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热血降临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报复
在司徒家的这些产业中,有许多地方都被屏蔽,朱天鹏冷静的分析着这些地方,很快钟天翔便将司徒浩平时出没的轨迹给了朱天鹏,朱天鹏经过对比,立刻便找出三个可疑的地方。
  
  经过神念的全力渗透,终于在一个地方,看到了昏迷着的朱丹丹,不过好在看起来衣衫整洁,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朱天鹏原想直接过去将朱丹丹救出,却被钟天翔制止,问清地址之后,连忙布置了下去,而就在他们行动的时候,讲出了司徒家的一些情况。
  
  原来这司徒家乃是开国元勋的后人,开国元勋活着的时候,家教很严,甚至一度是被当作典范来被被人学习。
  
  但自从开国元勋死后,情况便发生了变化,三十年前,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势和巨大的人脉关系,迅速通过房地产敛到了巨额财富,并且一直操纵房地产价格,并从中再次得利。
  
  不仅如此,全国上下许多的电力、能源、通讯、粮食等产业也被其垄断,不仅经济上获得极大的成功,并且在政界上也是收获不菲。
  
  只有在王亦民主政之后,方才收敛了不少,但近些年,利用手中权势和强大的经济能力,已经拉拢了许多世家门阀,而这些世家门阀中都有着血云界修士的身影。
  
  如今的社会形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各个世家门阀竟然都有了封建割据的倾向,地方上他们的影响力甚至开始超越当地政府,王亦民也为此时颇为忧心。
  
  司徒家联合的世家门阀虽然还不至于能够和中央政权分庭抗礼,但也是不可小觑,所以才敢如此有恃无恐的在天京城劫人。
  
  管理局的动作迅速,很快便攻入了那处据点,朱丹丹被救了出来,送回到朱天鹏身边的时候,仍然在昏迷着。
  
  朱天鹏检查了一下,是被人下了药,不过这种药不是一般的迷药,朱丹丹在大姐婚礼上食用过神龙老人的丹药后,不仅身体素质和大脑的开放程度都有了大幅提高,对一般的毒药迷药也有了一定的抗体。
  
  结合之前小妹离奇的失踪,朱天鹏断定是修士所为,类似站立无影这样的神通,一些法力高强的元婴境强者也能习得。
  
  而这种迷药,也是专门为对付修士所用。
  
  钟天翔在听到这个结论后,脸色沉了下来,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随后吩咐朱天鹏小心,接着便黑着脸离开了这里。
  
  小妹朱丹丹幽幽醒转,看到朱天鹏顿时又惊又喜,朱天鹏并没有告诉她被人绑架的事情,只是说她有些累了而已,而她只记得自己在房中问道一股淡淡的香味,便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有人专门送来两个巨大的箱子,打开后,发现里面足足有一千万的现金,来人很是客气,说这些都是误会,这些都算是赔罪,朱丹丹一脸雾水,朱天鹏却是没有说什么。
  
  来人刚刚离去,朱天鹏便接到了钟天翔的电话,他逼开朱丹丹,连忙走了出去。
  
  “天鹏,收到司徒家的钱了吧!昨天晚上经过一宿的谈判,他们终于同意将通讯这一块市场让出。
  
  当然他们保证今后不会再针对你,这些钱你要与不要都可以,你妹妹我们会派专人保护,对不起,我们现在只能做到这一点,如果现在开战,整个龙华国都可能会乱掉。”
  
  朱天鹏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开口说道:
  
  “好,谢谢钟局长!”
  
  说完他便要怪掉电话,而电话那头,又传来钟天翔颇为犹豫的声音。
  
  “天鹏,你…最好…不要…,算了,算我没说。”
  
  说完便挂了电话,朱天鹏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但有些事情他知道说了也没用。
  
  朱天鹏让妹妹把钱都捐给了慈善组织,接下来,他每天接送小妹上下班,一切看似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
  
  一个月过去,众人都以为此事已经过去的时候,朱天鹏出手了。
  
  他并没有急于拿司徒浩开刀,而是先对绑架他妹妹的修士展开了行动。
  
  在这一个月里,他动用各种手段和神通,终于摸清了站在司徒家背后的修行门派,刚知道时,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站在司徒家后面的宗门竟然有大小十余家,而最大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则是来自西域的欢喜禅宗,还有便是隐藏于地下的一个杂九门。
  
  欢喜禅宗自不必说,信封阴阳互补之术,本来也算是一门正宗的法门,但宗内弟子为了提升修炼速度,禁不住诱惑经常使用采补之术,加上宗门疏于管理,久而久之便成为了一个臭名昭著的宗门。
  
  杂九门则是十分神秘,据说门中子弟遍布天下,不仅消息灵通,而且使用的手段千奇百怪,极少有宗门愿意招惹他们。
  
  除了这两个宗门,其余的便只是一些小兵小虾。
  
  绑架朱天鹏妹妹的便是杂九门的一个供奉,血云界中,也有些散修进入这个世界,他们许多人都加入了杂九门,而拿此行动的执行者,便是一个名叫陈九龙的元婴境修士。
  
  这个修士在血云界曾经得到过一次奇遇,不仅修为大进,而且学会了瞬移的神通,本来以他的修为,可以加入许多宗门,受弟子敬仰,但是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便凭借神通前去偷取一个宗门的宝物。
  
  他不过是个有点机缘的散修,哪里知道宗门之中岂是那么容易被盗,当场便被发现,好在他做事小心,见势不妙立刻跑路。
  
  但很快便被这个宗门发出了通缉令,悬赏重金要他的人头,无奈之下,他只能逃到了这里。
  
  张九龙在杂九门很受尊重,司徒家也是对他极为的重视,但凡他有要求,便千方百计的答应他。
  
  司徒家原本是留他要做大用,但没曾想竟然被司徒浩用作了偷鸡摸狗的事情。
  
  不过张九龙却并不管这些,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什么都愿意干。
  
  朱天鹏化作一只蚊子,进入到了杂九门的一个重要据点,这里原本是一个极其高档的一个私人会所,占地面积极广,里面装潢极为高档,并且美女成群、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是司徒家送给杂九门的一份礼物。
  
  张九龙在一张超大的床上半醒半睡,周围十几个豆蔻少女浑身赤罗、横七竖八的昏睡过去,此时正在被人抬走,房门关上之后,他便打开了禁制,消化起了刚刚采补的少女元阴。
  
  擅长瞬移神通的人自然害怕别人用这一招来对付他,虽然他知道这个世界能对付他的人少之又少,但他还是做了许多布置。
  
  这处会所整个外围都做了隔绝神识的处置,他的房间则又额外做了一层,房间之内不仅有阵法禁制,而且到处都是挂着铃铛的红绳,任何人想要走近他,即便破除了禁制,也会触动这些看似普通的铃铛,这些铃铛被他祭炼过,但凡有一丝响动,便会让张九龙惊醒,从而便有了逃命的机会。
  
  朱天鹏来到张九龙的门外,全力探究之下,才感到房中的布置,他又变作一只飞蚂蚁,从房间的通风管道爬了进去。
  
  这种禁制对朱天鹏来说十分简单,毕竟张九龙只是一个散修,并没有在宗门内正式的学过阵法禁制,他小心的穿透阵法,然后来到张九龙的身边。
  
  张九龙赤裸着身躯,小腹部股股热流聚集在一起,正是到了修行的重要时刻。
  
  朱天鹏显出身影一剑刺出,正中张九龙的元婴,在煞气入体之后,张九龙顿时便一命呜呼。
  
  他又按照原来的方法,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刚想离开,想了想,又转到了其它的地方。
  
  朱天鹏并不是滥杀之人,不过他所知道的几个恶贯满盈的修士,今天索性一块儿杀掉,一来可以减少自己受怀疑的几率,而另一方面,这也算是行侠仗义的事情。
  
  依法炮制,很快,另外几个人也都命丧于此,见到其它人和这些供奉住的地方有些距离,朱天鹏又放了一把火,方才悠然离去。
  
  司徒家,司徒浩的父亲司徒正明勃然大怒的将水杯摔在了地上,如果说他的儿子可以用好色来形容,那么司徒正明则可用专横霸道来形容。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几个元婴经结丹修士竟然被一场大火烧死,他知道肯定是仇家所为。
  
  但司徒家的仇家众多,谁又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些,若不是他在龙华国综合事务管理局中有着地位极高的密探,他一定会认定是王亦民所为。
  
  可如今,却是让他大为头疼,烧死的这几位,每个人的修为都是元婴境,谁能够做到这些?
  
  难道是王亦民培养的神秘组织?又活着是出现了什么神秘的势力自己没有发现?他只能靠猜想,而事实的真相他只能去一一查证。
  
  “小浩,最近收敛点,如果是针对我们司徒家而来,便是你我都有危险,没事儿别往出瞎跑。”
  
  司徒浩连忙应允说:“好的!”
  
  他的心中闪过一丝朱天鹏的身影,会不会是这个小子干的?但随之又打消了念头,那小子剑法虽然厉害,但明显还没有厉害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