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45章 卖身葬父女,倾国倾城容

  次日一早,鲁达辞别了苏炎,由赵公明带着,去往五台山。
  一番折腾,他落发为僧,法名智深。
  可别小看剃度出家一事,在宋国,剃度的规矩甚是严格。
  若不是赵公明早有度牒,想要落发,难上加难。
  也正因为这个度牒,他也算是有了新的身份。
  终于不用再担心被抓捕。
  只可惜,他的脾气,可不会因为落发为僧而改变。
  只是,这都是后话。
  赵公明没有久留,当日回转七宝村。
  又过了三五日,苏炎也要北上。
  赵公明洒泪挽留,最终送上百两纹银,又在杨铁心、穆念慈的陪同下相送十里。
  “师父,我定会种出棉花,解决后顾之忧!”
  “苏公子,我父女二人留在这里,保证不会让人破坏了棉花种植。”
  赵公明和穆念慈临别之前,也都纷纷开口。
  目光坚定,透着一股子崇拜。
  苏炎微微点头,这才催动马车。
  载着母亲和貂蝉,继续北上。
  …………
  秋风如刀,扫落满山树叶。
  越往北走,天气也越发的寒冷。
  此地离大名府,尚有些距离。
  苏炎驾着马车,依旧是一身白衣。
  看似单薄,可这白衣却是宝贝百战天衣。
  单薄轻便却格外保暖,也可保刀剑不伤。
  至于苏夫人和貂蝉,则穿着赵公明花费重金为她们准备的貂皮披风。
  一路虽然寒冷,可车厢内却是温暖。
  “公子,天凉了,穿上披风吧。”
  秋风又起,貂蝉拿着一件雪白的貂皮披风,披在苏炎身上。
  “恐怕等我们到了大名府,也该落雪了。”
  苏炎虽然不冷,却还是披上了貂皮披风。
  看着眼前北行的山色,初冬即将来临。
  “雪景一定很美。”
  说起白雪,貂蝉很是期待。
  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的场景,似梦似幻。
  “你且休息,我快些赶路,今日应该就可以入住县城了。”
  大路之上,也并非皆有人烟。
  苏炎催动马车,向着前方疾驰。
  车辆虽有些颠簸,可若是今晚能够入住客栈,便也是一份福气。
  毕竟秋日寒冷,一碗姜汤便是琼浆了。
  眼看日落黄昏,苏炎驾着马车,进入了一个县城。
  县城本不大,街道上也有些冷清。
  选了一间客栈,苏炎勒住马车。
  店中小二赶忙跑出来。
  拿过下马凳,伸手接过缰绳。
  貂蝉则扶着苏夫人,走下了马车。
  “好好听的琵琶声!”
  突然,一阵琵琶声传来。
  貂蝉也是好曲之人,忍不住夸奖道。
  听到此话,苏炎也侧耳倾听。
  这一听,让他一愣。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顾香砌、丝管初调,倚轻风、佩环微颤……”
  一阵曼妙的歌声传来。
  伴随着琵琶声,声声入耳。
  此曲优美,配以清脆的嗓音,让人精神不由一阵。
  尤其让苏炎惊愕的是,这首曲子的词,竟然是自己之前在史家庄随口捏来的一首词。
  怎会有人吟唱此曲呢?
  上次抽得古今诗词大全,苏炎才知道,自己之前听来的定场诗乃是代柳永的柳腰轻·英英妙舞腰肢软。
  按理说,自己穿越的这个宋国并无此人,那么这首词,是如何得来。
  “你们先去入住,我去看看。”
  忍不住好奇之心,苏炎迈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转过客栈,一旁便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凉棚。
  此刻,一豆蔻年华的女子正坐在那里。
  头插枯草,身披重孝。
  深秋却只穿着一身单衣,一旁的地上,还摆放着一具用白布遮盖的尸体。
  脸色惨白的少女,抱着琵琶瑟瑟发抖。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此情此景,让人心中悲凉。
  再加上有些凄惨的声音,纵然是一首小曲,也让人有些心中难受。
  周围倒有几个男子,围观着眼前一幕,交头接耳。
  “这小妞长相清秀,不如买了回家,做个填房。”
  “美是挺美,可克父,这命太硬,我可不敢消受。”
  “十两纹银,有些贵了,若是让我家母老虎知道,定会跟我拼命。”
  女子头插枯草,便是要卖身葬父。
  十两纹银,也就算是给自己的价格了。
  苏炎迈步来到少女面前。
  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满是泪水的脸庞。
  此刻,她犹如行尸走肉,麻木的唱着小曲,一双眼睛,毫无色彩。
  一遍一遍,她只会这首词的前一句。
  “小姑娘,我买你了,回家给我做个填房,好生服侍我!”
  就在苏炎准备上前询问时,一个身穿绫罗披着貂皮披风的油腻男子走了进来。
  一脸横肉,色眯眯的盯着少女。
  “若是相公愿出十两纹银,待妾身料理了父亲后事,便到府上,做个歌姬!”
  少女停住琵琶,抬眼望着那人。
  口气平淡,没有一丝生气。
  毕竟将自己当做商品一样售卖,情非得已。
  “歌姬岂不是暴残天物,你这姿色,在床榻为我吟唱便是。”
  男子一脸奸笑,这等少女买回家中,自然要好好宠幸一番。
  “妾身,卖艺……不卖身!”
  三教九流,歌姬身份最低,却不用玷污了自己清白。
  少女自是不肯委身与此人,她宁愿做个歌姬。
  “不卖身,不卖身当然好了,我不给钱,你就不是卖,小娘子,我绝不会亏待与你的。”
  肥头大耳的男子,说话间已然来到少女身前。
  伸手向着瘦弱的少女手腕抓去,他早已迫不及待了。
  久坐不动,再加上地冻天寒。
  少女惊慌想躲,身体却早就僵了,完全来不及。
  眼看着就被这蛮横之人拉住,一只手却精准的扣在那人手腕上。
  犹如老虎钳子一般,肥头大耳的男子立刻惨叫一声。
  “人家不愿意,你却如此百般无赖,滚!”
  苏炎一扬手,男子顿时被甩退出去五六步。
  揉着发紫的手腕,他怒目而视着。
  “你竟然敢管老子闲事,给我揍他!”。
  男子甩了甩手腕,立刻对着身后家丁吼道。
  却不知,这次,他踢上了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