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十三章 老子不稀罕

  范毅泽那是出了名的藏不住事儿,要是让他给你保管个什么秘密,那还不如把他剁了喂狗来得痛快。
  时肆趴在桌子上,老觉得眼前有个人影晃来晃去,忍着火气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范毅泽纠结的那张脸。
  他妈的,这一脸便秘的表情,还让他睡个毛线啊。
  时肆踢了桌子一脚:“有话就说,说完滚蛋!”
  他睡个觉都快给整郁闷了,一天天的摊上的都是些什么破事儿啊。
  范毅泽是很纠结,不然也不至于跟个游魂一样在这边晃荡老半天,整个课间都快没了。但是他拿不准,也不敢说,这要是稍微那句话不对头,触犯了面前这位爷的逆鳞,那估计今天又是免不了皮肉之苦。
  再说了,时小爷纵横情场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越想越觉得是那人有眼无珠。
  “说不说到底?”时肆要不是懒得把身子撑起来估计这会儿已经上手了。
  范毅泽换了个尽量看起来平和的口吻:“那个……时肆啊……楼下那个语文课代表要不就算了吧,也别费了……”
  时肆睁开眼睛,一脸怎么老子睡了一觉倒是感觉你在做梦的表情。
  “什么意思?”他用手撑着头,问范毅泽。
  范毅泽咽了咽口水,完了完了,头还撑起来了,这是一提到那个女的就认真了……
  “就是我们班那个吕洪言,不是物理课代表吗,刚在办公室里,就听到那个女的被他们班那个班主任找去喝茶谈心了,他们班班主任你知道啊,我跟你说过的,就张方平,杜衡转进去的时候你还说了……”
  时肆揉了揉鼻梁,范毅泽他奶奶的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详略得当?
  “说重点!”也就他有耐心,现在还让他好好的站在这儿一张嘴叭叭叭的。
  范毅泽显然被他吓了一跳,整理了下重点:“就是人家跟班主任表态了,说对你没意思,说咱们这样的她看不上……”
  时肆其实对这种话不是太当真,但是听到后面那一句还是有点不爽,什么叫看不上啊,他哪儿不好了,这么得罪人。
  范毅泽投来同情的目光:“哥,不至于,真不至于,咱们这个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啊,再说了,那不是还有舒心瞳呢吗……”
  操。
  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舒心瞳他火就上来了。
  范毅泽眼看着时肆脸色不太好,插着口袋出去了。
  不说还好,这下子真他妈的撞到枪口上了……
  时肆洗完手出来,水还没甩干,就碰到准备进门的物理老师。
  然后被拉到楼梯旁边,他想了想最近也没犯事儿吧,物理课也没太过分,作业什么都交了,最近竞赛那边也没什么安排啊。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没什么错,于是他站在物理老师面前,还是相当硬气的。
  物理老师把手里的书放在窗台上,表情略严肃:“时肆,咱们条件也不差,别上赶着给人嫌弃了,高中阶段还是以学习为主,你平时性子野得很,在外面瞎玩什么的我也不太了解,但是在学校里面还是该认真就要认真,你臭小子给我提起劲来,别一天天往别人班上凑听见没有……”
  时肆揉了揉头发,还是吊儿郎当的说了声好。
  物理老师对他是比较喜欢的,学东西快,脑子灵活,也听得进话。还想再嘱咐点什么,但是人家这么坦荡倒是显得他瞎操心了,话到嘴边又收回去,摆摆手让他进了教室。
  时肆转身刚好碰上张方平拿着书从他旁边经过往楼梯走,眼睛里的警告含义他是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也没什么动作,只是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钟不到就抬起腿接着往回走,留张方平在身后看他的背影倒是看了小一会儿。
  坐在最后一排刷了一套理综卷子,对答案的时候他才有空细想在门口听到的那些话。
  他心里是有点不舒服甚至暴躁,虽然这个不舒服的感觉他自己都无法解释从何而来,好像也怨不到谁身上去。范毅泽吗,人家是听到了点风声马不停蹄就来跟他汇报了,而且他这人平时没个正形吧,闲着没事总爱给自己找点麻烦,但是人不坏。物理老师呢,专业操心一百年,也难为他一个大男人为这点子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还专门来跟他苦口婆心。张方平也是,人家班主任怕自己班的孩子误入歧途影响高三学业,更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了啊。
  孟迁瑜呢,也没错。
  他们确实不是一路人。
  人家看不上他也是应该的,毕竟么,现在的小女生,不都喜欢什么鬼的温暖学长那一款么。
  ……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刚杜衡发过来的一张照片。
  孟迁瑜的,一张侧面照,小姑娘低着头写作业,坐姿端正,耳朵小巧白净,侧面线条柔和,她微微抿着嘴,眼神专注,晨光里脸上的皮肤软软的,嫩到不行。
  不看这个清晰度也知道是偷拍的。
  他鬼使神差不知道怎么就点了保存。
  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又跟自己说算了算了,手滑而已。
  他撑着头给杜衡发消息,他手很大,单手玩手机完全没有问题。
  “你他妈自己看看清晰度,您是用座机拍的吗?”
  杜衡秒回:“不爱看滚蛋,差点被发现了我日。”
  青春期的男孩子,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嘴里总是要带着一两句脏话,好像这样才痛快,才能把意思表达完整。
  时肆默默打开图库,把刚才保存的图片设置了隐藏相册,又说:“撤回去,以后别跟我发了。”
  杜衡拍开钟棂凑过来的头,小声说:“看什么看!”
  把手机藏到桌子下面,他也摸不清时肆今天是又吃错什么药了:“你什么意思,看美女不愿意啊。”
  时肆刚想说一句,孟迁瑜那个傻子算什么美女。
  想了想,人家其实长得挺好看的,五官不错,没什么攻击性,清秀型的那一类,从没见她涂脂抹粉化妆,每天规规矩矩穿着校服素面朝天,一米六三的个子,跟他差了不止一个头,身材也不是很打眼的那种,平时看不太出来,只能大概说算是匀称。但是身上不知道是一股什么劲儿,就他妈跟别人不一样。她也不是那种很外放的很张扬的好看,恰恰相反,她什么事儿都不掺和,说话也很少,表情永远都是淡淡的,笑起来的时候也是淡淡的,很能控制情绪。
  她跟他接触的那些女孩子都不一样。她不主动贴上来,甚至会下意识的避着他。偶尔说一两句话也是能省则省。
  就他想这些的功夫,杜衡又发过来一条:“怎么着是,我看你之前对人家挺有兴趣的,怂什么。”
  后面配了个略带猥琐的表情。
  时肆几乎是气笑了,也懒得跟杜衡继续瞎扯,他还有一套卷子呢。
  “没兴趣。孟迁瑜那样的入不了小爷的眼。”
  杜衡就奇了怪了,但是也没多问,他们这些人风流成性了,谈女朋友也就是图个热闹,谁还认真啊。一边想着一边愤愤的看了旁边的钟棂一眼。也就他现在还跟个傻逼一样天天围着她转。
  杜衡看了看窗户边的孟迁瑜,是挺好看的,也是个美女,他没说错。可能时肆是不喜欢这种太素的。
  他敲下一行字:“怎么,比不上你之前那些个莺莺燕燕是吧。”
  时肆看见手机屏幕亮起来,停了手中的笔,想了想,回了一句——
  “差远了。”
  他之前也交过不少女朋友,比他大的,比他小的,长头发的短头发的,差不多都是美艳型的,也玩得开,跟他们一块出去喝酒唱歌是常有的事。不过他也就是图个新鲜,所以历任女朋友的保质期都不长,几天的几个月的都有,甚至有上午把人按在墙上亲,下午就跟人说分手的。
  也为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打过几次架,他打架很少动真格的,一般是点根烟在旁边看着,一副冷淡的面孔对着那些厮打在一起的他并不熟悉的脸。也有出手的时候,下死手。闹出不少事情,估计在一中出名也有一大半是因为那个。
  后来可能是玩腻了,觉得没意思,也就算了。
  别的他不知道,但是他跟孟迁瑜,那绝对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关了手机,又陷入了沉思。
  孟迁瑜那种,一看就是三好学生那种,规规矩矩的,以后肯定是要考一个好大学,然后出来工作,顺理成章,由现在安静的样子变成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温柔的母亲。一辈子安安稳稳的过去。
  而他呢,他是闲不住的,恨不能时时刻刻野在外面,没什么远大理想,混吃等死消耗光阴,就算是在很多年之后,可能还是现在这个混账样子。
  刚开始的时候是被她那一脸纯良无害的样子骗了,才有那些想法。
  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个智障。
  道不同不相为谋。古人说的还是有道理。
  他打开手机又给杜衡发了一句:“老子不稀罕。”
  然后把手机扔进抽屉里,动静太大,又是惹得一波目光。
  ------题外话------
  我要说我还写了一本耽美的短篇你们会生气吗?
  真别生气啊,我是有点忍不住……
  没有溜你们的意思,想写就写了。我就是他妈的溜我自己也不会溜你们的,相信我!!!
  今天更了哦,想要收藏要红豆。(不要脸哈哈哈哈哈)
  真的啦,给我点动力?评论收藏什么的我不挑的。
  对啦以后《课代表》和上一本《迢迢》都定在晚上八点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