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47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阵悠扬的琵琶声,在苏炎包下的后院传来。
  李师师之能,果然惊艳无比。
  尤其是脱掉了孝服,换上了绫罗。
  鬓鸦凝翠,鬟凤涵青,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
  豆蔻年华,生的俊俏,尤其是那琴瑟琵琶,样样精通。
  反观一旁貂蝉,此刻也取下面纱。
  倾世容颜下,一颦一笑,动人心弦。
  两女的呼应,让深秋寒夜,多了一丝妩媚之温。
  苏炎则烫了一壶老酒,坐在那里,享受着人间美景。
  一动一静,一美一俏。
  国色天香的两女,足以让天底下的男人迷醉。
  可苏炎却不由皱眉。
  “君郎,在为何事发愁?”
  一曲作罢,貂蝉迈步走回苏炎身旁。
  李师师自然也是一脸好奇,难道这曲子,自己唱的不好吗。
  “没事,胡思乱想罢了。”
  苏炎摇了摇头,他不想两女有压力。
  “莫不是公子嫌弃奴家辱没了你的词曲?”
  李师师一脸哀愁,心中自然少不了多想。
  用现代的话,苏炎已经成了李师师的偶像。
  “怎么会呢,你唱的好听,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们这绝色之容,引人惦记啊。”
  苏炎赶忙解释。
  “有你在,我们什么都不怕。”
  貂蝉和李师师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对于单纯的两女,苏炎却只能叹了口气。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美女,尤其是极品美女,在这种时候,本就不多。
  她们,可比金银财宝更让人惦记。
  “早些睡吧,明天我们就要启程了!”
  苏炎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能让她们早些休息。
  而他所担心的事情,也即将发生。
  …………
  县令宅中,夜半三更却并不安宁。
  此刻,县令正坐在那里,而之前被苏炎教训过的泼皮也在。
  还有几个县城中的恶霸,都双眉紧锁。
  “用你们的时候,一个个屁都放不出来,我告诉你们,半个月后,便是州府的生日,这次生日宴的礼物若是不够贵重,我这乌沙不保,到时候你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县令本是当地一泼皮。
  他现在这八品的官衔,也是用雪花银买出来的。
  一番话,让眼前这些人都闭上了嘴巴。
  “大哥,你也知道,这些年这破县城没有什么油水,就算是我们把所有人绑起来杀了,也弄不出多少银子,否则怎么能够落在咱们手上,这三百两银子,已经是我们倾家荡产凑出来的。”
  “是啊大哥,这穷地方,要想弄到你说的贵重礼物,掘地三尺也不可能做到。”
  “我们兄弟都是凭借大哥照应,大哥有事我们自然要竭尽所能,可问题是我们也不过在这穷地方有些威风,怎么和其他富足的县城相比,那是一个天,一个地。”
  随着一人开口,大家立刻开始倒苦水。
  一番说辞,让人动容,可却没有一个愿意再往外拿钱的。
  “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我警告你们,今天若是拿不出主意,你们谁都别想走!”
  县令一脸怒容,这生辰宴对他将是一个节点。
  若是过不去,他就要脱下这身皮了。
  “姐夫,我有一个主意,却有些危险,可若是成了,且不说你乌纱保得住,而且加官进爵,不成问题。”
  沉默了好一会,之前被苏炎揍过的泼皮突然开口。
  “有屁就放!”
  县令扫了一眼泼皮,冷冷问道。
  “姐夫,是这样,咱这县城有美女,若是抓来,送给州府,不就成了。”
  泼皮一脸谄媚道。
  “滚,县城里的妞,但凡有些姿色的,哪个没被你们祸害?”
  县令听完,不由瞪了他一眼。
  “姐夫,这是真的,而且不止一个,而是一对,她们是一个巡查带着的侍女……”
  泼皮这才把自己被揍的事情说了一遍。
  “真的漂亮?”
  “真漂亮,不信你把店小二叫来,这小子看了一眼,到现在还痴痴呆呆呢。”
  “那还等什么,带人去给我抓过来,什么州府巡查,老子在这地界就没有接到任何行文,一定是假的。”
  “大哥放心,我们这就去,别说是假的,便是真的,抹了脖子,管他是老几……”
  其他几人,纷纷站起身来。
  作为县令爪牙,他们做这种事情,驾轻就熟。
  “几位哥哥,等等。”
  却不想,那泼皮却叫住这些人。
  “不管那巡查是真是假,可当日却轻松打败我的手下,身手了得,恐怕即便是咱们现在去,也只会被打出来,此时万不能用蛮力!”
  泼皮一番话,让几个人停住脚步。
  欺负个寻常人还能凭着人多势众。
  可若是对方真是练家子,就凭他们这揪头发踢屁股的流氓打法,自是不行。
  “抢又抢不到,打又打不得,咱们难道眼睁睁看着?”
  几个人对视一眼,不由说道。
  “姐夫,这一次恐怕要你出面了。”
  泼皮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我出面?难道你认为这种绝色女子,我一个县令开口,就能要来?”
  县令一愣,满脸不解。
  “当然不是让你出面要人,而是让你立刻送信,让狗头山的人帮咱们动手,明日在半路拦截。”
  狗头山上是一群流匪,暗中和县令有所勾结。
  “就凭那些杂碎,我们对付不了,他们就能成吗?”
  旁边有人气呼呼的说道。
  “其一,对方是巡查,若是真的,死在咱们县,自然要有人背锅,他们来扛最好不过,其二,那人实力不弱,硬碰硬咱们免不了损失,倒不如借由狗头山的人,将他引开,到时候剩下三个妇孺,咱们自然也解决得了,其三,这些年那些家伙总是少了贡品,不如借此机会,斩草除根!”
  泼皮一脸坏笑,一石三鸟之计,绝对阴毒。。
  “好小子,果然是好办法,我这就修书!”
  县令一拍脑袋,这计谋堪称天衣无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