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妃是祸水,得宠着! > 第18章不

  “唐慈说,孟家与云家的情谊不该断绝,但唐苏苏着实不成体统。他担心委屈了云寒,所以打算把自己温柔贤淑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皆通,而且也精通医术准备考入莲花峰的次女唐楚楚过继给了原配夫人孟氏,以代替唐苏苏嫁给云寒,方才心里过意得去。”
  红扶苏挑眉:“云寒怎么说?”
  王芙蓉:“从头到尾,他只说了一个字。”
  “什么字?”
  “不。”
  “噗!”红扶苏笑得直打跌。
  王芙蓉继续说:“云寒全程一脸冷漠,半个字也不多说。唐慈讪讪的,不好意思地走了。”
  “呵!唐慈这脑子……”红扶苏摇头。“这么蠢!我如今却要管他叫爹,简直是太丢人了……以后人家要用什么样的眼神看本座——”
  “嘭!”地一声。
  房门突然被大力踹开。
  唐慈一脸暴躁地跨进门来:“是吗?管我叫爹很丢人?”
  红扶苏瞥了他一眼:“下次进来的时候,能不能先敲门?毕竟是女孩子的闺房,万一我在更衣呢是吧?”
  “你说我蠢?”唐慈揪着这个不放。“你倒是说说,我究竟哪里蠢了?竟让你觉得丢人?”
  红扶苏叹了口气,问:“那您觉得,云寒为什么拒绝你的‘好心’——当然!昨天我说他喜欢我的话,只是为了气唐楚楚,并不是真的。”
  “为什么?”唐慈就是来问她这个的。
  “云寒被人称作‘承影剑仙,清华君子’,你道为何?”红扶苏问。
  “还能是为何?自然是因为他乃剑术之巅峰,正道之楷模,广受赞誉与推崇,大家才会送此雅号给他。”唐慈回答。
  “没错!清华君子,正道楷模,这些好名声,自然不是空穴来风。是他把蜀山所崇尚的“仁、义、礼、智、信”当成了做人的底线,人生的信条。”
  “所以呢?”唐慈还是不解。
  “他是被他祖父一手带大的!他感念我外公对他祖父的救命之恩,所以才坚持履行婚约!”红扶苏说:“你听明白了,他感恩的是我外公,我外公,是我外公这个人!”
  唐慈脸色难看:“我不聋,你不用重复这么多遍!”
  “好吧……他感激的是我外公,不是你唐慈!如今,你想将我外公的后人撇一边去,强塞上你唐慈的后人,你有没有想过,若唐楚楚代替我嫁给了云寒,我会如何?”
  唐慈没说话。
  显然没想过。
  红扶苏笑:“我会被世人嘲笑,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云寒这样品性之人,怎么会将恩公的后人置于这种境地呢?那岂非是恩将仇报了?”
  唐慈脸色渐渐发白。
  “你跟他说什么为了他好,可云寒是什么人?他可聪明得紧!怎会被你那点小伎俩给忽悠了去呢?”红扶苏一脸幸灾乐祸:“你这次去青云院,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在他心里,此时定然对你这个拎不清的老丈人充满了不屑,再不存半点尊敬之意!”。
  唐慈想着云寒的冷脸,脸色极臭,半天质问她:“你昨天为什么不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