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52章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啊!”
  一声惨叫,自那妇人口中传来。
  脸色惨白的她,扑通一声坐在地上。
  “别怕,我不是匪类。”
  苏炎随手一摆,青釭剑凭空消失。
  击杀二贼,收入两千能量值,这两个家伙,死得其所了。
  “多谢恩公救命之恩,小女本是前村王有金的女儿,被这强人硬劫上山,若不是恩公搭救,还不知要何时才能解脱,恩公大恩大德,小女没齿难忘!”
  女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起来吧!”
  苏炎走上前来,伸手便扶。
  却不想,就在那少妇被搀扶的瞬间,她一张嘴,一道银光从她口中射出。
  “铛!”
  一声金鸣,银针掉落在地。
  若不是在银针射来的瞬间,他微微仰头。
  又有百战天衣遮挡的话,这一针,足以射入他的咽喉。
  “好歹毒!”
  万没想到,这弱女子出手竟然如此狠毒。
  尤其是她口吐银针之能,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连退三步,苏炎赶忙开启系统。
  虚空中,女子的实力,瞬间浮现。
  武力:101
  智力:90
  特殊技:黄蜂针
  万没想到,此女功夫竟然在飞天夜叉和生铁佛之上。
  原来,她才是罪魁祸首。
  “你竟然杀我两名丈夫,今日我便要你变成废人!”
  女子不再隐藏,一晃双掌,朝着苏炎扑来。
  招式凌厉,掌掌带风。
  贴身近战,攻的犹如暴风骤雨。
  尤其是口中的黄蜂针,更是不断吐出,让人防不胜防。
  “好刁钻的功夫!”
  苏炎连连躲避,越发觉得好奇。
  这女人到底是何人,竟然如此的阴毒。
  “怎样?若是你现在跪在地上,叫我一声好娘娘,我媚三娘便放你一条生路,做我夫君,享受人间之福!”
  媚三娘一脸媚笑的看着苏炎。
  刚刚还说自己死了两个丈夫,现在却又看上苏炎。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廉耻之心,让人咋舌。
  “无耻!”
  苏炎原不想杀女人,但这仅仅只是这一世继承来的记忆中,那所谓的大丈夫之志。
  很快,前生的秉性占据了上风。
  作为一个特种兵,他知道繁文缛节只会害死人。
  战场之上,要想活着,那么眼中只有敌人,不分男女老少。
  “竟然敢如此说我,今日便让你尝尝我星宿派的至宝!”
  媚三娘一脸奸笑,一抖手,空中射出一缕丝线。
  雪山蚕吐丝的柔丝索,微细透明,几非肉眼所能察见。
  任性极强,若是被捆住,犹如铁索环身,难以挣脱。
  “星宿派!”
  眼见柔丝索射来,苏炎却微微皱眉。
  万没想到,此女竟然是邪门星宿派的人。
  “死!”
  可这是战场,苏炎不会有丝毫的客气。
  虚空中一抓,青釭剑出现在手中。
  一抹剑气,迎着柔丝索而来。
  “铛!铛!铛!”
  绵柔之物,在碰撞之时竟然传来阵阵金鸣。
  可青釭剑乃是至宝之物,所向披靡。
  媚三娘再想躲避,已是不能。
  眼看剑锋袭来,她突然一把扯开自己胸前衣衫。
  傲人身材乍现,这才是她最傲人的武器。
  只须一个瞬间,她就能绝地反击。
  “噗!”
  一道血剑射出,媚三娘的笑容却僵住了。
  望着透胸而过的青釭剑,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真的刺的下去。
  “你……好狠的心……”
  缓缓抬起头,媚三娘望着苏炎。
  男人不应该都吃这一套吗。
  最少,他也应该多看几眼,为何如此绝情。
  可苏炎却并未说话,只是拔出了青釭剑。
  自己身边绝色都没采,这种货色,和极品二女又如何比拟。
  若没这份定力,恐怕两女贞洁早就不保了。
  “星宿派,星宿老怪丁春秋?”
  苏炎并不理会这三具尸体。
  转身回到厨房后面的那个小房间里。
  “你们前去,将三具尸体埋了,我去接人,再取些米来。”
  苏炎的话,让那些老和尚们一脸错愕。
  直到他离去,那些老和尚们也都不敢相信。
  没过一会,苏炎便带着女眷们回来了。
  李师师扶着虚弱的貂蝉,苏炎则扛着米袋,扶着母亲。
  找到原本三人所住的房间,倒还算是干净。
  安排好她们,苏炎这才来到锅台。
  这三人原本就准备吃酒,那些酒菜,倒也便宜了苏炎他们。
  寻来清水,煮了些米,阵阵米香,让那些和尚们纷纷围了过来。
  三日不曾吃饭,顾不得米粥滚烫,他们已经大口吃喝起来。
  只不过,这些老和尚的眼中,依旧带着惊恐。
  “几位师傅,我斩杀了贼人,又给你们吃饭,用不用还如此看我?”
  苏炎倒也奇怪,怎么说自己也是好人。
  他们为何如此惧怕。
  “施主,我们确实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只是不知……为何要杀那妇人……她本就是强掳上山的……也是可怜之人……”
  其中一个老和尚,战战兢兢的问道。
  “那妇人心如蛇蝎,我差一点被她暗算,你们所为的妇人,才是真正的祸首。”
  听罢此言,苏炎不由苦笑。
  若不是百战天衣,今天他可就要着了道。
  看起来日后行走江湖,他定要打起精神。
  这系统的战力统计,他可要经常开启。
  一番解释,那些老和尚们也是一脸哗然。
  谁都不会想到,这女人竟然也是恶人。
  弄好僧人这边,苏炎这才返回房中。
  端着一碗米粥,来到了床榻前。
  “吃些米粥吧。”
  飞天夜叉他们的饮食不适合虚弱的貂蝉。
  苏炎亲手将她扶起,暖声说道。
  “君郎,让你费心了。”
  嘴唇发白的貂蝉,虚弱的喘息道。
  “和我怎么如此客气,这本是我应该为之。”
  苏炎亲手,一勺勺的喂食貂蝉。
  不知是米粥的暖意,还是因为羞涩,貂蝉的脸色微微泛红。
  一碗米粥喝下,她最需要的便是休息。
  “这边交于我吧。”
  李师师这时走了过来。
  安顿好苏夫人,她自要好生照顾貂蝉。
  “我们就在此休息几日,等貂蝉伤好再行。”
  苏炎微微点头,站起身来。。
  为防不测,他还要在这房子四周做些机关。
  若是有贼上门,也好有个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