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40章 小试身手,怒斩六恶棍

  “呜!”
  带着罡风的水磨镔铁禅杖急射而至。
  如此重物,顿时吓得侯通海本能后退。
  六十二斤重的禅杖,直接落在石板上。
  一声脆响间,石板硬生生被砸裂。
  “何人!”
  看眼前武器的重量,足以让人惊愕不已。
  侯通海一脸诧异的看着跑进来的鲁达。
  “俺是你祖宗!”
  鲁达迈步,来到苏炎面前。
  单手一抓,抄起水磨镔铁禅杖。
  怒目圆睁,犹如罗汉下凡,那副模样,凶悍无比。
  “你敢骂我,我杀了你!”
  侯通海不想鲁达上来就骂人。
  怒由心头起,恨由胆边生。
  “受死!”
  眼看师叔动手,黄河四鬼也一拥而上。
  倒是苏炎双脚点地。
  飘落在战团之外。
  “好徒弟,用他们好好练练手!”
  苏炎双手抱肩,面色轻松。
  “知道了,师父!”
  战团之中的鲁达,答应一声,迎着刀光剑影而上。
  以一敌五,手中水磨镔铁禅杖化作漫天残影。
  兵器碰撞之声传来,震耳欲聋。
  本就是天生神力,又习得了横练铁布衫。
  再加上现在的禅杖,更是如虎添翼。
  大开大合,骁勇无比。
  若是扔入万军丛中,绝对是猛将一名。
  黄河四鬼连同侯通海五人,却都是战斗力一般的渣渣。
  不出几招,四鬼就已经负伤。
  手中兵器硬生生被打断,虎口崩裂。
  饶是侯通海算是出类拔萃一些,却也是矮子中挑大个。
  和鲁达对比,他也只是一个渣。
  “啊!”
  一声惨叫,四鬼之中老四“丧门斧”钱青健首当其冲。
  被鲁达的月牙尖击中咽喉,头颅飞出老远。
  脖腔内的鲜血,呈喷泉状,直冲两米多高。
  “老四!”
  其他三鬼眼见四弟遇难,顿时一声惨叫。
  可不等他们喊出声来,鲁达的招式又来。
  禅杖拍在老三“夺魄鞭”马青雄胸口。
  巨大的冲击力让他飞出十多米远。
  尸体撞在墙上,闷哼一声就不再动弹。
  “我和你拼了!”
  老大“断魂刀”沈青刚、老二“追命枪”苏青烈双眼布满血丝。
  再想逃是不可能了,他们只能拼命。
  只可惜,他们的实力太低,根本都不够鲁达塞牙缝的。
  禅杖一劈一砍,便结果了两人性命。
  “不好!”
  傻愣的侯通海眼看着四个师侄倒在地上,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五人围攻,尚且不能胜他。
  此刻只剩他一人,更是毫无胜算。
  “彭连虎,你这畜生,就看着不帮忙,等老子回到小王爷身边,定要告你!”
  眼见不好,侯通海转身就逃。
  本是黄河流域的悍匪,他最擅长的乃是水下功夫。
  骂了一句彭连虎,他撒腿向着一旁逃去。
  “小厮,哪里走!”
  却不想身后鲁达一声怒吼,如炸雷一般。
  紧跟着罡风袭来,侯通海侧目回头,却已来不及躲避。
  鲁达手中水磨镔铁禅杖,化作残影急射而至。
  从后背到前胸,穿了个血洞,浑厚的禅杖更是带着他的尸体,刺入墙中。
  “彭……连……虎……”
  尸体悬空,大口鲜血向外喷涌。
  侯通海临死还不忘怒瞪着依旧站在不远处的彭连虎。
  他,却依旧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可以说,他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倒不是彭连虎心黑,只是他现在不敢动。
  因为,苏炎就站在他不远处。
  面带微笑的望着他。
  那笑容犹如鬼魅,眸子里冰冷无情的模样,让他如芒在背。
  “师父,这厮交于洒家!”
  生猛的鲁达迈步走到墙边,直接抽回禅杖。
  六人五死,只剩下立在那里的彭连虎了。
  “行了,你的招式已经熟练很多,这个为师要换点东西。”
  苏炎自知,若是让鲁达对他,他也敌不过。
  可毕竟是绝世人才级的人物,若是杀了,能量值绝对不少。
  “早知道,俺就不这么着急了。”
  鲁达挠着头,走到一旁。
  作为徒弟,他倒也老实。
  “彭连虎,你为宋人,却投靠金人旗下做条狗,今天我就用你的狗命换东西。”
  苏炎依旧笑着,许久都没有动真格的,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他练练手了。
  “你别小看人!”
  彭连虎目露凶光,眯着眼睛,死盯着苏炎。
  方才两人的对话,全然不将他放在眼中。
  这种蔑视,让他愤愤不平。
  从腰间取出判官双笔,这可是他成名兵器。
  “做狗,你早应有此准备。”
  苏炎不动如山,目光冰冷。
  背信弃义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嗖嗖嗖……”
  话音刚落,彭连虎手腕连抖。
  三枚暗器,破空袭来。
  “剑,来!”
  苏炎不闪不避,意念转动。
  青釭剑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利刃出鞘,带着万道寒光。
  半空中,金鸣之声响起。
  三枚飞针,便被他挑飞出去。
  这边刚刚荡开暗器,矮小的彭连虎已然来到面前。
  判官笔乃是打穴之物,走的便是贴身刁钻路线。
  挥动双笔,彭连虎全力攻击苏炎下盘。
  笔走龙蛇,带着隐隐阴冷之风。
  身影鬼魅,灵巧的步伐,让他犹如陀螺,围着苏炎打转。
  苏炎处之坦然,手中长剑闪着寒光,罩向对方。
  “铛!”
  不多时,一声脆响袭来。
  彭连虎赶忙侧身。
  “好利的剑!”
  看着手中被削掉一半的判官笔,彭连虎心中大愕。
  纵然他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如此宝刃。
  自己的武器,轻触便被削掉两半。
  心中暗道不好,赶忙抽身想逃。
  哪怕在完颜康面前夸下海口,自己也要先保命要紧。
  大不了不回金国,在宋国落草,也比丢了命强。
  “你,走不了!”
  身后,苏炎的冷喝声传来。
  人如长虹一般,急射而至。
  手中青釭剑抖出万点剑花。
  彭连虎只感觉到眼前一阵光影,再想离去,已是不能。
  “噗!”
  终于,又挡了几招,人影再次分开。
  苏炎手中剑,已凭空消失。
  至于他面前的彭连虎,手中两根半截的判官笔已然掉落。
  咽喉处被割开一条细长的口子。
  用手去捂,却根本挡不住鲜血喷涌而出。。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作恶多端的彭连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这里。
  “叮,击杀一等人杰,奖励5000能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