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养了一只偏执皇太子 > 第30章:我腰疼 5

  肌肤接触,叶司白心里涌起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胸腔里的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
  傅七摸摸他的后腰肌肉:“这里疼?”
  叶司白感觉了下,立刻露出痛苦表情:“嘶,有点,你轻些。”
  傅七又换了个位置,轻按了下:“这里?”
  叶司白在国外见过很多腥风血雨,对腰椎骨折的病症非常了解,他故意抽气:“疼疼疼,轻点,别按。”
  傅七心里暗道不妙,她似乎把叶司白打成轻微的腰椎骨折了...总司令叶司沉那边,真挺不好交代的。
  傅七心里难得愧疚,长指微动,给骨折的病人轻轻按摩。
  “这里,痛不痛?”
  “别别别,轻点~~”
  “这里?”
  “没感觉,你力气可以再大点——哇,真刺激。”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大叔,一直目不转睛开车。
  后座光线昏暗,司机从后视镜看一眼,发现两个两年小伙子在“卿卿我我”“互相帮助”。
  场面极其不利于十八岁以下的青年观看。
  司机微咳一声:“那个...你们动作小一点啊,别把我座位弄脏了。”
  叶司白:“反正又不出血,脏不了。”
  司机也是过来人,一听没有血,心里暗道惊奇。
  第一次没经验都会出血,想不到这对年轻男孩,已经是老夫老夫了...
  司机很善良,从置物盒里取出白色的卫生纸,头也不回甩到后座:“那个,事后记得擦一擦,别把我后座弄脏了。”
  傅七抽出两张纸,擦擦手指头:“多谢。”
  叶司白微愣,瞧着傅七擦手纸的动作,有点不开心:“小面瘫,我天天洗澡,很干净。”
  多少女人对他的肉.体迷恋,小舍友很另类,摸.完他完美身躯后,居然还嫌弃地擦手指头...
  善良的老司机开口了:“年轻人嘞,人家用手指给你弄了这么久,肯定很酸。擦手指,就当按摩手指关节。”
  顿了顿,老司机嘿嘿一笑:“再说,那液.体沾到手指头上,黏.糊糊的,擦了得了。”
  叶司白俊眉轻轻皱起,这司机大叔说的是什么,他怎么一个字都没听懂?
  叶司白问旁边擦手纸的傅七:“液体,什么液体?”
  傅七继续揩手指,面不改色说:“大概是汗渍。”
  ...
  出租车很快抵达目的地,在南都街区西门停下,傅七扶着叶司白下了车。
  司机打开车窗,瞅瞅站立不稳的叶司白,啧啧,想不到这小哥高高大大,居然不是上面那个。
  于是,老司机和善地忠告:“年轻人嘞,年轻气盛我能理解。但是也要为自己的肾着想,不要操劳过度。”
  叶司白:???
  出租车司机哼着歌儿,悠哉哉离去。
  西门街口,有一间小小的诊所,大名【胖哥诊所】。
  傅七扶着重心不稳的叶司白,朝诊所走去。
  傅七让叶司白躺下,回头叫人:“胖子,给他看看。”
  诊所帘子拉开,一个两百斤、戴着听诊器的肉丸子出现。。
  胖子身后还有两个白大褂医生,身形外貌一模一样,是一对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