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一章 清风霁月

  最后一节晚自习下课又被班主任拖了堂,孟迁瑜被好友钟棂拉着在校门口小推车旁边买夜宵。
  “阿姨,我要一碗黑米粥吧,还要一盒寿司。”孟迁瑜想了想,其实没什么想吃的,主要是陪钟棂,好像每天晚上下课不过来买个夜宵,这一天就有一件大事儿落下了似的。
  钟棂是真想吃,刚才一节班主任的课差点没把她送走了,好不容易留了半条命出来,不好好吃一顿那是不可能的。
  “叔叔,我要两个烤肠,嗯……再来一串鸡翅吧,还要烤花菜……嗯还要―-”
  孟迁瑜刚打包好,从旁边的摊位过来,被她这架势吓了一跳,急忙捂住她的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对阿姨说:“就这些了,叔叔,麻烦打包一下。”
  钟棂撅着嘴:“干嘛呀你,我这不够呢。”
  孟迁瑜晃了晃手里装寿司的袋子:“这个是给你买的,吃不完你就别回家。”
  钟棂凑过去看:“这是上次那个很好吃酱很多的寿司吗?”
  孟迁瑜点头,还准备再说她两句,钟棂重口味她是知道的,但是晚上还是清淡点……
  “周周”钟棂突然小声叫她小名,孟迁瑜下意识去应。
  “别说话,别动,慢慢转身,你后面……”钟棂头靠在她耳边,声音跟断了线似的,几不可闻,说着还去推她的身子。
  孟迁瑜是最不经吓的,尤其是晚上,尤其是钟棂那个诡异的语气。
  所以她当场跳了出去,捂住嘴才没让自己叫出来。
  身后的触感有点奇怪,她脸色全白,僵硬的转过身子,小小的一个动作仿佛延续了很长时间才完成,而这段被放大的时间里,钟棂逼着她看的所有的恐怖片都帧帧清晰的在脑子里回放。
  终于转过来了。
  那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跟时肆四目相对。孟迁瑜有点犯傻,不知道该倒吸一口气还是该松一口气。所幸,转过头来看到的不是舌头一米多长的鬼,但是她现在这副样子转头看到时肆,好像也不是很理想。
  最先说话的是时肆旁边的一个男生,坏笑着看她:“呦,这谁啊,挑我们时哥撞,怎么不撞我呢?”
  本来是无意,让他说的,好像是她孟迁瑜故意挑人撞到时肆一样。
  时肆看到对面的姑娘整张脸到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上红潮。
  孟迁瑜看着时肆似笑非笑的表情,整个大脑轰一下子死机了。
  钟棂终于反应过来,站在她旁边小声道歉:“那什么……不好意思哈……我刚吓她来着,撞到你们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时肆也没多为难她们,点点头,侧着身子过去了。
  刚才那一眼,看到了她的胸牌。
  高二十三班,孟迁瑜。
  小姑娘,不经吓,还不经逗。不过名字挺好听。
  男生们都走出好远,钟棂才拉着孟迁瑜过马路:“我天,周周,我刚真没想吓你,我就是看见他们了,想让你看两眼。你知道那是谁吗,时肆和范毅泽诶,好她妈帅啊啊啊啊啊,分班之前就在我们隔壁班,他们一起玩的男生都挺帅,每天我们班女生都恨不得把眼珠子扣下来嵌到他们身上……”
  孟迁瑜默不作声的听着。
  是很帅,但是又好像不单单是帅。
  刚才的对视,足够她明目张胆把他看清楚。头发乱糟糟的,路灯下泛着光泽,眉毛浓密英气,单眼皮,眼角微微上挑,鼻梁很挺,低头看人的时候,抿着嘴,有点漫不经心又不怒自威的矛盾感。
  钟棂看她走神,用手戳戳她:“你是不是不知道撞的那个人是谁?时肆啊,时肆你知道吗。”
  孟迁瑜没说话,耳边是钟棂恨铁不成钢的声音:“我真的服,时肆诶,你居然不知道,枉为一中学子,你真的……”
  孟迁瑜看了看钟棂的表情,有点想笑。
  她知道啊,怎么会不知道。
  时肆嘛。
  那是她的清风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