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44章 心中大志,比天高,比海深

  茅草屋中,虽然简陋却遮挡了一切寒意。
  泥瓦匠离开之后,他们坐在火炕上,饮着酒水。
  享受着深秋的温暖,这绝对是前所未有。
  “师父,徒弟有一事不明。”
  饮了几杯酒,赵公明实在是忍不住了。
  “何事?”
  苏炎看得出,今晚的气氛都不怎么活跃。
  大家好像都在想什么。
  “师父酿酒技术,算是条财路,可现在建设这保暖火炕、蜂窝煤技术以及要耕种棉花,皆是不赚钱的行当,可却如此热情,愚徒想要问问,师父做这些,到底对己有何益处?”
  在商言商,苏炎千叮万嘱,棉衣不得赚钱,这火炕技术更是毫无保留。
  所谓的蜂窝煤,更是为穷人而做,赚不来什么钱财。
  “有些钱要赚,有些钱却万不能赚,尤其是针对贫苦百姓,他们生活本就不易,赚他们的钱,犹如喝他们的血肉,花带血的银子,心中怎会有正义?”
  苏炎淡淡一笑,前世吃过百家饭,是村里人一起拉扯养大。
  他知道来自于底层的那种困苦。
  “那你岂不是圣人,舍己为人?”
  俏黄蓉一直在旁听着苏炎的话。
  一番说辞听的让人感动,却又有一种虚无缥缈之心。
  “算不得,我自然也有私心。”
  苏炎自不会拿自己比圣人,他心中也不会有那片净土。
  “什么私心?”
  说到正题,所有人都望向苏炎。
  “辽国现在被宋金联盟夹击,残余力量也挡不了多久,恐怕很快,金人就会挥师南下,到时如何抵御这群虎狼之辈?他们本就生于极寒之地,耐寒远比我们要强,若是我们的士兵穿着棉衣,就有机会反攻对方!”
  苏炎叹了口气。
  辽国残余抵挡不了多久,金国的目光很快就会落在宋国。
  “师父,你怎得如此了解?”
  赵公明忍不住问道。
  “我本是将门之后,我很清楚,如果战场上拿不回来的,谈判桌上也是拿不到的,宋金联盟看似除了强敌,可却也会暴露自己的部族,宋国朝廷昏庸,稍有些本领的将领,都被金国收买的奸臣害死,等到辽国彻底颠覆,金国的刀,就要转向了!”
  苏炎面色冰冷,一番话让房间内一片寂静。
  “金狗之徒,洒家见一个,杀一个!”
  听到此处,鲁达已是愤慨。
  倒是黄蓉的面色更加严肃。
  “你想要一己之力抵挡金国入侵?”
  这个壮志,实在是太过缥缈。
  别说苏炎一人。
  哪怕五绝联手,也挡不住数十万金兵。
  “自然不会单枪匹马,而是广邀世间男儿,世道昏庸,奸臣当道,但必有血性男儿,愿和我一同作战。”
  苏炎淡淡一笑,目光却是坚定无比。
  对视下,黄蓉知道,他绝非玩笑。
  “师父,赵公明虽然愚笨,但师父壮志,弟子愿意倾家荡产,追随师父左右!”
  赵公明不愧是铁血男儿,听的如此气血方刚之言,顺势跪在地上。
  “洒家也愿追随师父,砍尽金狗狗头!”
  鲁达也是翻身跪地,铿锵有力道。
  穆念慈虽未说话,可对于苏炎的目光变得炙热无比。
  唯有黄蓉,却在暗自琢磨着什么。
  一双灵动的眼睛,痴痴的望着苏炎。
  倒是貂蝉早已知晓苏炎心中之念。
  由此豪杰,她脸上的红霞,更深了。
  “你们先行起来。”
  苏炎让两人先起来。
  “这种事情,绝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况且现在战事未明,我还要多加寻找,赵公明,你的任务就是尽快种植好棉花,算是战备物资,至于鲁达,你也有你的路要走了。”
  苏炎早有打算,开口说道。
  “师父,你让俺作甚,俺便作甚!”
  鲁达憨厚,对苏炎的忠诚度达到百分之九十。
  他的话,就是圣旨一般。
  “今日金老汉来说,有皇城司的人马进驻县城,恐怕正是为了前些日子被干掉的巡察司的人来的,你身负命案,不便跟随我行事,而且此地,恐怕你也不能久留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鲁达在这里,皇城司早晚会找来。
  “师父,那俺走了便是。”
  鲁达知道,双拳难敌四手,留在这里,恐会连累赵公明。
  “你准备走去哪里?上次肚子饿了,差点惹出祸事来,不过现在到有一个去处,可保你万无一失,足可安身避难,只怕你不肯。”
  苏炎轻轻一笑,这厮做事不经大脑。
  “洒家是个该死的人,但得一处安身便了,做甚么不肯!”
  鲁达自知自己走脱不了,赶忙说道。
  “若如此,最好,离此间三十余里,有座山,唤做五台山,山上有一个文殊院,原是文殊菩萨道场,寺里有五七百僧人,为头智真长老,是赵公明叔父,他祖上曾舍钱在寺里,是本寺的施主檀越,也曾许下剃度一僧在寺里,已买下一道五花度牒在此,只不曾有个心腹之人了了愿心,如你肯落发做和尚,暂避祸事,等到了机缘,我们再结伴而行,如何?”
  苏炎之前就和赵公明打听过,他果然由此一事。
  也当是将鲁达暂时安排一下,反正日后,他们必然会面。
  “既师父做主,不过是一些头发,总比掉脑袋好,洒家情愿做和尚。”
  鲁达连连点头,这也算是个好去处。
  起码不用害怕肚子饿,更不怕官兵捉拿。
  “既然如此,明日赵公明送你上山,我们师徒必定会有重逢之日!”
  苏炎点了点头,这边也算是安排好了鲁达一个身份。
  如此这般,自己也可以再次启程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
  黄蓉对于苏炎,越发感觉好奇。
  尤其是他心有大志,更让她有了些向往。
  “北京大名府,我要去投奔师叔卢俊义,不知你是否要一同前往?”
  苏炎面带微笑的望着黄蓉。
  这个俏皮的丫头,好感度快要达到百分之四十了。
  “你自去吧,山高水远,我们或许会有再相见之日,我先走一步!”
  却不想,小东邪果然性格不同。
  话音刚落,她推开窗户,射入了黑暗中。。
  面颊红润的她,绝不会轻易上钩。
  只是,她却知道,不知何时,苏炎的身影,总会浮现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