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妃是祸水,得宠着! > 第90章 做梦

  见她不答,云寒往外走:“今天你就早些休息。”
  “等等!”红扶苏蓦然拉住他。
  云寒看着她。
  “再……再来一下?”她盯着他的唇。
  刚刚……她脑子有点懵,还没来得及细品血魔珠是个什么情况呢……
  云寒一把打掉她的手,走了。
  红扶苏撇嘴。
  哼!还真是个孝子贤孙!
  为了你祖父,我跟人私奔了你也可以娶我!
  为了你娘,我这副模样你也可以亲我?
  红扶苏再次躺倒在躺椅上,眼珠子转来转去,舔了舔嘴唇。
  ……
  这天晚上,红扶苏做了个梦。
  梦到了那次在渝州城郊,偶遇云寒的情形。
  两人一语不合,又打了起来。
  然后云寒那天貌似心情不好,剑招格外凌厉又刁钻,差点抹了她的脖子。
  幸亏她闪得快,但面纱还是被他削掉了。
  她以前一直戴着面纱。
  毕竟是广大群众不那么接受的魔道中人,她和几大魔王都不会以真面目示人,免得连出个门也不方便。
  可以说,除了师父之外,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但是那次,云寒却削掉了她的面纱,看到了她的脸。
  红扶苏将脸上仅剩的布条扯了下来,笑眯眯地说:“云寒,你知道我为何总是戴着面纱吗?”
  云寒面无表情地说:“自然是没脸见人。”
  红扶苏摆摆食指,调戏他说:“不不不!那是因为,我曾在已故的父母面前立过誓,只有我的夫君能看到我的脸呢!你这一剑下来……就得娶我!”
  云寒:“你乃渝州城里唐氏成衣铺东家唐慈之女,你父亲好好的,母亲也尚在。何来‘已故的父母’?”
  红扶苏颇为意外:“咦?这都能被你挖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寒不语。
  红扶苏想了想:“是不是唐慈跑蜀山去告状了?”
  她半年前夺取嘉陵渡口的时候,遇到了唐慈。
  当时她将渡口的蜀山人杀了个干净,满身是血。
  然后她就突然看到了躲在桌子后头的唐慈。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额间的扶苏花,浑身都在抖,说不出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
  红扶苏并未杀他。
  魔亦有道。
  门派之争,不涉平民。
  当时在嘉陵渡口准备渡江的乘客,她都放了回去。
  不曾想,唐慈竟然跑到蜀山去捅出了她的身份,这是想借蜀山之手,把她赶尽杀绝么?
  所以后来,她就给唐慈下了那封吓破他胆子的帖子……
  ……
  当时云寒自然要保护线人,说:“并非。”
  “那你把我家打听得这么清楚做什么?莫非……是打算上门提亲?”红扶苏冲他暧昧一笑。
  大概是云寒长得太俊俏的缘故,每次一见到他,她就想调戏她。
  云寒毫无波澜。
  “嗯……”红扶苏继续调戏:“未来的蜀山掌门向本座提亲……本座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反正,以你这容貌,本座也不亏!”
  红扶苏走到他面前,翘起红红的小嘴唇:“要不先亲一个,来个私定终身?”。
  云寒看着她,有些温柔又有些邪恶地笑了笑,猛然强势地将她拉过去,托住了她的后脑勺,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