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贞观传说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太白经天

  对于太子舍人徐师谟的建言,李渊终究是同意了。
  也不知对于李渊来说,这样的建言背后隐藏着的真想,究竟是知晓不知晓的。但现在却已经都无足轻重了。
  出了太极殿,袁淼缓步走在太极殿广场上。
  身边,长孙无忌与房玄龄低声沟通着,对天策府的前途不由感到一阵失望。
  至于老程那一帮天策府的武将,这会已经是被燕郡王、右武卫大将军李艺带走了,借口商讨北上行军事宜。
  “太白!太白经天!”
  “快看!”
  “在南边……”
  正是这时候,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
  此地乃是太极宫中,皇宫重地,本该肃穆庄严的地方,却是没来由的让这些官员打破了平静。
  不由的,袁淼、长孙无忌、房玄龄三人随着众人的目光,抬头看向天空。
  只见,在天空正南方的午位上,一颗明亮的光点悬挂在天空之中。
  “竟然是太白经天……”
  房玄龄低声念叨了一句,语气幽幽让人听不出意图来。
  太白经天,旄头彻夜光射。
  亦称金星凌日,谓之昼见。从字面上理解的话,其实就是说在白天的时候看到金星的运行。
  但在此时,却不单单如此。
  《汉书·五行志》记载:“太白经天,天下革,民更王。”
  这就是表示,要‘变天’的象征。是天下动荡或者是权力更迭的前兆。
  听完房玄龄的解释后,袁淼不由倒吸一口气:“这是要出大事了?”
  一旁,长孙无忌点点头,沉声:“你认为呢?”
  便见前方,原先还不急不慌的官员们,一个个纷纷加快了步伐,向着太极宫外赶。
  虽然袁淼很想和这些人说,那只是很正常的天文现象。但是在结合今天太极宫中刚发生的事情,由不得大家会有些别的想法。
  ……
  东宫。
  太子李建成自然是也看到了方才天空中的异象。
  此时,太子一系诸位朝臣已是相聚于此,而右武卫大将军李艺,这时候也刚刚赶了过来。
  一见李艺进来,李建成连忙起身上前,揽住李艺后一脸的笑容:“燕郡王!今日我等太极殿上,可是借机将天策府诸多将领调拨过来,更能检阅并挑选秦王帐下精锐的兵士,用以增强我方实力。”
  “那秦王想来也是时日无多了!”
  薛万彻捏着空酒杯,爽朗的大笑着。
  然而,在李建成的一个眼神下,连忙收敛笑容,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而李建成也没有细究,继续对着李艺说道:“眼下,燕郡王你可是已经得到了天策府几乎所有的将领和众多精锐士卒,拥兵数万!”
  李艺连忙俯身,小心的脱开太子的搀扶,沉声道:“此等局面,都乃太子殿下一力促成,李艺愿尽全力,助太子殿下登临皇位!”
  这番漂亮话,说的李建成不由开怀大笑起来。殿内,众人亦是面带喜色,纷纷互相举杯遥敬起来。
  此时,裴矩已经握着自己的酒杯,另外还捏着一个盛满酒的酒杯走过来,送到李艺手中。然后说道:“届时,太子殿下会与秦王在昆明池为大将军饯行!到时候,大将军只需要让麾下骁勇在营帐之内将秦王囚禁住,再将那天策府尉迟恭、程知节等人及忠心将士悉数诛杀即可。”
  而后,裴矩面向太子李建成,开口建言:“太子殿下,等李大将军功成之后。太子殿下还需及时上奏,与陛下说明秦王及天策府那一干人等,因不满陛下想要引兵谋逆,已被诛杀。我等便可组织朝臣进言,逼迫陛下将朝堂大事交由太子殿下处理。”
  李建成亦是脸上一喜,按照此言,当可将天策府一系彻底诛灭,更能将秦王李世民囚禁起来,也不至于伤及性命。
  于是,在李建成的笑声中。
  东宫之中开始鼓乐声鸣,歌舞渐起。
  ……
  崇仁坊开国新丰县伯袁府。
  屋外天色已黑,凉风带着几分舒爽。
  然而,在屋内的人却感受不到一丝凉爽,纷纷冷汗渗出。
  “大王,太子当真要借昆明池饯行,将我等诛杀?”长孙无忌坐在首位,脸色阴沉,冷声询问着。
  坐在上首的秦王李世民缓缓点头。
  尉迟恭立马开口:“大王,此时我等面临危难,不能不做决断了!况且,大王平时畜养的近千人马,凡是不在玄甲军名册之上的,如今都已经被安排进入宫中。这批人,已经是整戈待发了,大王何不乘早抢夺先手,顺势而为?”
  李世民长叹一声,面露苦涩:“我家兄弟,当真是要骨头相残?此等事情,可谓是古往今来最大的恶性……既然太子已然决定要借昆明池饯行之事,对我等行凶诛杀。我等何不等太子一方先动手,我等也好有了借口,到时候再举大义名分讨伐他们……”
  听完李世民这番话,在场众人不由微微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到此境地了,秦王竟然还这般犹豫,下不了决定。
  而坐在最边上的袁淼则是淡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对于李世民与自家兄弟的皇位相争,并不想多加评论。只是因为从一开始的站位不同,所以袁淼必须要保证,自己能够紧跟着眼前这些人同进退。
  也只有这样,袁淼才能够获得更多的东西……
  程知节却是急了,猛的一拍茶几,对着李世民开口道:“大王,天下没有舍得愿意去死的人!我等现如今早已誓死效忠大王,这是早就已经注定好的。但是现在,滔天大祸就要发生,太子已经觉得要对我等动手了。大王却仍旧这般顾虑,毫无担忧。这般瞻前顾后,大王又怎么可能担得起大唐着宗庙社稷?如果大王现在还这般犹豫不决,而马上太子又要对我等下死手,老程为保自家性命,也只能是早早带着家人逃进荒野草泽之中了。也好过,伸着头任人宰割!”
  这是应有之意,在场众人皆是明白人,李世民自然是懂得的。
  只是李世民还未做出决定,长孙无忌也已经开口:“大王……如今这般,尉迟、知节皆已经明言。太子心意已决,誓要诛杀我等。如果大王还是下不了决定的话……无忌也只能是早做准备,携家人离去了……”
  李世民脸色不由难看起来,现如今就连自己的妻兄也这般言语……
  虽然众人言语间看似有逼宫之意,但却也是被形势所迫。
  良久之后,李世民长叹一声:“便依诸位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