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6章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状元桥下,郑屠夫的肉铺前。
  两副肉案,悬挂着三五片猪肉。
  “郑屠!”
  鲁达迈步,来到肉案前,一声怒吼,震得周围人耳朵生疼。
  “提辖恕罪。”
  肉铺里,郑屠夫赶忙唱诺,快步迎出。
  鲁达诨名,谓洲何人不知,再加上在小经略相公面前当差,一般人真是不敢招惹。
  “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
  “使得,你们快选上好的肉,切十斤去。”
  “不要那等腌厮们动手,你自与我切。”
  “说得是,小人自切便了。”
  郑屠不敢怠慢,迈步走入肉铺,选了十斤精肉,细细切做臊子。
  半个时辰,郑屠汗流浃背将十斤臊子用荷叶包好。
  “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
  鲁达接过荷叶包,并未离开。
  郑屠敢怒不敢言,只能转身在做。
  这铁塔一般的鲁达坐在门口,往来哪有人敢上前问。
  客栈前来报信的小二也远远躲着,不敢近前。
  倒是二楼上的苏炎,目光没有离开过鲁达。
  这厮憨直,饶是未来登上梁山,也从不听命。
  要想让他和史进一般,绝对是难比登天。
  “一早就有如此雅兴?”
  身后,一声音传来,让苏炎心头一喜。
  “小兄弟,想不到山水有相逢,在这里又遇到了?”
  苏炎回过头,来者正是黄蓉。
  依旧是那副叫花子的打扮,脸如黑煤。
  可若是仔细观瞧,便会发现,她身材玲珑,似女非男。
  若不是昨日苏炎被她数据吸引注意力,也不难看出。
  “水不相逢人相逢,肚子饿了,找你寻些吃食。”
  黄蓉大咧咧坐在苏炎对面,毫不客气。
  “没问题,但吃无妨。”
  苏炎自然不在乎,唤来店小二,黄蓉又点了四个点心,各个顶级。
  “这茶楼也没有什么吃食,你为何而来?”
  黄蓉左右打量,一脸疑惑。
  “随遇而安,遍寻生活乐趣。”
  有了准备,苏炎应对起黄蓉自是轻松。
  这智武双绝的黄蓉,竟然主动找上自己。
  她,想做什么呢。
  “看你穿戴也不是寻常人家,难道整日游手好闲不成?”
  黄蓉这次,明显是想要摸底。
  一双灵动的眼睛,望向苏炎。
  “背井离乡,正想寻处地方,做些生意,小兄弟接下来有何打算?”
  苏炎笑了一笑,他昨晚确实有个想法。
  自己整日游荡,这钱财不能总靠抢夺。
  在这宋朝,他也应该做点生意。
  毕竟,生辰纲是日后起事之用,眼前花销,也要琢磨。
  “天大地大,哪里都是我容身之所。”
  黄蓉伸手抓起点心,随口答道。
  就在二人攀谈之时,不远处的肉铺,传来阵阵谩骂。
  转眼,又是一个时辰,已到午饭时间。
  实膘的肥肉也细细的切做臊子,把荷叶包了。
  衣衫已被汗水湿透的郑屠,再一次走出肉铺。
  “是否让人与提辖拿了,送将府里去?”
  郑屠满脸堆笑,将手中荷包递了过去。
  “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
  鲁达接过荷包,并未起身。
  “你这厮,莫不是来消遣我!”
  身为老板,郑屠许久不需出力。
  两场肉馅,让他无名火起。
  “洒家便是消遣你,又如何!”
  鲁达闻言,手中荷包朝他砸去。
  他今日便是来找事的。
  淋了满身肉馅,郑屠大怒,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
  心头那一把无明业火焰腾腾,按纳不住。
  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向着鲁达扑来。
  众邻舍哪个敢向前来劝,两边过路的人都立住了脚。
  倒是苏炎,一脸悠然的望着楼下的打斗。
  “这屠夫要倒霉了。”
  黄蓉自然不会错过这种好事,探着脖子张望。
  “欺行霸市,本应受些教训。”
  苏炎当然知道,这种战五渣若不是冲昏头脑,又岂会和鲁达动粗。
  “这角度刚好,你不会是早选座位吧?”
  两人就在楼下厮打,这雅座位置朝向可是绝伦。
  黄蓉边张望,边说道。
  “我怎会提前知晓?”
  苏炎当然不能承认。
  此刻楼下,战局却已分出胜负。
  鲁达三拳,便将郑屠活活打死。
  “你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三拳你便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
  转身就走,鲁达还不忘骂骂咧咧。
  飞奔一般消失在人群,只留下现场错愕。
  原以为他真是诈死,可待众人围观,才发现郑屠脑袋被活生生打扁一块。
  乌珠迸出,似开了个彩帛铺的,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
  “出人命了!”
  一声惊呼,彻底炸了锅。
  状元桥下,乱作一团,报官的报官,报丧的报丧。
  苏炎知道,涉及经略相公,本地官员不敢擅自捉拿。
  一番请示,也需时间。
  足够鲁达,逃之夭夭了。
  那么接下来,他要去前面等他了。
  “小兄弟,饭已吃饱,咱们山水再相逢,后会有期。”
  鲁达已去逃难,自己也要上路了。
  毕竟和史进路途不一。
  同时,苏炎也知道,他要开始钓鱼了。
  “你要走?”
  果不其然,黄蓉一脸错愕。
  “同乡说有处好地,可做商脉,我欲前往,不知小兄弟是否要去?”
  苏炎可不能被这古灵精怪的黄蓉揪着鼻子,否则多生事端。
  况且,他要去往下一站等待鲁达了。
  “何处好地?”
  黄蓉自是不肯舍了苏炎,难得出岛后,有了好玩之人。
  “代州,雁门县!”
  代州雁门关又名西陉关,乃是三关之一,往来客流较大。
  苏炎也准备在此地,做一小番建树,看看能否成功。
  “那就山水有相逢,我还要多玩几日再走。”
  得知苏炎去处,黄蓉自有办法。
  没有选择同行的她,还要再此地做些事情。
  “那就后会有期!”
  苏炎抱拳拱手,迈步就走。
  这是一场豪赌,赌一个智武双绝的绝世人杰。
  走出城外,苏炎意念转动。
  一阵红光,赤兔宝驹立于面前。
  翻身上马,直奔北上。
  却不久,城内一快马奔出,上面坐着的,竟是一俊俏姑娘。。
  “有意思的人,很少能见。”
  俏黄蓉果然跟上,一路向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