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八章 胆子挺大

  其实时肆是听说过舒心瞳的,来头不小,再怎么也能听两句。
  舒心瞳这人跟他们也有区别,虽然都是属于那种玩得比较开的。之前也没什么交集,不光是舒心瞳,时肆跟任何女生之间的小群体都没什么交集。
  午饭时间,球场上一片空旷。
  时肆蹲下来,有一只小猫蹭过来,趴伏在他脚边玩他的手指。
  “来都来了,说吧。”时肆看了她一眼,没什么情绪。
  舒心瞳显然不太满意他的态度:“你什么意思啊。”
  时肆有的是耐心跟她干耗着,他就擅长熬到对方没脾气。
  “没什么意思。”
  舒心瞳沉不住气:“你就说吧,给个明白话,有没有机会在一起。”
  时肆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脸红的姑娘他见多了,但是漂亮且心气高且脸红的不太多。
  看她不是挺高冷的吗,装的还挺像。
  “喜欢我?”他拍拍手站起来,弯着腰看她的脸。
  舒心瞳眼睛是挺好看,不枉名字里有个瞳字。
  即便是她也还是个脸皮薄的女孩子,经不住自己喜欢的少年凑近了这么问。
  “嗯……”但是她还是有自己的骄傲,答话的时候抬头看着他,眼睛里说不出来的情绪。
  时肆轻笑了一声,像是对她又像是对自己:“喜欢我什么?”
  舒心瞳移开了眼睛:“你管我。”
  时肆又靠近一步:“那我猜猜?”声音低得近乎于蛊惑。
  舒心瞳大着胆子没往后退,试探似的挺了挺胸:“就觉得……你……长得……”
  时肆倒是往后靠了靠,上半边身子都倚在墙上,没骨头似的。
  以为她会往后退的。
  那也没关系,他退就是了。
  上一次跟女生这么靠近还是那天晚上第一次见孟迁瑜,情况紧急,他连人脸都没看清就给拉进来。当时心里还想,不能看错吧,要是等会儿看清楚了拉进来的是个瘦不拉几的小男生就他妈一块出去挨打吧。
  结果转过身把人按在墙上,看见是个女孩子。模样清秀,小小的,软软的,被他按着就不敢动弹一下。
  他就稍微往前靠了一点,就看见她细细的颤抖,几乎要哭出来,心跳如雷。
  ……
  舒心瞳也学着他的样子倚在墙边,大腿几乎挨着他的。
  夏天么,三十多度,单衣薄衫的,热量传递暧昧。
  回忆被迫中止,他心里想着怎么这会儿想起孟迁瑜了。说出来的话接着舒心瞳的上一句。
  “长得挺帅?”
  舒心瞳摇摇头,实话实说:“长得挺对我胃口的。”
  时肆眯了眯眼睛。
  “你胆子挺大啊。”
  舒心瞳笑笑,没说话。
  她自小养尊处优,没有什么是想要但是得不到的。手段吗,怎样都无所谓,反正她知道干等着是不会有东西自己找上门来。
  “想画你。”她说。
  “给吗。”她问。
  时肆没转头:“多大尺度。”
  舒心瞳笑:“多大尺度都OK啊。”
  时肆也笑:“挺会玩。”
  没话聊了,他倒是不介意冷场,但是他没想到舒心瞳也跟吃了定心丸一样跟他一块耗着。
  校长呢,能不能出来好好管管你们家姑娘。
  沉默的时候外界的声响好像格外清晰。蝉鸣,鸟叫,还有外面小区居民楼里炒菜炝锅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知道舒心瞳现在正盯着自己,时肆眼神到处瞟了瞟。
  范毅泽他们都不出来看看嘛,这么长时间了,男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
  狗屁,没有。
  连根毛都没有。
  整个操场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个穿校服的不知道在那边干什么,绕迷宫呢。
  等会儿!有点眼熟!他定睛一看,差点笑了。
  孟迁瑜嘛那不是。
  她是指望不上了,还是在这儿空耗着吧。
  唉,早知道买瓶水再出来,渴得要死。
  看看小卖部也不远,要不跟舒心瞳说一声,放他出去喝口水再进来接着聊?
  诶……不对……他这是中暑出现幻觉了吗?
  怎么感觉孟迁瑜那个死孩子离自己越来越近?还有点晃?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孟迁瑜就站在他面前,完全当舒心瞳不存在的样子,仰着头看他。
  哦,懂了,人一路跑过来的。
  “黄老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她一脸认真,完全公事公办的态度。
  时肆这时候差点给她跪下来叫爹了,但是演戏还得演全套嘛不是,于是时肆就一脸非常遗憾的表情对舒心瞳说:“老师叫呢,我得走了。”
  舒心瞳眼睛盯着他:“你转性啦?那个老师能叫得动你?”
  时肆组织了下语言,这女的还真不好对付,怎么说个话这么费劲呢。
  “黄清波老师找他,他现在是语文课代表,所以他必须得去。”说话的是孟迁瑜。时肆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姑娘平时说什么都轻声细语的,这会儿怎么寸步不让。
  舒心瞳这才瞥了她一眼:“你谁啊。”
  孟迁瑜完全没在意她嚣张的语气,事实上,这么大个人在她眼里跟空气也没什么区别,直接看时肆:“走不走。”
  时肆转身,抬腿走在前面,看见范毅泽他们一群人装模作样的躲在墙后边。
  男主角都走了,一出好戏也没什么看头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偌大的操场就剩下舒心瞳一个人。
  她知道自己外形条件好,从来不缺男孩子追,跟女生有玩的好的,也有没什么交集的,但是她习惯了眼前或背后那些炽热或艳羡的目光。没几个女孩子能跟她一样,要家境有家境,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智商有智商,里里外外都能吃得开。有人讨好她,也有诋毁她唾弃她,这样的人越多,她越骄傲。
  那些情绪说白了都是在意,都是关注,都是嫉妒。
  但还是第一次被人无视的这么彻底,仿佛她本来就没什么价值能入眼一样。
  她凭什么。
  去三楼办公室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讲,时肆站在门口干咳了两声:“还是……谢谢你今天帮我的忙……”
  孟迁瑜掏出钥匙开了门,这次动作格外干净利落,一步到位。
  门被推开,光照过来,她站在旁边看着他,面无表情:“我没帮你。”
  时肆不死心,刚想说什么,又被孟迁瑜截了话头:“黄老师等你太久可能先走了,作业改完了,可以抱回去了。”
  说完看也不看他,率先拿过高的那一摞。
  时肆拿了剩下的,随手翻了翻,还真的都批改过了。
  邪门。
  行吧行吧,算他自作多情。
  孟迁瑜下了楼,转角差点跟班长撞上,班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听写本吗,要不要帮你发下去?”
  孟迁瑜往另外一边避了避,摇着头说不用了,等班长离开,才伸手翻了两本。
  果然,她这一摞,还没来得及批改。
  出了一口气。幸亏赌对了,黄老师果然先改少的那一摞。
  她从高一那边的楼梯绕了一圈又把本子送回到办公室去。
  ------题外话------
  别问班长为什么没有名字
  班长没有名字是因为他不需要名字
  因为我懒得取
  那天想开了不定他就有名字了呢
  不过我不太能想得开
  所以你们早日看开吧别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