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1章 收少华山寨,继续北上

  当苏炎回到少华山寨,已是清晨。
  史进、朱武、陈达和杨春,一直站在山脚等待。
  见赤兔马疾行如风,四人赶忙上前。
  “大哥!”
  眼见苏炎平安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簇拥着一路回转山寨。
  远远就瞧见,带着面纱的貂蝉,站在寨门口,焦急的望着这边。
  “君郎,你回来了!”
  苏炎翻身下马,貂蝉犹如蝴蝶般跑了过来。
  一脸欣喜的望着他。
  “让你担心了,母亲怎么样?”
  苏炎拍了拍赤兔,深通人性的它可不是旁人可以碰的。
  长啸一声,奔入丛林消失无踪。
  “夫人昨晚未眠,就等着你回来的消息,我现在就去告诉她,让她不用担心。”
  貂蝉说完,转身向着寨子里跑去。
  知道轻重,若是苏炎一时不回,夫人恐怕也无法合眼安眠。
  昨晚闹腾那么久,她也乏了。
  至于苏炎,去往后宅请了个安,这才转身回到大寨中。
  “大哥,此一去如此久,恐怕不只是追杀县令吧?”
  将苏炎让入上垂手,朱武开口道。
  推算时间,若是仅仅只杀人,无须如此之久。
  “我顺路去了趟华阴县,放了县令抓捕的女子,临走之前一把火烧了县衙!”
  苏炎的话,让所有人一愣。
  独闯县城,杀县令、烧县衙,这举动真是让他们更加敬佩。
  “大哥如此了得,若是我能追随左右,岂不痛快!”
  陈达瞪着眼珠子,他早就想这么干了。
  “单人独骑灭了县衙,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大哥乃真英雄。”
  杨春也是赞叹有加,真是恨不得亲眼欣赏一回。
  “史兄弟,家中可安顿好了?”
  对此,苏炎只当是举手之劳,并不在乎。
  反观史进,这一次,他损失惨重。
  “大哥放心,宅院本就是拖累,庄客愿留,便留在少华山,若是想走,我也都打发了路费,无可留恋。”
  史进倒不在乎,家中细软都已打包,几间房子也不看在眼中。
  “史兄,不如日后留在这少华山寨,做个大当家,只恐寨小不堪歇马。”
  朱武开口,并愿意让出大当家之位。
  “大哥志在天下,我本就想出去云游,既然没了庄子,更无后顾之忧。”
  史进之前就表态要出去游方,这一次机会刚好。
  朱武苦留不住,也只能作罢。
  “既然如此,三日后我们一同下山,顺路陪你寻找师傅。”
  苏炎商定,休整三日,处理好这边事宜便可离山。
  “既然大哥要走,我等也不挽留,这三日,我们好生吃酒便是,若来日大哥有用到我三人,必万死不辞!”
  智取生辰纲,朱武等人对苏炎已奉若神明。
  说要离别,自然有些伤感。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同样,对于苏炎来说,这些日子,收下四员干将,又夺了生辰纲。
  未来之路,将会有更多可能。
  …………
  三日之后,少华山下。
  苏炎赶着马车,赤兔则不时在身边狂奔。
  史进骑着火炭赤马,陪在身边。
  朱武、陈达、杨青三人带着几个喽啰,送了十里又十里。
  一直送出华阴县界,三人这才洒泪分别,回转少华山。
  “我们出发!”
  抖动缰绳,马车在土路上奔驰。
  为保母亲安稳,车速并不快。
  一路风尘,路上再无插曲。
  一行七日,他们终于来到渭州。
  渭州县城不大,却也算是车水马龙。
  六街三市好不热闹。
  “大哥,我刚才听闻此处也有个经略府,或许我师父王教头在这。”
  史进勒住马驹,望向周围。
  师父王进身处何处,也只能慢慢寻来。
  “先找个客栈休息,用些茶水,再做打听。”
  一路车马劳顿,时不时还要在野外留守。
  这些日子,苏夫人可是非常辛苦,苏炎寻了一间客栈,暂时栖身。
  留下貂蝉照顾母亲,他带着史进走下楼来。
  若是寻人,茶坊是最好的地方。
  一间小小茶坊开在路口,二人迈步走入其中。
  寻了一张桌子坐下,店小二立刻热情走来。
  “店家,此处经略府在何处?”
  点了壶茶,史进开口问到。
  “只在前面便是。”
  店小二端上壶茶,又拿了两样点心。
  “借问经略府内,可有个东京来的教头王进吗?”
  喝了口粗茶,史进追问。
  “这府里教头极多,有三四个姓王的,小人不在府里当差,不知那些爷都是何路高人。”
  店小二吃的是张口饭,能言善辩。
  苏炎则一直坐在那里,并未出声。
  只是一双眸子,扫过店门。
  随即,目光中闪过一丝炙热。
  果然,等的人,来了。
  只见店门外,一军官模样的人,走入店中。
  头带芝麻罗万字顶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扭丝金环。
  上穿一领鹦哥绿丝战袍,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
  整个人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满是落腮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
  走起路来,风风火火,好似猛熊直立,又似铁塔成精。
  黑灿灿的一张脸,凶相毕露。
  “客官,要寻王教头,不如问询这位提辖,他在府里当值,定会认得。”
  店小二也见到此人,立刻对史进介绍。
  “大哥,我去拜会一下。”
  史进打量了一眼此人,这才对苏炎开口。
  “我们同去。”
  苏炎自然认得此人,这一次,他也专程为他而来。
  站起身,跟随史进来到桌前。
  “这位官爷,可否拼了座位?”
  史进来到提辖面前,拱手施礼。
  那人抬起头,眼如铜铃,扫了一眼史进和苏炎。
  “有坐便坐。”
  声音沉闷,好似铜钟一般。
  对方看得出,史进也是练家。
  至于苏炎,恐怕只是个书生罢了。
  史进赶忙抽开凳子,让苏炎坐下,随后坐在侧面。
  “小人是华州华阴县人氏。姓史,名进,这位是我兄长,不知官爷如何称呼?”
  史进率先自我介绍,随后问道。
  “阿哥,你莫不是史家村九纹龙史大郎?闻名不如见,见面胜如闻名,果然是英雄好汉。”
  不想对面一听,竟然认得史进。
  “小人大胆,敢问官人高姓大名?”
  史进一怔,赶忙开口问到。
  “洒家是经略府提辖,姓鲁,讳个达字。”。
  对方哈哈大笑。
  他就是日后倒拔垂杨柳、大闹五台山的花和尚,鲁智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