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十二章 存的什么心思

  语文早自习。黄清波请假了,没来。时肆站在讲台上狂翻书,愣是没想到早上安排什么任务。
  下面吵成一片,知道没有老师过来盯着,他们已然公认这是节自习课。而十三班对自习课的概念是,只要不被通报批评,其他活动随意。
  门被从外面推开一个小小的缝隙。
  班里瞬间安静下来。
  她没看见时肆在讲台上,所以像上一次一样叫了第一排的那个同学:“麻烦让你们班语文课代表出来一下。”
  声音细细的,像是带着盛夏清晨的风传到他耳边。
  他走过去,接过她手里的那张淡黄色的便利贴,上面写着早自习的任务,黄清波的字迹。
  在他转身之前,孟迁瑜说:“等会我上来找你背书。你要是先背好了也可以下来找我。”
  时肆还没回答,她就合上门走了。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说什么课代表相互背书之类的。
  十三班的班主任紧赶慢赶终于过来替请假的语文老师坐班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他们班孩子跟中毒了一样,都在认真背书。
  一个睡觉的都没有,连打瞌睡的都自觉站在位子上捧着书。
  课代表坐在讲桌前。
  他想出来看看班牌确认一下是不是走错了。
  但是确实是高三十三班。
  嗯,很好,很满意,难得有这个效果。他很是欣慰。
  下面的就苦不堪言了,刚全体受了时肆的威胁,这会儿不好好背都不行,一首《出师表》,愣是个个背的脖子上青筋都出来了。
  相比起来,楼下的十二班气氛可能就要祥和许多,孟迁瑜布置了任务,时不时下去转悠一下,看见有快睡着的就提醒一下。
  可能是文科班对这种语言文字类记忆更得心应手,而且是高一学过的课文,基础还算扎实,很快她就背下来了。
  时肆看见孟迁瑜出现在窗户旁边的时候,心里是崩溃的。
  他刚勉勉强强把第一段背下来,人家就已经结束全文背诵了。
  当着全班人的面被碾压吗这不是。
  孟迁瑜也猜出他的进度,没多问,也没催他,自己背完之后就下去了。
  时肆再次回到位子上,感觉更背不下去了。
  硬着头皮继续读,寄希望于惯性能够把整篇文章啃下来。
  一个早自习过去,效果不太明显。
  孟迁瑜放好听写本,摊开自己的,坐在办公室的空位子上,一边听时肆背书,一边默写。
  时肆跟她面对面,刚开始还是正常的有点紧张,但是磕磕巴巴勉勉强强也过去了两段。
  背着背着,眼睛就看见她低着头,睫毛不时勾起又垂下。
  “受命以来……夙夜……夙夜忧叹……夙夜忧叹……”
  想不起来了。
  孟迁瑜抬起头看他,眼睛澄明清澈:“恐托付不效。”
  时肆盯着她看了半响,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孟迁瑜不明所以的抬头跟他对视。
  他收回目光:“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
  最后总算是背下来了,不知道被孟迁瑜提醒了多少次,最后他这种不知脸红什么感觉的人都有点挂不住,孟迁瑜倒是镇定自若,云淡风轻的听他跟自创一样的把整首背下来了。
  她只是说:“下次早点背完,不然就又要赶不上吃饭了。”
  话音刚落,铃响了。
  时肆:“……”脑子不好使能怨他吗?
  脑子:不然嘞?
  总之时肆是觉得背书这种事能不能不要男女合作,他感觉每结巴一次,在孟迁瑜心中的形象就矮小一分。
  他不要面子的吗。
  孟迁瑜回到教室的时候,班主任已经坐在讲桌后面了,一双眼睛略带探究的看着她。
  她翻出资料,准备看看昨天的错题。红笔刚拿出来,就被张方平叫出去。
  张方平办公室在三楼楼梯拐角,一路上他都在想怎么开口跟学生讲。孟迁瑜不常说话,性子到底怎么样他也摸不太清楚,就怕哪里没说清楚反而弄巧成拙。但是话又说回来,目前来看,孟迁瑜是他最看重的几个好苗子之一,要是让谁给耽误了他能气死。
  想着想着回头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安安静静的跟在后面。
  难不成人家根本就没那个意思,是他想多了?饶是经验丰富的张方平都有点迷糊了。
  那不管,反正就算她没那个想法,提前敲敲警钟也是好的。孟迁瑜底子好,又能沉得住心,他可是得看住喽。张方平这样想着,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一中规矩,副科老师共用办公室,高三基本不按学科分,都是图个省事就近直接找个办公室搬进去,所以看到办公室里还有两三个老师和学生在,他也没受影响,随便指了个凳子对孟迁瑜说:“坐。”
  孟迁瑜也能猜到被班主任找过来的原因,摆了摆手乖乖的说:“我站着吧。”
  张方平也没太计较,直接开门见山:“最近觉得学习状态怎么样啊?”
  孟迁瑜想了想,说:“还可以。”
  张方平决定先试探一番:“没什么不习惯吧。”
  孟迁瑜摇摇头:“没有。”
  “那有没有受什么不好的事情影响?”
  孟迁瑜抬头,一脸听不懂的样子。
  张方平舒了一口气,欣慰的笑了:“不是不是,你别多想,老师就是问问你最近的这个综合情况……”
  孟迁瑜有点想笑,这话摆明了就是要她多想。
  张方平看人家小姑娘不说话,斟酌着开口:“这个……是这样的哈,就是这两天啊,老师到处转的时候,就听到有学生在八卦,关于理科班那几个学生,我就凑巧听了一耳朵,结果还听到了你的名字。其实这个事儿吧,先不管是真是假,老师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相信它是假的,但是还是像我最开始在班里说的那样,干该干的事,高三了,正是冲刺的时候,就不要想那些无关的东西,你能听懂吗?”
  孟迁瑜看着他,不点头也不摇头。
  张方平以为她没听明白,索性把话说的更直白:“孟迁瑜啊,你跟他们不是一种人,就比如说那个楼上班的那些个学生,他们是来学校混日子的,高三了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一天到晚惹是生非。他们那种以后是什么出路,能出去打个工每个月那个两千多块钱饿不死就已经是上天了,你不一样,你是好学生,你是有未来的人,知不知道?你要是跟他们那样的人混在一起,你想过后果没有?他们说白了就已经是一滩烂泥巴了,已经扶不上墙了知不知道?”
  孟迁瑜微微皱了皱眉头。还是没说话。
  张方平继续讲:“高中生早恋能有什么结果?能结婚吗?能天长地久吗?你们就是被那些诱惑的表象欺骗了知不知道?我教书这么多年,早恋的什么样的我都见过,最后呢,还不是生生毁了自己也毁了别人?这种事情很严肃,千万不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知不知道?一旦踏进去那就是万丈深渊,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全身而退的……”
  又说:“孟迁瑜,你是好孩子,老师不会害你的。我当班主任也快有二十年了,他们这种人我见多了……”
  孟迁瑜看了看墙上的钟表,马上第一节课预备铃就要响了,于是找了个机会插话进去:“老师,第一节课快开始了……”
  张方平显然没有尽兴,突然被打断有点不高兴,但是又不好影响人家上课,嘱咐了两句就放人回去了。
  对面的一个老师跟他打听:“你们班的?早恋了?”
  张方平喃喃:“不能吧,这孩子还挺拎得清的,主要就是理科班的那几个死小子一天天不知道在我们班门口瞎溜达什么。”
  对面的老师笑道:“怎么,哪个班的,还生怕人把你们班那个宝贝顺走了?”
  张方平越想越来气,指了指窗户旁边那个老师:“就他们班,十三班那个时肆,能不能好好给管管,我看他就不像存了什么好心思……”
  正在给学生讲题莫名被cue到的十三班物理老师摸了摸头上所剩无几的头发,一脸懵逼。
  张方平自己也不确定,跟对面的老师讨论起来:“诶你说我们班那小姑娘应该没那个想法吧,我看她不像……”
  对面老师也附和道:“是,我也觉得,你想想人家赶着去上课,心思就没再你说的那些子乱起八糟的事情上,你也是,别瞎想……”
  张方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也是也是,我就说嘛,这孩子虽然不说话,但是一看就是认真学习的人,而且那个什么时肆,长得好有什么用哪,以后还不知道要去哪儿混呢……”
  窗户边的老师莫名有点不爽:人家时肆成绩不错的好吧,那可是他的入室弟子,物理竞赛全国一等奖也不是谁都能拿的好吧,而且人家小伙长得精神点还碍着他了真的是。
  旁边拿着卷子的十三班物理课代表:好像撞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铃响,物理课代表拿着作业回去了,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也是有点后悔的,这机会,要是他是个记者,那不分分钟上头条。
  反正回到班里消息就一个一个传的越来越邪乎,理科班的男生么虽然不太八卦,但是挖到料了真正说起话来也是不过脑子想到什么说什么,时肆迷糊了两节数学课没什么感觉,范毅泽那就不一样了,恨不能拿出了一个学者的专业态度,愣是把所有的版本几乎都在脑子里汇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