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7章 商,通天下

  谓洲州府,已发布海捕公文,也就是现代的通缉令。
  出赏一千贯,写了鲁达的年甲、贯址、形貌,到处张挂。
  同时通知周围府县,合力围剿。
  逼的鲁达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现在方知,何叫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贫不择妻。
  反倒是苏炎,半日便追上史进。
  他要去往延安府,寻找王进。
  自不同路,于是洒泪分别。
  苏炎骑着赤兔,金老汉驾车。
  翠莲则和貂蝉、苏夫人同坐于马车后。
  一路向北,并无意外。
  老汉和翠莲,对苏炎更是感恩戴德。
  离开渭州五日,在一客栈,巧遇了金老汉旧邻,自是洒泪叙旧。
  随后结伴同行,一路来到代州雁门县,已是半月有余。
  “娘亲,一路奔波,不如我们再此休息几日?”
  车马劳顿,没有轮胎保护,马车也是颠簸。
  苏炎一来是要让母亲休息,二来也要在此做些事情。
  苏夫人自是不问,儿子如何安排便是。
  “恩公,大喜!”
  在客栈安顿不足两日,金老汉一脸春风奔来。
  “有何喜事?”
  苏炎笑望金老汉,他满脸皱纹都笑开了花。
  “我那旧邻做媒翠莲,本地赵员外养做外宅,员外听闻恩公之事,更是感激,一会就要登门拜谢,接恩公同往赵员外府上坐客。”
  金老汉原是饥寒交迫,却不想女儿飞上枝头。
  虽外宅不算妾室,却也有个容身之所,对于翠莲这种女孩来说,也算是一个归宿。
  “那倒是好事一件!”
  宋国三妻四妾本就是常有之事,能嫁到富人家,起码父女二人,也有了归宿。
  苏炎自是理解,同时他也是在等这赵员外。
  无多时,赵员外带着一群人,来到客栈。
  “听的岳父大人被恩公所救,特来拜会。”
  赵员外年过三十,生得精壮。
  “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苏炎伸手相扶,却感这赵员外用力下压。
  原是他要试试自己的身手。
  既然如此,苏炎双臂微微用力一抬。
  使了个千斤坠的赵员外,只感觉一股劲风,差一点将他掀翻在地。
  “赵员外,可要站稳!”
  苏炎双手一扣他的手腕,赵员外这才稳住身形。
  单凭这一招,赵员外已然得知,此乃高人。
  不由又多了几分敬佩。
  “此处恐不稳便,欲请恩公到敝庄住上几日,容我等好生亲近。”
  赵员外也爱刺枪使棒,得遇高人,自不怠慢。
  “贵庄在何处?”
  “离此间十里多路,地名七宝村,便是。”
  “客随主便!”
  苏炎也不推辞,他的经商之路,也要从这里开始。
  赵员外喜出望外,立刻带人,将苏炎、貂蝉和苏夫人一并请入府中。
  只是金老汉和翠莲本是外宅,不得入庄。
  临别前,翠莲不忘飘飘下拜,感恩之情溢于言表。
  …………
  七宝村,赵员外庄园甚大。
  四进四出的大宅院,将苏炎一路请至客堂。
  命人杀羊置酒,收拾客房,安顿女眷。
  “恩公此来,不知意欲何为?”
  赵员外一脸尊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我本去往大名府,路经此地,看着里往来人群不少,正想做些生意。”
  苏炎答道。
  一切,皆在意料之中。
  “恩公何须经商,我虽不才,祖荫良田千顷,不如留在府上,我绝不会怠慢了恩公!”
  赵员外一听,赶忙开口。
  “我这生意,倒是有些蹊跷,若是员外感兴趣,我们可以合作。”
  他话中含义,岂不是要养个护院,苏炎自是不屑。
  “何等生意,能让恩公如此有兴趣?”
  赵员外有些好奇。
  “做酒。”
  苏炎话一出口,赵员外立刻笑了。
  “恩公,我这酒坊倒也是这周边州府出名之地,恩公若是爱酒,这酒足够。”
  赵员外家,生意自是不少,这酒坊更是出名。
  “你的酒,不比我的酒。”
  苏炎微微摇头,现在这酒,乃是发酵黄酒,未经蒸馏,难以出香。
  “恩公的酒,有何不同?”
  “我这酒入口芳香、不浓不猛、回味悠长,过夜香气久留不散。”
  “岂不是琼浆玉液?”
  “没错,便是天宫琼浆玉液。”
  “恩公如是说,我都想尝上一尝。”
  “想尝不难,唤来七八个铁匠,再寻来三五个做酒师父,三日后便可饮用。”
  “这有何难,我现在就命人安排!”
  无多时,几个铁匠赶了过来。
  苏炎将自己早就规划好的蒸馏设备递于他们。
  初期的图纸简单,为的就是尽快出品。
  铁匠们应声去做,连夜赶工,明日午时便可做好。
  又找来酿酒师父,让他们准备大豆、大米、高粱、糯米、荞子五谷。
  按照苏炎的秘方,将其搭配发酵,以备明日之用。
  安排完这边的事情,苏炎和赵员外自然要把酒言欢。
  聊到兴起,赵员外更是邀请苏炎下场一较高下。
  面对一个武力值只有三十几的门外汉,苏炎的武技简直就是如神一般的存在。
  不出两日,这赵员外已成为苏炎的跟班。
  每每谈到苏炎之能,更是赞不绝口。
  尤其是苏炎随手传了两招,更是一改之前恩公的称呼,开口闭口便是师父。
  “君郎,你怎得要经商了?”
  月朗星稀,貂蝉坐于苏炎身旁。
  斟满一碗酒,递于他的面前。
  “金钱才是战争之本,仅靠抢夺,不足以成大事,这天下第一商,也是不错的选择。”
  苏炎抿了口酒,身为军人,他自然了解战争。
  没有钱的战争,实在是太难了。
  他要为日后起兵做打算。
  “那日后,我们还要作何打算?”
  眸中带情,貂蝉好奇问道。
  “我想去东京汴梁。”
  苏炎却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东京汴梁还有一人,必要收服。
  “妾身愿随君郎,天涯海角。”
  貂蝉微微颔首,靠在苏炎肩头。
  言语之中,更是带着无尽风情。
  “貂蝉,还有一事,你要为我解忧。”
  苏炎突然叹了口气,一伸手搂住貂蝉肩头。
  这些日子,她为自己,甚是劳累。。
  山有木兮木有枝,他又何尝不懂呢。
  “妾身愿为君郎,分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