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5章 俏黄蓉,惊艳登场

  黄蓉,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与冯蘅的独生女。
  精通父亲传授的桃花岛武功、五行八卦阵和奇门遁甲之术。
  精通琴棋书画、厨艺了得。
  怪不得可以武力、智力双双破百。
  若她不是绝世人杰,苏炎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射雕英雄传,并不了解,却也有所耳闻。
  万没想到,自己穿越而来的宋朝,不仅真有一百单八将,竟然还有黄蓉。
  这真是太神奇了。
  “怎么?你表情如此古怪?”
  黄蓉自然不知苏炎的心思,却察觉到他面色不对。
  “没事,只是好奇,你为何在此,你家在何方?为何不回家呢?”
  苏炎赶忙收拢心智,黄蓉心细如丝,很容易察觉。
  “我爹爹不要我了!”
  黄蓉眼圈儿一红,甚是委屈。
  “为何不要?”
  装作不知,苏炎追问道。
  “爹爹关了一个人,老是不放,我见那人可怜,独个又闷得慌,便拿些好酒好菜给他吃,又陪他说话。爹爹恼了骂我,我就夜里偷偷逃了出来。”
  黄蓉所言,乃是实情。
  困与桃花岛的,正是老顽童周伯通。
  了解故事内容,苏炎更要想办法把黄蓉拉入身边。
  此女心智极高,且很有背景,若是得她帮助,大事可成。
  “你独自离家,恐怕父母担忧。”
  关切的同时,苏炎也要弄清楚一件事。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这些超级高手,也存于这世上吗。
  “早死啦,我从小就没妈。”
  “你玩够之后,就回家去吧。”
  “爹爹不要我啦。”
  “虎毒尚不食子,更何况你父亲,只是一时气愤罢了。”
  “那他为什么不来找我?”
  “天地之大,若要找人,谈何容易。”
  “倒也说得是。那我玩够之后就回去。”
  黄老邪之女,身上也有几分邪气。
  原本准备捉弄苏炎,却不想吃饭喝酒全部买单。
  尤其提起伤心事,颇有一种动容。
  虽是满脸泪痕,却是喜笑颜开。
  两条泪水在脸颊上垂了下来,洗去煤黑,露出两道白玉般的肌肤。
  “今天谢谢你的款待,我走了!”
  随手一抹,黄蓉脸上再一次变成黑煤色。
  站起身来,也不待苏炎询问,她快步跑下楼去。
  望着消失在街角的背影,苏炎眉头微锁。
  黄蓉的出现,让他对于这个所谓的宋国,更加好奇了。
  或许,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在等着他。
  好在,她临行前,好感度上升到百分之十五。
  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苏炎给了银子,走出酒楼,再一次回到了客栈中。
  刚进客栈,就看到史进正跟一人攀谈。
  这不是今日在酒馆遇到的金老汉吗。
  不想他也正住在这家店里。
  “恩公在上,受小老儿一拜!”
  眼见苏炎,金老汉一眼认出。
  给了自己三十两银子,已是再生父母一般。
  “不用多礼,可收拾停当?”
  苏炎赶忙拉住老汉手腕。
  “收拾了行李,还了房钱,算清了柴米钱,只等来日天明。”
  金老汉赶忙说道。
  “我欲往河北大名府,若有需要,可同路而往。”
  苏炎微微点头。
  “本欲要回东京去,又怕这厮追去,到时再无恩人搭救,刚才商量,一路北上,若是能跟恩公同路,小老儿百倍感谢,小女嗓子不错,可为英雄解闷逗趣。”
  金老汉一听,喜出望外,刚和小女商量过。
  “今晚好生休息,明日自有人送你前行。”
  苏炎微微点头,他当然知道金老汉行踪。
  一路同行,到时也做个方便,收复那莽夫鲁达。
  “谢恩公!”
  金老汉谢过之后,这才转身回房。
  苏炎和史进也各自回房。
  “君郎,擦把脸吧。”
  没多时,貂蝉已打来热水,拧湿毛巾,递于苏炎。
  “好。”
  苏炎接过毛巾,擦了把脸。
  看窗外风清月明,明日的故事即将拉开序幕了。
  “君郎,那少女……”
  貂蝉欲言又止,微微颔首。
  “怎么?你在意她?”
  苏炎将毛巾放在一旁,望向貂蝉。
  绝世容颜的她,这些日子可谓是无微不至。
  “妾身只是不知你是否探听她的底细。”
  貂蝉赶忙解释,生怕苏炎误会。
  “也算是知晓一二,倒是这些日子车马劳顿,你又要照顾母亲,苦了你了。”
  苏炎虽然前世今生都没有谈过恋爱,不了解女人。
  可也知道,在一个女人面前,最好不要谈论另一个女人。
  貂蝉待他之心,他更是知晓,只因心中芥蒂,再加穿越乱世不得其法。
  他暂时无暇去梳理儿女情长之事。
  “能为君郎分忧,是妾身荣幸。”
  貂蝉听到苏炎安慰,脸颊更是绯红。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明日我让史进带你们先行一步,我随后赶到。”
  苏炎嗅着屋中淡雅之香,皆是来自貂蝉身上。
  心神一荡,不敢再谈。
  “君郎意欲何往?”
  “看,杀人!”
  …………
  一夜无话,天刚放亮。
  客栈大门便传来砸门声。
  “哪个该死的鬼,赶着投胎吗?”
  店小二揉着眼睛,刚来开门,一只黑手已经伸入。
  不带他反应,一个嘴巴将他掀翻在地。
  “敢跟洒家如此说话,寻死不成!”
  鲁达昨夜一晚没睡,正在火头上。
  “不知官爷驾到,恕罪!恕罪!”
  店小二自然认得鲁达,捂着肿胀的脸庞答道。
  “唤金老汉出来!”
  鲁达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门口。
  小儿不敢怠慢,赶忙上楼呼唤金老汉。
  没多时,苏炎带着史进、貂蝉,扶着母亲先行出来。
  “山不转水转,他日相逢,俺们再饮几杯!”
  见了鲁达,双方简短告别。
  金老汉带着女儿,挑着担子慌忙下楼,却被店小二拦住。
  “金公,哪里去?”
  “他少了你房钱?”
  不待老汉作答,鲁达一把揪过店小二。
  “他房钱,昨夜都算还了,可欠郑大官人的典身钱,落在小人身上,让我看着他。”
  店小二赶忙道。
  “郑屠的钱,洒家自还他,你放了老儿还乡去!”
  鲁达不待店小二再言,开五指,给了小二脸上只一掌,打得那店小二口中吐血。
  再复一拳,打落两个门牙。
  小二爬将起来,一道烟跑向店里去躲。
  店主人哪里敢出来拦。
  金老父女两个,深鞠一躬,忙忙离了店中。
  鲁达恐怕店小二赶去拦截他,将椅子靠在门上。
  坐了一个时辰,方才起身,直奔状元桥。。
  却不知,此时苏炎,早已等在桥边,面带微笑的坐在茶楼窗口处。
  他今天要亲眼见一回,三拳打死镇关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