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9章 痴情美女,比武招亲觅君郎

  县城之中,高台之下,人满为患。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中,苏炎和貂蝉,也好奇的驻足相望。
  只见高台上,一女子正和一壮汉打斗。
  身影穿梭间,女子猫腰,闪到男子身后。
  一脚踢中他的后腰,那壮汉收足不住,向前直跌出去,只跌得灰头土脸。
  爬起身来,满脸羞愧,挤入人丛中去了。
  “这女子功夫真俊俏!”
  貂蝉忍不住感叹,可苏炎却微微皱眉。
  “莫非……”
  心中一动,他想到一人。
  莫不是在这里遇到她。
  此一战,引来众人连珠彩喝。
  那少女掠了掠头发,退到旗杆之下。
  十七八岁年纪,玉立亭亭,虽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颜娟好。
  “在下姓穆名易,山东人氏,路经贵地,一不求名,二不为利,只为小女尚未许得婆家,她曾许下一愿,不望夫婿富贵,但愿是个武艺超群的好汉,因此斗胆比武招亲。凡年在三十岁以下,尚未娶亲,能胜得小女一拳一脚的,在下即将小女许配于他。”
  一旁走出的男子,抱拳拱手。
  看他四十多岁,腰粗膀阔,甚是魁梧。
  但背脊微驼,两鬓花白,满脸皱纹,神色间甚是愁苦。
  身穿一套粗布棉袄,衣裤上都打了补丁。
  “在下父女两人,从南至北,经历七洲,只因成名的豪杰都已婚配,而少年英雄又不肯下场,是以始终未得良缘,听闻这西径关乃是戍守重地,卧虎藏龙,高人侠士必多,在下行事荒唐,请各位多多包涵。”
  微微躬身,男子扫视众人。
  一番比试,女子之能,已是亲眼所见。
  台下自有人头涌动,咬耳交谈。
  却不见有人上台。
  “君郎,不如下场一试。”
  貂蝉在旁拉了拉苏炎衣袖,以他之能,可轻易取之。
  “这是比武招亲,你当时打擂取功名吗?”
  苏炎不由苦笑,此女他自然认得。
  乃是一代大侠杨过之母,穆念慈。
  堪称悲情女主的她,绝是个痴情女子。
  功夫不高,却具民族大义,爱上认贼作父的杨康,宁可孤身活寡,也不通敌合流,倒也算是女中豪杰。
  “君郎不也没有婚配,这女子模样俊俏,倒也算是郎才女貌。”
  貂蝉的话,让苏炎直翻白眼。
  “这种感情怎会牢固?只看功夫不看人品,才是最大的问题。”
  苏炎不由摇头。
  比武招亲之事,真是有些荒唐。
  武功高强并不代表人品就好,若不是这般轻率,穆念慈也不会悲情一生。
  “君郎人品比功夫好,若是她入得门来,岂不是享福一生。”
  貂蝉知冷知热,大有一副保媒之嫌。
  “你就这么想我娶旁人吗?”
  苏炎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貂蝉的鼻子。
  “能为君郎宽衣,已是妾身之幸了。”
  貂蝉垂下头,一脸娇羞。
  二人自顾交谈,人丛中一些混混贫嘴取笑,又对那少女评头品足,却无人再敢下场动手。
  环视周围,穆易叹了口气,伸手卷起一旁比武招亲大旗。
  看样子,今日又要空手而归了。
  忽听得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着一个少年公子驰马而来。
  “比武招亲的可是这位姑娘吗?”
  那公子见了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
  “在下姓穆,公子有何见教?”
  穆易赶忙上前,拱手抱拳。
  “摆下擂台,不就是让人打的?”
  这公子容貌俊美,约莫十八九岁年纪,一身锦袍,服饰极是华贵。
  说话间,已经跃上台来。
  “公子爷取笑了,小人父女是江湖草莽,怎敢与公子爷动手,再说这不是寻常的赌胜较艺,事关小女终身大事,请公子爷见谅。”
  穆易看出,对方非富即贵,身份相差悬殊。
  若是胜过了他,难免另有后患,要是被他得胜,又怎能跟这等人家结亲。
  “你们比武招亲已有几日了?”
  “经历七洲,已有大半年了。”
  “难道竟然无人胜得了她?这个我却不信了。”
  “想来武艺高强之人,不是已婚,就是不屑和小女动手。”
  “小人父女是山野草莽之人,不敢与公子爷过招。咱们就此别过。”
  “切磋武艺,点到为止,你放心,我决不打伤打痛你的姑娘便是。”
  那富贵公子一脸傲娇,却让台下苏炎微微皱眉。
  此人,必是认贼作父的走狗杨康,投得金人门下,跟随义父姓氏完颜。
  他不好好在金国待着,怎会出现在宋国界内。。
  “切磋武艺,点到为止,你放心,我决不打伤打痛你的姑娘便是。”
  完颜康面带冷笑,所谓比武招亲,在他看来不过是笑话一个。
  他只是要逞强罢了。
  “姑娘只消打到我一拳,便算是你赢了,好不好?”
  转过头,完颜康望向穆念慈,口气轻佻。
  “比武过招,胜负自须公平。”
  穆念慈口气冰冷。
  “快动手,早打早成亲,早抱胖娃娃!”
  “最重要的是洞房可别再动手打架!”
  台下,众混混口不择言。
  穆念慈含嗔不语,脱落披风,向完颜康微一万福。
  “姑娘请。”
  完颜康一伸手,一脸轻佻。
  “尽快将他打发了,我们这就出城,免得多生是非。”
  穆易在旁暗做叮嘱,这才退入身后。
  “那我就不客气了!”
  穆念慈一晃双掌,逍遥掌法尽出。
  主动迎上,掌风呼啸,好不精彩。
  完颜康也不怠慢,晃动双臂,两人斗在一处。
  招式迭起,一时间,高台之上人影闪烁。
  “君郎,你觉得,他能敌过那姑娘吗?”
  台下,貂蝉却有些担心穆念慈。
  忍不住询问苏炎。
  “他,还没出真功夫!”
  完颜康数据,武力82,堪比史进。
  穆念慈仅有的75,又怎么可能敌的过他。
  “那可糟了,此人明显看轻两父女,若是他胜了不娶那姑娘,岂不是让人家羞愧而死吗?”
  比武招亲,若是不娶,堪比弃妇。
  貂蝉已然看出,完颜康眼神之中的怠慢之色。
  至于结果,苏炎自然知晓。。
  穆念慈必败无疑,也终会因此走上一声悲情。
  可这种事情,他能管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