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37章 智取鲁智深,收个好徒弟

  水磨镔铁禅杖,威力巨大。
  再加上苏炎偶得的疯魔禅杖法,更是虎虎生威。
  横扫,犹如猛虎下山。
  下劈,好似蛟龙探爪。
  三十多名巡察,反倒被苏炎围在当中。
  他们手中单薄的朴刀,一旦撞上,顿时碎裂。
  “叮,击杀低等草莽,奖励能量值50!”
  随着一人脑袋被拍碎,能量值也不断被收集起来。
  惊慌失措的那些巡察想要逃跑,却已是不能。
  惨叫声中,原是来了结鲁达的他们,变成了猎物。
  眼看着一个个被打翻在地,瞬间便没了呼吸。
  直到三十余人全部被了结,确定没有活口,苏炎这才收住手中水磨镔铁禅杖。
  这些实力浅薄之辈,又岂是他的对手。
  “好俊的功夫,好厉害的禅杖!”
  鲁达此时双眼放光,迈步来到苏炎面前。
  这杖法大开大合,舞动起来惊雷滚滚,让他好生羡慕。
  “想学吗?”
  苏炎将禅杖插入地下,望向鲁达。
  “想,你愿教俺?”
  鲁达憨直,想便是想,从不遮掩。
  “你拜师吗?”
  一切本就是为他准备的,看着好感度上升到五十。
  这莽夫快要到手了。
  “只要你教俺,俺就拜师,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鲁达说罢,翻身就跪。
  好感度转化为忠诚度,直逼七十。
  “叮,收服绝世人杰一名,奖励5000点能量值!”
  系统奖励瞬间到账,这鲁达,他算是收下了。
  “那好,我改日就传你这疯魔禅杖,不过现在为师,先带你去吃些吃食!”
  苏炎伸手将鲁达扶起。
  饿了几天,他现在更需要一顿饱饭。
  “多谢师父,俺实在饿得很,从小最怕饿肚子,浑身没得力气。”
  听要吃饭,鲁达顿时喜笑颜开。
  横练铁布衫之人,最怕就是饿肚子。
  “放心,管你吃饱便是。”
  苏炎带着鲁达,一路回转七宝村。
  从后门走入庄中,外人不得而知。
  “恩公来了!”
  赵公明独自等在那里。
  一见鲁达,赶忙双手抱拳。
  “俺不识你,为何谢俺?”
  鲁达打量赵公明,一脸迷茫。
  “他娶金老汉之女翠莲做妻,你便是他恩公,这一次你虎落平阳,为此遭难,谢你也是应当。”
  苏炎三言两语解释清楚。
  “俺只是不想那厮如此不扛打,三拳都抵不过,罢了!”
  鲁达一脸怒气,反怪郑屠夫不扛揍。
  “快备上酒席,他正饿着呢。”
  苏炎吩咐赵公明,先填饱肚子再做其他。
  “酒宴早已备好,请恩公随我来。”
  赵公明早已让人在府中备了上好酒席。
  带着二人穿过小门,来到隐秘之所。
  “有吃食便好!”
  鲁达见那满桌鸡鸭羊肉,顿时双眼放光。
  也不理会旁人,伸手抓起便吃。
  三日不曾有食物,这一顿风卷残云,桌子上满是狼藉。
  “来,喝杯酒水!”
  看着鲁达满脸油渍,赵公明赶忙递上一杯酒水。
  “你这厮,看轻俺吗,这种小杯,孩童所用,给俺作甚,换大碗来!”
  鲁达擦了擦脸上油渍,望向赵公明手中小杯,一脸不屑。
  “你先喝点试试,再换大碗不迟。”
  知他惯了大口吃肉、大碗饮酒,苏炎开口。
  “师父让俺喝,俺喝便是!”
  鲁达倒也老实,虽不情愿,却还是端过酒杯。
  一仰头,半角烈酒入喉。
  “哇!这是何物,如此辛辣!”
  如火般顺喉而下,鲁达一脸诧异。
  倒是随着那火热传遍全身,一时无比舒服。
  “此乃我新作烈酒,名为五粮液,口感如何?”
  苏炎面带轻笑,鲁达却满脸放光。
  “好!甚好,再给俺来一杯!”
  鲁达说话间,又连饮了三杯,这才罢手。
  略有些眩晕,却又浑身有力,让他兴奋不已。
  “师父,传俺禅杖吧。”
  风风火火,是鲁达秉性。
  “好,传你便是,看好了!”
  苏炎心知他在此时日无多。
  既是他想要学,当然要教。
  一挥手,提起一旁水磨镔铁禅杖,两人重新回到院中。
  “疯魔禅杖共三十六招,你看清了!”
  苏炎单脚一踢水磨镔铁禅杖,六十二斤的重物立刻挥舞起来。
  人影闪烁,手中禅杖带着罡风。
  院中顿时飞沙走石。
  一旁鲁达和赵公明,看的心驰神往。
  尤其苏炎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怎会如此凶狠招式。
  一套演练作罢,苏炎收住禅杖。
  立于院中,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如此淡然,更是让人心中惊愕。
  “可看清了?”
  苏炎一抖手,手中重器落在鲁达手中。
  “记下一些。”
  鲁达资质不错,倒是一旁赵公明,真是一招都没记下。
  尤其是他那天生蛮力,水磨镔铁禅杖到他手中,轻若无物。
  “苏公子!”
  就在三人立于后院时,月亮门内,走入一女子。
  正是苏炎前些日子救下的穆念慈。
  只见她含羞垂目,来到苏炎面前。
  “穆姑娘,家父伤势如何?”
  因为她好感度的问题,苏炎一直有些避讳。
  平日只叫貂蝉前去问候。
  不想今日,她主动前来。
  “家父伤势愈合甚好,这些日子劳烦照顾,我父女心中难安,特来辞行。”
  穆念慈的话,倒是让苏炎一愣。
  “准备去哪?”
  苏炎知道穆易伤口很深,这才几日,恐难复原。
  “我们本是江湖漂泊,每日在此衣来伸手,甚是不安,现在家父伤势愈合不错,我们也准备回去,此次眼见英雄豪杰,才知我辈愚钝,日后定下苦功,好生勤奋。”
  走过七洲,穆念慈一直未遇对手。
  这次算是开了眼界,她也终于知道,自己差距为何。
  至于比武招亲之事,只有作罢。
  “若是无处投奔,不如留在这里,平日里帮着护院,防止匪患,也算是一个营生,若是日后有所目标,再离开便是,你看如何?”
  穆念慈武力不高,可放在普通人面前,已是高手。
  “若是得姑娘帮助,我这赵家庄必定感激!”
  赵公明自然也想留高人。
  世道太乱,这些年匪患甚多。
  怎奈何天资鲁钝,不得其法。
  “那……谢公子了……”
  穆念慈听得,赶忙感谢。。
  有处居所,不用漂泊,对她也是好事一件。
  这让她心中对苏炎,更为感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