觉得一道黑光从背后袭来。
  阴寒之气,瞬间笼罩二人。
  本能回身用手中朴刀抵挡,却不想,这朴刀犹如豆腐一般,被方天画戟斩碎。
  “噗!噗!”
  鲜血喷溅,两个都头被劈成四半。
  连同他们坐下战马,也被一分为二。
  利刃在手,苏炎化身杀魔。
  赤兔马更是专向着人多的地方冲去。
  一时间,史家宅外的晒谷场,化身炼狱。
  尸块散落一地,鲜血更是染红大地。
  这些衙役,哪里见过如此惨像,纷纷转身,没命似的向远处跑去。
  至于身在最后的县令,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伏于马上,逃的是无影无踪。
  两个冲锋,苏炎单人独骑,砍下五十三人。
  其余人等,早已逃之夭夭。
  待史进等人带着庄客和喽啰,护着苏夫人的马车走出宅子。
  哪里还能见到官兵。
  除了满地鲜血和残肢,连个活口都没留。
  “大哥好功夫!”
  史进眼见于此,不由咋舌。
  三四百兵丁,竟被苏炎一人驱逐。
  此刻,他已追杀县令去了。
  “若是能跟随大哥冲杀,绝对是快哉之事!”
  陈达望着眼前惨景,不由内心激动。
  “先行护送老夫人上山,若是老夫人有半分损伤,我们百死难赎其罪。”
  看出陈达、杨春想去追赶,朱武赶忙开口。
  既是苏炎的吩咐,他们必须要去办。
  “是!”
  史进等人也只能按下心中炙热。
  一行人护送着马车,奔向少华山寨。
  只是,史进还是忍不住停下脚,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火势汹汹的史家宅。
  临出门前,他一把大火烧了宅子。
  为的就是不给他人霸占。
  …………
  山林之中,赤兔疾行如风。
  转瞬间,就追上逃离的县令。
  苏炎将方天画戟交与左手,右手一探,将伏在马背上的县令一把擒来。
  “英雄饶命……饶我不死!”
  犹如被拎小鸡一般揪了过来,县令早已吓得屁滚尿流。
  “想当初,他家娘子也如此恳求过,你可饶过她们?”
  这些日子,县令所为,他可听了不少。
  今日擒获,自不会让他逃离。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这县令到任五年,闹得民不聊生。
  “英雄,我……有钱!”
  被苏炎摁在马鞍,县令赶忙哀求。
  “钱,确实不错,我们走!”
  苏炎冷冷一笑,催动赤兔,直扑华阴县。
  此时夜深人静,大部分兵丁都被调来抓强匪。
  原本需要一个多时辰的路途,赤兔只需片刻即可到达。
  “开门啊!”
  县衙府邸,一阵敲门声让门馆听出是老爷声音。
  赶忙开门,却不想胸口被人一脚踢中,整个人飞出五六米远,撞在影壁墙上。
  苏炎单手提着县令,走入了县衙之中。
  “你扣押的民女何在?”
  苏炎冷眸扫过,县令赶忙哆嗦着,带他赶往地牢。
  昏暗囚牢,专门囚禁夺来的他人妻女,竟有二十余众。
  苏炎又从县令账房取出银两,每人贴补十两后,这才让她们各自散去。
  “英雄,我已照办,求英雄放我一条生路,我上有八十高堂、下有待哺儿孙……”
  县令跪在地上,抖如筛糠,不断哀求。
  “今日饶你,明日你可会饶人?”。
  苏炎手中青釭剑化作一道寒光。
  不等县令再求,已被一剑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