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54章 离别,奴家许于君郎怀

  夜半时分,瓦罐寺中,一片寂静。
  苏炎和林冲商量完之后,迈步走回了后宅。
  此刻,女眷们也都已经睡下。
  苏炎却来到貂蝉和师师的房间。
  “师师,你睡了吗?”
  轻轻拍打了一下房门,没多一会,师师走了出来。
  “公子,有何事吩咐?”
  师师睡眼朦胧。
  这些日子,貂蝉生病,她要照顾苏夫人,又要照顾貂蝉,也有些乏了。
  “你随我来,我有一事要嘱托你。”
  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苏炎将她叫到自己房间。
  点亮烛台,苏炎来到桌前。
  拿过笔墨,师师则在旁研磨。
  苏炎提笔写了一封书信。
  “师师,此次,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办理,外边来人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我希望你跟他回往东京汴梁城。”
  说话间,苏炎便把手中信,交给师师。
  “公子,奴家若是做错何事,惩罚便是,别赶我走啊!”
  李师师听得此言,顿时跪在地上。
  梨花带雨的她,这些日子有了些许温暖。
  苏夫人待她视如己出,貂蝉更好似一个姐姐一般。
  尤其苏炎的才华横溢,几首宋词,便已让她变成迷妹。
  虽说比不上貂蝉的百分百忠诚。
  却也达到了八十,算是很不错了。
  可以说,现在苏炎让她作甚,她都不会有所犹豫。
  “你先起来,我不是赶你走,而是有事让你去做!”
  苏炎赶忙将李师师扶了起来。
  李师师好一会才止住了哭声,瞪着发红的眼睛,怯生生的望着苏炎。
  “这一次,你跟随他们去往东京汴梁,将这书信交给一个叫书茂的人,这里便是地址,他会帮你寻个住处,虽说是烟花之地,却可保你安然无恙,你便在东京落脚,同时帮我打探关于豹子头的消息,记住,若有一日他临危受难,你便要想尽办法护住他妻子安全,用不了多久,我便会去往开封府,与你汇合。”
  书茂乃是苏炎撒尿和泥的发小。
  只因他父亲做的是烟花巷,他从小就偷带苏炎去偷瞄。
  算起来,这天底下,也只有他算是自己的铁磁。
  尤其当年苏府遭难,是书茂将母子俩人偷偷送出城外。
  那可是掉脑袋的交情。
  “公子,奴家铭记。”
  虽说李师师并不知晓苏炎用意。
  可她完全信任他,生死不悔。
  尤其,苏炎说了,过段时间便去汴京寻她,她更有些开心。
  “对了,临别之前,送你个好礼物!”
  看着梨花带雨的师师,苏炎心中不忍。
  拿起笔来,挥毫泼墨,不到一会功夫,几首宋词便跃然纸上。
  在宋朝,这宋词类似于歌词,一首火爆的歌词,足以捧红一个歌姬。
  一路上,苏炎也借花献佛,教会了李师师很多宋词。
  再加上这几首,保证她可以红透半边天。
  “奴家记住了。”
  有交代了一番,苏炎取出五十两纹银塞给李师师。
  突要离别,李师师泪流满面,美人多情,那双眸子更是叫人心碎。
  安慰了好一会,她这才回转了房间。
  却不想刚一进门,貂蝉已经睁眼了。
  “师师妹妹,君郎有何事?”
  身体初愈,貂蝉脸庞也恢复了些许红润。
  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好奇问道。
  “公子让我去往东京汴梁,我们姐妹恐怕要暂时分别了。”
  李师师快步走到貂蝉床榻旁,拉着她的手。
  将事情原由说了一遍。
  “君郎之志,远比鸿鹄,妹妹此番前去,定要多加小心。”
  貂蝉拉着李师师的手,这些日子,姐妹二人也是无话不谈。
  眼看离别,心中自是不忍。
  情到深时,泪水落下。
  畅谈一夜,待到次日天明。
  李师师这才洒泪辞别了夫人,站在苏炎面前。
  “公子,奴家不在身边,你要多多照顾好自己,这封信,便是奴家心意,待到奴家走后,公子再过目吧。”
  顶着红红的眼圈,李师师将一封带着香味的信件,递给苏炎。
  “你也要保重身体,我们用不多时,便会相见。”
  苏炎点了点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说要分离,心中倒也有些不忍了。
  “苏兄,你尽管放心,师师日后便是我亲生妹子,在东京城内,自会照顾好她,待到你来之时,我们再好好的痛饮一场!”
  林冲双手抱拳。
  真是英雄一诺。
  “那就麻烦林兄了!”
  苏炎抱拳回礼,心中却知,到了东京汴梁,恐怕只有李师师照顾他的份了。
  一番离别,自是万般不舍。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两路人重新上路,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而去。
  倒是苏炎赶着马车,再一次踏上北上之路。
  到了这时,他才拿出李师师留下的书信。
  打开带着香气的书信,秀气的字体真是赏心悦目。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得遇公子雪中炭,一路相随百花开,待到脱下白衫日,奴家许于君郎怀。”
  李师师借用了李商隐的诗词,算是暗示了离别之苦。
  但后一句,却是她自己加上的去。
  这话说的已经很明显了,待到守孝期满,她便要做苏炎的女人。
  “看起来,我真的要抢皇帝的女人了。”
  如此说辞,让苏炎不由苦笑。
  看起来,这一次别说要夺宋朝天下。
  就连女人,也要一并夺来了。
  “驾!”
  重新收好书信,苏炎一拉缰绳。
  马车,再一次在土路上疾驰。
  意外巧遇豹子头,这让苏炎的信心大增。
  看样子,一切正如自己意料的发展。
  那么现在关键就是先将母亲安置好,自己才能展开手脚。
  马车一路飞驰,又过了三日,临近夜晚,来到了一个村子。
  “敢问此处为何名?”
  日落黄昏,他们需要打尖住店。
  苏炎抱拳拱手,对着路边一老人抱拳拱手道。
  “此处名为桃花村!”
  老人弓着腰,赶忙回礼道。
  “桃花村!”
  听的此村名字,苏炎不由一愣。。
  “可曾有一个刘太公?”
  莫非,他又要有番巧遇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