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8章 蒸馏酒,惊艳天下

  “出酒喽!”
  蒸汽熏天的酒坊中。
  随着号子声响起,几个壮汉扛着一桶酒走了出来。
  人虽未至,酒香却以飘散开来。
  今日的酒坊,可谓是人满为患。
  赵员外赵公明更是请来十里八乡的乡绅地主,以及自己的分销商们。
  虽说,在此之前,他连酒味都没闻到。
  可既然是师父吩咐,他肯定不敢怠慢。
  哪怕这新酒失败,权当是为自己师父讨一乐呵。
  “这酒香扑鼻,赵员外可是秘方。”
  “我从未闻过如此香气,让人垂涎欲滴。”
  “这是何法酿造,为何如此醇厚的香味?”
  高朋满桌,众人交头接耳。
  满桌菜肴,顿时没了味道,大家都在关注着端来的美酒。
  “我偶得良方,寻来天外琼浆,不敢独品,特请大家一起品尝,只是此方酿造,乃天人之密,不可多饮,每人半角即可!”
  香气让赵公明信心大增,按照苏炎嘱咐,开口宣布。
  “赵员外,你一向可是爽利之人,今日为何如此小气,半角酒水,如何够饮。”
  “就是说,既是琼浆,我等必然捧场,若是过于珍贵,百两纹银可够换上四角?”
  还未品尝,就被限量,众人顿时哗然。
  来此之人,皆是好酒之徒,又是乡绅富贵,这些钱财,他们自不在话下。
  “各位,赵某人岂是那宵小之徒,只是此酒,不可大碗豪饮,只能小酌浅尝,若是半角不够,添加便是,又怎需各位破费,来来来,斟酒!”
  赵公明一挥手,二十余名婢女端着精致瓷碗,将酒盛来。
  放于各个乡绅面前。
  有人不及,抓碗便饮。
  一口下去,口中顿如火烧。
  “好辣!”
  喝惯了十多度的黄酒,这蒸馏酒下肚,顿时烧的他心急火燎。
  蹦跳起来,引来所有人的哗然。
  “高兄,我已说过,此酒乃是天降琼浆,不可豪饮,浅尝!浅尝!”
  赵公明说话间,端来一碗。
  按照苏炎所言,微微抿了一口。
  一股芳香,弥漫唇齿,吞咽之后,满嘴留香。
  “好酒!真乃是琼浆玉液的好酒!”
  缓了好一会,赵公明这才开口。
  一番话,让刚才有些恐慌的乡绅们,纷纷照猫画虎,浅尝起来。
  “这等琼浆,真是上天佳作!”
  “香……真香……实在是香!”
  “我从未饮过如此美味……这一口,足饮四角酒!”
  “可笑……我之前自诩好酒之人,今日一见,之前所饮,淡入清水啊!”
  一时间,满堂众人皆是赞美之色。
  喜的赵公明可谓是笑容满面。
  “赵员外,此琼浆我有多少要多少!”
  “赵兄,你我兄弟,这玉液我包了!”
  “怎地轮到你胡来,我可送往汴京,送入宫门!”
  商人做事,利字当头。
  已有人开始叫着包销。
  闹闹哄哄的前厅喧嚷异常,倒是后面苏炎嘴角带着微笑,放下了门帘。
  “君郎,这大事可成啊!”
  貂蝉站于旁边,一脸动容。
  “不过是小事一件,酒商而已,赚不得精兵强将,最多换些衣衫。”
  苏炎的目标可不是置办产业。
  小试牛刀,也仅是为了显显身手,顺便弄些开销。
  蒸馏酒之事,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君郎大志。”
  面带羞红的貂蝉,可是对苏炎格外迷恋。
  “最近天气转凉,我们还要往北,不如去集市置办几身衣裳?”
  昨夜两人长谈,关系再次拉近。
  从南往北,一路奔波,换洗衣裳也有些旧了。
  作为三国第一美人,整日薄纱遮面已是暴残天物。
  苏炎提议,让貂蝉顿时喜出望外。
  此处有赵公明足以,苏炎自不会亲自露面。
  回去禀告母亲后,两人从侧门走出宅院。
  意念转动,赤兔宝驹如火焰般立于面前。
  “你上马,我带你去。”
  苏炎将貂蝉扶与马上,自己则拉住缰绳。
  “君郎,何不同乘一骑,若你走路,妾身万不能坐。”
  貂蝉赶忙开口,她怎么能让苏炎牵马坠蹬。
  “也好!”
  乡间小路,也无人烟。
  苏炎脚尖点地,跃上马背。
  双手从腰部穿过,抓住马缰。
  貂蝉顿时半倚半靠,躺在苏炎怀中。
  一席香风,钻入苏炎的鼻中。
  美人当怀,年少苏炎真是有些恍惚。
  再加上本就是倾国倾城的容颜,如此这般接触,颇有一丝曼妙。
  两人也不言语,任凭赤兔带着他们翻山跃河。
  转眼间,县城已到。
  若是这样进城,必定惹来非议。
  “我们走着吧!”
  苏炎翻身下马,将貂蝉扶下。
  拍了拍赤兔,它立刻钻入林中。
  千里名驹每日都要运动,即便它是系统奖励,可以随时收回。
  可苏炎还是想让它和真正的马匹一样快活。
  再加上赤兔不畏虎狼,山林野地才是它的乐园。
  有了刚才的亲密接触,貂蝉的小脸一直都是羞红的。
  轻纱遮面,挡住万般柔情,却挡不住那如水眸子里的爱意浓浓。
  县城不小,今日集市更是热闹非凡。
  沿街叫卖的小贩络绎不绝。
  今日是陪貂蝉逛街,少不了胭脂水粉之流。
  但凡貂蝉入眼,苏炎照买不误。
  “妾身让君郎破费了。”
  走出水粉店,貂蝉满心欢喜。
  “这点小钱,算不得什么,蒸馏酒发出,我估计能有千两入账,再去挑选几件衣服,顺路给母亲买些点心再回去。”
  苏炎已经估算,借赵公明之手推广蒸馏酒,自己随便也能分来千两白银。
  几件衣服首饰,又值几何。
  这些日子,貂蝉每日服侍自己洗漱更衣,买些礼物,权当讨个欢喜。
  再说这倾城容颜,又怎么能藏于麻衣身后呢。
  “多谢君郎!”
  貂蝉也不再拒绝,一脸娇羞的跟随苏炎。
  两人穿街过市,一路走走停停。
  县城内的热闹,比七宝村可是强出太多。
  古往今来,女人逛街的毛病恐怕都是天生就有。
  可就在两人走出点心店,准备再去买上几件衣服时,远处一阵喧闹。
  苏炎和貂蝉好奇的向着热闹处走去。
  远远只见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在一台前。。
  台子上,一个幡子引来苏炎注意。
  “比武招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