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42章 少冻死一人,便是为苍生

  “师父,这是何物?有何用处?如何种植?”
  有了之前酿酒的经验,赵公明不敢再轻视苏炎。
  “此乃棉花,栽种简单,浇水捕虫便可,等秋日成熟,取下来做成衣服,保暖耐寒。”
  苏炎的话,让赵公明一愣。
  “师父,那岂不是多余,若是需要,弟子这里有上好的貂绒虎皮,我已命人给您制作棉衣了。”
  赵公明生于富贵人家。
  潜意识里,这冬季保暖,自然是兽皮为先。
  “你这貂绒虎皮,售价几何?”
  苏炎也不怪他,这个年代,可没有无私奉献一说。
  况且,他这员外,吃肉喝酒本是常事,又怎么知道人间疾苦。
  “貂绒百两。”
  赵公明如实作答。
  “貂绒虽好,可为珍贵之物,普通百姓可曾穿的?”
  “寻常百姓自是不能,最多猪皮、狗皮!”
  “每年入冬,北方皆有冻死之人,若是有这棉衣御寒,岂不是大功德,解民于水火,方是善人该做之事,救得一命,便是为苍生谋福,这棉花产量高,价格低,我希望未来入得寻常百姓家,切记不可涨价溢价,权当是积德行善,可知?”
  “师父之言,如惊雷贯耳,徒儿记下了。”
  赵公明没想到,苏炎此次并不是为了赚钱,反倒要解救黎民百姓。
  心中敬意更深。
  却不知,苏炎这只是其一打算。
  其二,金国皆是北方之地。
  若是有棉衣御寒,士兵自然不再受苦,战斗力更强。
  未来,必有大用。
  “对了,明日唤些泥瓦匠,准备个房场,我要盖个房子。”
  却不想,苏炎又提出了新要求。
  “盖房子?师父,我家房舍住着不舒服吗?”
  赵公明家中,房舍几十间。
  虽说不算是雕梁画栋,和江南的园林无法比拟。
  但也算是规规矩矩,红墙黑瓦,怎么突然要盖房子。
  “我这房子可不一样,对了,你不是有两个煤场吗?让他们送点煤来。”
  苏炎神秘一笑。
  “煤?师父,家中有火炭,要煤做甚?”
  煤为次品,都是贫穷之人用之。
  但凡富人家,皆是木炭。
  “让你拿便拿就是,自有妙用。”
  “那师父,泥瓦匠准备何物?”
  “青砖、石头、黄泥、茅草便够了,按照平民的房舍准备就是。”
  一一记下苏炎所要之物,赵公明立刻命人连夜准备。
  直到此时,鲁达这才转到院落中。
  “累死洒家了!”
  一路狂奔,却根本看不到苏炎的背影。
  大步流星回到院中,他抓起一碗烈酒便饮。
  不过很快,他大口咳嗽起来。
  一时兴起,忘记了这酒可是蒸馏过的。
  如此一口,便有些晕了。
  “我来为大家弹唱一首,助兴吧。”
  原本离去的貂蝉,待老夫人睡下后,又回到了院落中。
  抱着一把古筝,她的歌喉,绝对悠扬。
  “这弹琴之事,交于我,你跳上一曲,如何?”
  却不想,黄蓉迈步走了过来,揉着鼻子说道。
  “若是如此,便是更好了!”
  貂蝉将古筝之位,让给黄蓉。
  自己则迈步走到院中。
  篝火熊熊,映出她绝美的身材。
  薄纱之下,倾城之色更是带着一种韵味。
  眉宇间,含情脉脉的双眸,望向苏炎。
  这,是为他而舞的。
  “想不到你这糙人,竟然也会这东西。”
  一旁鲁达一脸诧异的望着黄蓉。
  到现在为止,他还把她当做男人呢。
  “我会的,比你知道的多!”
  黄蓉揉搓了一下满是油脂的小手。
  十指微动,古筝便发出一阵悠扬之声。
  “你果然会啊!”
  鲁达张口结舌的望着黄蓉。
  阵阵缥缈之音,顿时在后院中回荡起来。
  “铛!铛!铛!”
  耳畔中,一阵金属敲击声不断响起。
  苏炎取出青釭剑,手指弹响,宝刃立刻传来一阵浑厚之声。
  “咻……”
  穆念慈此刻,也拿出了笛子。
  穿透力极强的笛声,在此时却并不刺耳。
  反倒是契合着古筝和剑鸣,合成一体。
  伴随着音乐的想起,貂蝉挥舞着衣袖,在院中翩翩起舞。
  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
  下摆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
  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
  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
  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如此美妙之色,惹得赵公明和鲁达都不由侧目。
  琴瑟和鸣,夜晚的跨院里,是那么的多情。
  直到一曲舞罢,貂蝉伏于地上。
  多情的眸子望向苏炎,蕴含着满满情愫。
  饶是放下长笛的穆念慈,眼神中也有几分迷恋。
  飞霞布满俊俏的脸庞,带着一种痴情的美丽。
  “不错,今日这酒,喝的过瘾!”
  黄蓉站起身来,一脸的悠然自得。
  月下美景,自然要多饮几杯。
  “君郎,我为你斟酒!”
  貂蝉迈步走回苏炎身旁。
  伸出玉手拿起银壶。
  “不如你也喝上一杯,暖暖身子。”
  苏炎将酒杯递于貂蝉。
  “那我便饮了。”
  接过酒杯,貂蝉浅尝了一口。
  眸子里的情谊,更浓了。
  “洒家不会跳舞,也不会弹琴,不如给各位打上一段助兴。”
  鲁达也有些微醉,起身抓来禅杖,跳到场中。
  双手舞动,禅杖虎虎生风。
  人影闪烁间,颇有一种飞沙走石的恐怖。
  “好了,好了,人家跳舞你也助兴,人家是仙女下凡,你这是群魔乱舞,饶了我这好酒好菜!”
  倒是一旁黄蓉开口,众人哈哈大笑。
  鲁达却也不敢顶撞,只能低着头回到了桌前。
  酒席一直吃到子时,这才算是结束。
  “我送你!”
  苏炎迈步来到黄蓉前道。
  “送我去哪?难道这么多房子,没有我容身之所吗?”
  黄蓉却是一笑,她可没打算走。
  “我立刻让人安排。”。
  赵公明赶忙安排,和穆念慈他们同住一个院子。
  看起来,黄蓉也在期待明日建房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