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养了一只偏执皇太子 > 第27章:我腰疼 2

  李梦菲美眸弯弯,见他似乎很感兴趣,娇笑着解释:“那是我父亲开的一家餐厅,牛排很正宗——”
  叶司白疏地站起来,将黑色外套搭在左肩膀上:“走,一起去。”
  李梦菲嫣然一笑,心里暗想:她又靠近叶司白一步了,相信很快,她就能够和梦中情人牵手恋爱。
  虽然以她高贵的身份,这辈子注定和这个穷小子无缘。可贵族的爱情嘛,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大伙儿眼睁睁看着校花校草离去,芳心碎了一大片。
  鲜花落在牛粪上,这牛粪形状再好看,也是牛粪!
  ***
  金丝雀餐厅位于南都繁华的街角,顾客如织,多是地方有权有势之人进出的场所。
  西窗VIP坐席,程镜泽苦恼地摊开面前的作业,挠挠头:“小七哥,马上就要期中考。我要是考差了,我老爸还不得揍死我。”
  程镜泽没有什么朋友,傅七算是第一个。
  傅七像个温暖的小哥哥,总会带给人无限的安全感,程镜泽渐渐开始依赖她。
  傅七:“你把这两张试卷做完,我替你检查。”
  程镜泽软绵绵趴在桌上,黄毛耷拉在额头上,嘴角咬着笔杆,闷闷点头:“行,都听小七哥的。对了,这是梦菲家的餐厅,你想吃什么随便点,我买单。”
  “对了,听说这几天南都有逃犯,晚上别乱出。”
  金丝雀餐厅安静优雅,是个补作业、谈生意的好地方。傅七冷冽的眸光扫过周围人群,排除所有的危险因素。
  她收回视线,目光落在正写作业的程镜泽身上。程镜泽有个坏毛病,思考的时候喜欢咬笔头。
  以前,那个人也是这样...
  每当生物试验进入瓶颈期,他总会苦恼地坐在一大堆实验数据前,咬着老圆珠笔的笔头,思考哪一个步骤出了问题。
  傅七无声微笑,深井似的眸子波澜涌动,她取出白色纸巾:“别动,嘴角有墨水。”
  程镜泽下意识抬起头,傅七捏住白纸巾,轻擦了擦程镜泽的嘴角。
  动作很轻,茶褐色眸子隐隐藏着几分罕见的温和。
  程镜泽一下子就愣住了,清秀小脸腾腾腾红了个透...他听见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的声音。
  偶尔温柔起来的小七哥,真帅啊...啊不对,我在想什么!
  傅七尚且在神游中,正要收回手,手腕忽然被人紧紧攥住了———
  傅七何等强大的身手,受到攻击肯定要第一时间反击。
  眼眸里的恍惚一瞬间散去,手腕微转,胳膊使力,一个剽悍凌厉的过肩摔,地板被砸地嘎吱作响。
  “砰~”叶司白像是秋风中的落叶,被重重甩到地上,眼前冒一串小星星。
  靠!
  这暴力的小舍友,哪个男人敢要...
  幸亏傅七及时看清楚这张脸,藏在衣袖内的锋利匕首这才没出鞘,否则,现在叶司白的脑袋早就和脖子分了家。。
  李梦菲尖叫一声,惊慌地扶起地上的叶司白,还不忘狠狠瞪了眼傅七:“司白,你没事吧,医生!快叫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