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妃是祸水,得宠着! > 第60章她是调皮了些,你多担待

  她指了指刚刚站立的地方,又抖了抖裙子。
  云瑨狐疑地看了看她,又看向她的同桌,语气放缓了八个度,柔声问:“宁桓,你说,刚刚他们是不是在传纸张?”
  同桌回答说:“学生刚刚没有注意。”
  “云先生!真的是你眼花了!”红扶苏慢条斯理地坐了回去:“不过您也不必担心,问题不大,回头——”
  “下课!”云瑨蓦然打断她,大踏步走了出去。
  瞧那脚步迈的,红扶苏觉得,他可能是找他哥告状去了。
  红扶苏笑着看向那同桌,做了个抱拳的手势。
  同桌掀开他自己的衣摆,将脚下的纸张捡了上去。
  刚刚红扶苏假装摔倒的时候,将纸张往他那边踢了去。
  这小子很上道,就势藏他自己脚下了。
  他拿起那张纸扫了一眼,含笑递还给了她。
  红扶苏看着上面那句“本姑娘太美,挡桃花”,略微有些尴尬,笑道:“跟朱大头开玩笑的!你叫宁桓?”
  宁桓点头:“是!”
  “名字好听!人也好看!”红扶苏冲他竖起大拇指。“刚才多谢了!”
  宁桓微微摇头。
  朱大头也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跟宁桓道谢。
  正说着话,詹灯来找她了,让她去一趟。
  云瑨果然跟他哥告状去了。
  在校场旁的假山后,一丛翠竹下,她远远就看到了云寒和云瑨。
  那还真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一个清秀,书卷气十足。
  一个清冷,如谪仙下凡。
  云瑨上课时,杵在教舍最前方讲课,就显得很高。
  但此时跟云寒站在一起,红扶苏却发现云寒比云瑨还要高半个头。
  他穿着一身白衣裳,在翠绿的竹林衬托下越发醒目,龙章凤姿,气质绝尘。
  奇怪的是……他竟在浅浅笑着。
  红扶苏记忆中,似乎并未见过他这般笑过。
  眼眸含光,嘴角微弯,充满淡淡的宠溺感。
  那一瞬间,红扶苏突然就很好奇,云瑨跟他说什么了?
  这个做哥哥的,竟然笑成这样?
  “詹灯!”红扶苏低声叫道。
  詹灯回头,红扶苏把他给点了。
  出手如电,迅速封住了声穴和动穴。
  詹灯瞪大眼睛僵在那里,唯一能动的眼珠子随着她鬼鬼祟祟的身影转动着。
  她潜行到了那丛竹林后,便清楚地听到云瑨激动的声音:“……哥!我明明看到她在传纸条!我发誓我没看错!她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肾虚!你说以后我还怎么立威?怎么让学生服我?”
  透过竹林的缝隙,红扶苏看到,云寒又笑了一下,说:“她的确是调皮了些,你多担待。”
  “担待?”云瑨一脸不可思议:“她跟人私奔,又把母亲害成这样,哪里就值得你跟我说‘担待’二字?”
  云寒说:“渝州这么多大夫,莲花峰是唯一治好过入魔之症的门派。而且治愈了多达十余例。唐苏苏如今是顾红药的关门弟子,她有希望治愈母亲。”。
  “她才刚入门而已!还差得远呢!”云瑨一脸看不起她的表情。“我们暗中多使银钱,找个资深的莲花峰弟子来医治母亲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