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妃是祸水,得宠着! > 第63章 干啥呀这是?

  然而,她不想看见,貌似多的是人想看见。
  下午上的是剑法课。
  学生们都到了外面校场上,拿着把没有开锋的剑,准备练剑。
  周围围了一圈别派的女弟子,都望着云寒各种发花痴。
  他一抽剑,她们尖叫一波。
  他一说话,她们又尖叫一波。
  他气压冷沉地朝她们看了过去,她们却仗着人多不怕,尖叫得更厉害了。
  红扶苏翻了个白眼,拿剑虎虎生风地挥了几下。
  然后发现衣服袖子太大了,根本就没法利索地舞剑。
  然后她又发现,大家都将手腕的宽袖用同款的精美带子束了起来。
  “咦?这束袖带子哪来的?”红扶苏问站在她旁边的宁桓。
  宁桓说:“是制服带着的,你没有吗?”
  “没见着啊……”
  “对了,我领回衣服的时候,束袖是放在内兜里的,你找一找。”
  红扶苏往内兜一摸,还真摸到了。
  “还真有,多谢。”红扶苏找出束袖来,就往手腕上绑。
  不过,自己给自己打结还真是不容易。
  她手、嘴并用,打了个极丑的结。
  “我帮你吧!”宁桓说。
  红扶苏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用,我能行。”
  “我们都是互相帮忙才弄好的。”宁桓拿过她另一个束袖,说:“伸手。”
  这小伙真好!
  红扶苏伸手,让他绑。
  他伸手就要帮她束袖。
  不过,就在这时,两人都觉得有点不对头。
  本来校场里闹哄哄的跟菜市场似的,突然之间却没有声音了。
  她纳闷地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云寒。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站在他们旁边,满身寒气,容罩冰霜。
  干啥呀这是?她可没再招惹云缙了,上了一上午的课,井水不犯河水。
  “给我。”云寒对着宁桓伸手。
  宁桓不解:“什么?”
  云寒将他手里的束袖拿了去,然后拿起红扶苏的手臂,给她一圈一圈地将袖子束了起来。
  束完一个,又将她刚刚束得很丑的另一个手腕拿过去,解开,重束。
  红扶苏有些呆呆地看着他。
  什么鬼这是?
  周围那些围观的女子们也不懂什么鬼,纷纷互相询问。
  “那是谁啊?云师兄为什么给她束袖?”
  “是他妹妹吗?是他妹妹吧!”
  “不是!他妹妹怎么会在莲花峰?”
  突然,有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你们还不知道她?那是唐苏苏!我表哥刚刚定亲的未婚妻!”
  “啊?跟云师兄定亲?她什么背景啊?”
  “哪有什么背景?家里就是做点小生意的!而且她可不要脸了!定亲之前,竟然跟别人私奔了!”
  “什么!那云师兄怎么还能跟她定亲?”
  “是云祖父留下的婚约!我表哥也没办法!”
  “天哪!云师兄可太憋屈太可惜了吧!”
  “可不是!”
  ……
  这些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红扶苏的耳中,她瞧了瞧那边八卦得飞起的女人,正是昨天遇到那个云寒的表妹。
  等云寒给她束完袖走了,她过去问无所不知的朱三醒:“大头哥,云寒的表妹是哪个门派的?”。
  朱三醒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你说那个头上戴着紫色蝴蝶饰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