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妃是祸水,得宠着! > 第96章没有,那是什么东西?

  “你可能解?”云寒问宁桓。
  宁桓摇头说:“风铃草生雌雄两支,一枝封灵,另一枝即为解药,服下去马上可解。但是这种草极为罕见,市面上根本没有,我也是以前在京中偶然见过一次。”
  “那怎么办啊?”云月容急了:“难道我就这样一直被封着吗?”
  “师姐别急!就算不用解药,等上两三个月,自然也就好了。”
  “可是我哪能等两三个月?七天之后我得表演剑阵啊!”
  宁桓想了想,说:“我们莲花峰顾掌门擅长医治入魔之症,说不定他会有此药,不妨问一问。”
  云寒眉头微微动了动,眼神往藏在人群里某人扫了一下,没说话。
  宁桓又说:“如果我们顾掌门那里没有,云师姐也不必着急,我父亲有个弟子,住在安源城,他手里有风铃草,若是派人持我的信去求药,他应该会给。”
  云月容皱眉:“安源据此一千多里,来回怎么着也得六七天。”
  宁桓:“快马奔驰的话,或许能赶在交流大会之前回来。”
  云月容皱眉深呼吸:“好,那就有劳你了!”
  ……
  红扶苏一直默默地看着宁桓。
  普通的大夫,根本不知道风铃草这种东西的存在。
  甚至罗神医的徒弟唐苏苏,也只闻其名,未曾见过,更不可能通过把脉把出来。
  太医令之子,果然见多识广。
  怎么着想个办法,不动声色地从他嘴里套一套血咒散元丹的事情才好……
  ……
  这天回去以后,她就往小黄身上放了张纸条,让它下山去找芙蓉。
  纸条内容是:务必截获青云院赴安源取来的解药。
  第二天,莲花峰传来消息,顾掌门没有解药。
  于是,云家派了人,持着宁桓的信去了安源……
  ……
  这天下午,云寒照例教他们练剑,一直到结束,都没有任何异常。
  晚上,他又来了任夫人这里吃晚饭,也没有异常,看着中气十足。
  都已经第四天了……怎么还不发作?
  顾红药不是说,喝两勺就能封灵吗?
  他喝了一大碗,加起来有二三十个两勺了吧?
  红扶苏一肚子纳闷,却又不能问出口。
  “为何魂不守舍的?”云寒突然问。
  “啊?没有啊!”红扶苏急忙吃饭。
  “从下午练剑的时候开始,你就偷看了我十七八回。”云寒看着说:“现在又盯着我发呆,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其实……我有些担心。”红扶苏说。
  “担心什么?”
  “你妹妹莫名其妙中了风铃草,我担心有别派的奸细混入了青云院!”
  “就算有奸细,你总看我做什么?”
  “我担心有人会害你啊!你毕竟是蜀山大弟子,未来掌门人,万一有坏人投毒怎么办?”
  “你这么担心我?”
  “嗯。”她点点头。
  “你不用担心。”云寒突然说:“我百毒不侵。”
  “百毒不侵?”红扶苏失笑:“你没发烧吧?”
  云寒沉默了一下,问:“你可听过血魔珠?”。
  红扶苏咽下一口饭,淡定回答:“没有,那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