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六章 一觉睡醒代价有点大

  第一节课是语文,时肆还没睡醒,勉强撑着头看黄清波在讲台上讲卷子,只觉得视野里慢慢重影,明明只有一个人,搞得跟一堆人似的。
  刚准备直接倒下去睡了,仅剩的一点意识看到高三教导主任余旋正弯着腰往里看,整个脸恨不得贴在窗户上。
  他打了个哈欠,换了个手撑着头,睡着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下课一定要用白纸把窗户糊上,不然早晚有一天能被吓到当场去世。
  一整节语文课,四十五分钟,睡了又醒,醒了又继续睡,折腾的差不多的时候,下课铃响了。
  他揉揉眼睛,从抽屉里随手抽出几张卷子,直接拿了双面胶,整整半卷,死死粘在窗户上。
  范毅泽看他在这边忙活,屁颠屁颠的过来凑热闹:“时哥,干嘛呢?”
  时肆没睡好,这会儿压根儿不想理人:“你瞎吗。”
  范毅泽也不是第一次被恶语相向了,嘿嘿干笑了两声,顺手用爪子扯了扯,没撕下来。
  “粘的还挺牢实。”他简单的评价了下。
  时肆把胶带甩到一边,坐回去准备接着睡,头埋下去之前扫了他一眼:“没事赶紧滚。”
  范毅泽也不含糊:“得嘞。”麻溜的回去了,越走越觉得是哪里不对劲。
  小课间只有十分钟休息时间,时肆几乎是刚睡下,英语老师张英就进来了,一双八厘米的高跟鞋走的贼稳,进门第一句:“睡觉的都喊一下!”
  陆陆续续大家都抬起了头,嘴里嘟囔着还没上课铃呢急着投胎来这么早。
  张英也不废话,直接把卷子拍在讲桌上:“卷子拿出来,100分以下的站着听。”
  悉悉索索摸卷子的声音,然后是凳子拖拉的声音。张英走下来点了点人数:“不对,少一个,你们班有三十个。还有一个呢,自觉站起来,不要让我一个个对名字啊!”
  突然,高跟鞋急刹的声音,她走到时肆跟前:“哟,还睡着呢,也不知道多少分,睡得还可香。”
  时肆从有人站起来的时候就醒了,这会儿正压这脾气呢,愣是没睁眼。
  张英一个人说着没人应也有点恼火,又转过去说:“旁边的同学怎么不叫一下呢,就给他这么睡着?”
  所有人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感情是不知道这睡着的是谁吧,可不就得这么睡着,谁敢喊那不是闲自个儿的命长吗。
  张英干咳了一声,问前排的一个同学:“他叫什么?”
  前排同学也是个胆子小的,生怕惹着大佬,最大限度降低音量:“时……时肆。”
  张英听见了,又确认了一遍,也不难找,花名册第二个就是他,再看一眼,英语九十九分。
  差点气死,英语组的老师按数据排名,这个班再多一个100以上的她也不至于排在倒数第一。校长夫人,接了个倒数第一的班实在是颜面上不太好看。
  “站起来!”
  时肆也懒得装,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清人的第一眼立马端正了态度。
  卧槽,怎么一个两个的故意来克他的吧,没人跟他说过英语老师是校长夫人啊。他没少被找去喝茶,这张脸是越看越熟。
  “卷子呢?拿出来。”张英板着脸。
  时肆松了口气,弯着腰在抽屉里一顿翻,张英也不讲题目,跟看准了他一样,就这样在旁边看着。
  五分钟过去了,粉红色的情书散了一地,各科卷子都找出来了,就是没有英语。
  尴了个大尬。
  这时候最佳损友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范毅泽先是偷偷拿着手机对准最后一排开启了录像功能,在一片死一般的沉寂中,他灵光乍现没收住大叫一声:“我知道他卷子在哪儿……”
  一声惊雷平地起。
  全班的目光转移到他身上,连时肆都向他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张英盯着他,大有他不说点什么就要把他请出去的架势。
  他本来是想隐瞒的,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在心里默默给时肆烧了柱香,同时深刻检讨了自己。
  兄弟啊,实在是对不住。辜负你了、
  这一路,保重。
  张英等的烦了,直接问:“你说啊,他卷子呢,在这耽误时间?”
  时肆心里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果然,下一秒,范毅泽咽了咽口水,下巴指了指他这边:“窗户上贴着呢。”
  他猛然偏头去看,明明白白“H市第一中学高二年级统考”几个大字,下面是密密麻麻的英文。
  张英的脸瞬间就黑了,时肆还想补救一下,上手准备看能不能撕下来。
  众目睽睽之下,那薄薄的一层纸就跟长在了玻璃上一样,怎么都撕不下来。
  然后,他就被张英请到教室外面去了
  时肆在外面很有点郁闷,张英的声音透出来都快把他催眠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衰,正式开学第一天就没好事。
  站着睡是需要点技术的,摇晃而不倒者为上乘。
  但是显然,时肆没这个技术。
  正当他往左边歪着快要失去平衡的时候,他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但是显然没什么用。
  就在这危急时刻千钧一发之际,一双宽厚的大手扶住了他已然塌下去的肩膀。
  时肆终于睁开眼睛,想着怎么也得感谢一下人家,要不直接君子一诺以后在这片儿罩着这位贵人?
  印入眼帘的是教导主任余旋那张过于油腻的脸。
  时肆一下子清醒了,不自觉倒抽一口凉气。
  这心情,真他妈绝了。
  早就说了,在里边在外边都躲不过,早晚得当场去世。刚才那一眼,他离紧急呼叫120也就咫尺之遥吧。
  余旋已经看惯了时肆这张脸了,什么都行,找事儿特别行。
  张英闻声而来,添油加醋的把时肆的恶劣情节又稍微修饰了一番。
  最后两人一直拍板决定,做操大课间让时肆当着全体学生的面检讨。
  时肆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好吧,其实说白了,那两人也没想瞒着他。但是他刚惊醒的脑子实在是转不过来这个山路十八弯:怎么就眯了一会儿,招谁惹谁了还得在全校同学面前亮相做检讨呢。
  ------题外话------
  一把存稿都发了,我现在也挺郁闷的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