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十六章 艺术节

  一中管理比较严格,平时很少有娱乐活动,任课老师偷偷在班里放个小电影都要被主人找过去做半天的思想工作。细细数过来,唯一能称得上全校性质的娱乐活动也就是艺术节了。
  艺术节跟运动会一样,本校分校统一参与,入场观看,但是高三年级一般来讲是不用出节目的,也不提倡学生展示,但是凡事总是有个意外,比如舒心瞳,她就是个例外。
  她不仅参加了,组织了,策划了,还通过了。当然,校长的姑娘怎么说跟普通人那还是不一样的,选拔的老师人情送到底,直接让舒心瞳做了领舞。
  她不是舞蹈生,但是小时候兴趣班没少上,舞蹈底子还是在的,加上这些天有空基本都在练习,所以两场选拔的时候表现都还不错。
  这可能是舒心瞳第一次上台有紧张的感觉。她从小到大什么样的舞台没上过,个人的,团体的,演讲致辞也不在少数,但是只要一想到时肆会在下面看着自己,手心的汗就一阵一阵的沁出来。明明白白讲,她之前只是觉得时肆脸好,身材好,当众广播其实也是受了那帮朋友的蛊惑怂恿甚至激将,但是这些天关注下来,越看越觉得时肆一举一动那个散漫劲儿就是很戳她,反正怎么看怎么耐看。
  她每天练到全身疲软才从练习室出来,甚至专门配了一把钥匙。衣服汗湿了一遍又一遍。逃了不少课,文化课,专业课能不去都不去,要不是张英每天唠唠叨叨她都想晚上就住在体育馆。
  要强也是真要强,她偏不信,自己能抵不过那个哑巴一样的孟迁瑜。
  艺术节的消息是早就放出来了的,高三先入场,这会儿正在操场集合。
  孟迁瑜手上涂了药,黑黑的一片很打眼,杜衡过来问了一次,钟棂都没正眼看他。
  “接个水还能把自己烫到我也是醉了,不知道你一天天的在想什么……”孟迁瑜坐在钟棂前面,耐心的听她抱怨,“还好只是手背,不然干什么都不方便了……”
  钟棂说着又拿起她的手细细看了看,其实什么都看不出来,表面被黑色的药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这会儿只能从侧面看到凹凸不平的小水泡和肿起来的那一块皮肤。
  “每天按时涂药膏应该就不会留疤吧”钟棂有点紧张,偷偷拿出手机鼓捣了一阵儿,翻了翻淘宝,指了一个祛痘凝胶给她看“这个,我妈说特别好用,明天我从家里给你带一管过来看看效果怎么样。”
  孟迁瑜倒是无所谓:“没事没事,不严重的,应该不会留疤。”
  钟棂深深看了她一眼,懒得跟她讲留疤了就后悔了这样的话,反正她明天会带药过来的,这个死丫头就是傻啦吧唧的什么都不知道。
  正式入场的时候钟棂严严实实的挡在孟迁瑜手边,生怕被什么东西碰到。两个班还是照例坐在一起,起身看了看,杜衡他们都不在。
  钟棂还记着仇,跟前排的班长打小报告:“班长,杜衡没在。”
  孟迁瑜无奈的笑笑:“班长又不会把他怎么样。”钟棂撇撇嘴,强硬的很:“我乐意。”
  其实她们都清楚,那一群有谁会真的去管呢,学校都只能象征性的处罚一下。
  开场前半个小时还是无聊透顶的领导致辞环节,孟迁瑜带了作业来做,钟棂也懒得看台上那些牛鬼蛇神,趴在她肩膀上用手机看漫画,大概过了好几个节目吧,气氛轰然就抬起来了。钟棂最先反应过来,往台上瞅了瞅才看到舒心瞳,急忙拍拍孟迁瑜。
  孟迁瑜有点近视,而且他们班位子靠后,一脸懵逼的看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舒心瞳的节目。
  舒心瞳编的是一段街舞,台上都是女孩子,青春活力,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显得尤为酷帅。场上音乐声和场下欢呼声吵成一片,孟迁瑜只看清了个大概,一本正经的跟钟棂说:“舒心瞳好帅啊。”
  的确很帅,舒心瞳今天穿了黑色的连帽卫衣搭配黑色工装裤,鸭舌帽下面是一头顺滑带着光泽的长卷发,动作干脆利落,力量感十足,该妩媚的地方也一点不含糊,扭腰抬臀提胯处处都是风情万种,妥妥的一个小妖精。
  钟棂虽然也有这个想法,但是她是不会说出来的,况且她感觉现在身体好像不太对劲,大致算了算日子,心里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周周,陪我去趟小卖部吧,我那个好像来了。”钟棂也不太好意思说,幸亏孟迁瑜理解能力还行,从满场喧哗中听懂了她那几个破碎的音节所要表达的意思。
  两个人偷偷从后面溜出去,晃荡了一圈把事情解决完之后准备回去,钟棂想着也没什么好看的了,还想拉着孟迁瑜出去逛小吃街,孟迁瑜想想回去也没事儿干,正式开始表演以后为了舞台效果,观众席的灯都关了,她写作业都看不清题目,也就顺势答应了她。
  两个人还没走到学校后门,就迎面撞上舒心瞳那一伙女生,一个个脸色都很不好的样子。
  钟棂没空理这帮疯婆娘,她赶着去吃饭呢,拉着孟迁瑜想走快点,结果刚经过,孟迁瑜就被一个女生拦下。
  那女生的手正好攥在孟迁瑜涂了药的手背上,手上的一大把钥匙串结结实实的磕到伤口,力道不小,孟迁瑜轻轻“嘶”了一声。
  那女生也被摸到的触感吓到了,伸回来一看一把黑乎乎的不明膏状物体,皱了皱眉头:“什么鬼?”
  钟棂当场就火气就上来了,把孟迁瑜护到身后:“你们干什么?抓到人了不知道道歉吗?”
  那个抓了她的女生嗤了一声,轻蔑的看着钟棂。
  舒心瞳这会儿脸色也不好看:“道歉?”又走近两步眼睛死死盯着孟迁瑜:“我问你,时肆呢?他去哪儿了?”
  钟棂刚想骂回去,就听身后响起两道声音。
  一个来自她身后的孟迁瑜:“我怎么知道他去哪儿了。”
  不卑不亢,语气有点生硬,可算是不窝囊了一回。
  一个是隔了几步远刚进后门的一群男生,开口说话的是杜衡:“诶钟棂你这个麻烦精又干什么呢?”
  钟棂现在自动屏蔽杜衡和时肆那帮人,直接拉着孟迁瑜就走。孟迁瑜没说什么,乖乖跟着她。
  杜衡自讨了个没趣,还是嬉皮笑脸的。刚准备再说点什么,舒心瞳走过来,眼睛明亮亮看着时肆:“你去哪儿了?”
  范毅泽看了眼旁边的大佬没有想说话的意思:“网吧,稍微打了会儿游戏。”
  舒心瞳很委屈:“我今天有节目,你怎么不来啊,你都答应了的……”
  时肆瞥了范毅泽一眼,后者给他使了个眼色。
  时肆目光在渐行渐远的两个人影上停留了几秒钟,难得的解释了一句:“忘记时间了。”
  舒心瞳站在他面前不肯走,倒是杜衡范毅泽和她那帮姐妹们识相的走远了点。
  时肆摸摸口袋,没带烟,“舒心瞳,你喜欢老子什么?”
  语气里几乎是带了所有的无可奈何和不近人情。
  但是舒心瞳听到的是调情和暧昧,类似于,我也没什么啊,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我。
  所以舒心瞳感觉脸有点发烧。但是她还是回了一句:“喜欢你长得好看,行不行?”
  时肆不是跟她打情骂俏来的,耐心也就仅限于说完这句话。刚才他可是看到了,孟迁瑜那个死丫头手上也不知道是在哪儿伤了,应该是烫伤,涂了厚厚一层药膏,乍一看有点吓人。舒心瞳不是其他人,她找点事情做也是正常,不然闲着也是闲着,至于这个找点事情做是挑事儿找茬儿还是其他的,那就说不准了。
  他只是觉得烦躁。说不出来的烦躁。
  孟迁瑜跟钟棂在学校门口的便利店里找了个位置坐下,从书包里掏出随身带着的药膏,又厚厚涂了一层。
  钟棂不敢动她,在旁边有点心疼的问:“疼不疼?武可诗就她妈是个泼妇,什么玩意儿就直接上手,她是少林寺出来的吧卧槽……”
  孟迁瑜涂好了药,轻轻摇摇头:“不疼,没什么感觉了。”
  钟棂看她额头上细细一层冷汗,心想不疼才怪,但是到底也没有戳穿她。孟迁瑜是这样的,一直都是这样的。
  所有的事情到了她头上,好像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有什么是不能忍的。
  钟棂叹了口气,还是有点过不去舒心瞳那个坎儿。孟迁瑜抬头,隔着透明的窗户玻璃看路边车来车往:“其实我觉得他要是跟舒心瞳在一起也挺好的。”
  钟棂不解,一句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差点就没忍住。
  孟迁瑜笑笑,接着说:“这样就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钟棂转了转凳子,意外的看见时肆站在旁边的冰箱旁边拿饮料,柜台前面是范毅泽。
  孟迁瑜没回头,自然也就不知道。钟棂想提醒她一下的,但是孟迁瑜又开始自言自语。
  “我是这样想的。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我不想每天这样子,吵死了,又麻烦。活在别人的目光里,被班主任找去谈话。”
  “反正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她话音还没落,时肆哐当一声摔上冰箱门。钟棂愣了愣,转过去看孟迁瑜。
  再转过来的时候,那两个男孩子已经出去了。
  孟迁瑜举着自己的手跟她说:“好痛。”
  钟棂敲她脑袋:“傻子,是右手啦!”
  孟迁瑜又傻傻的把左手放下去,把受伤的右手举起来,认真的跟她说:“我们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好不好。”
  钟棂顿了顿,点头。
  不知道怎么有这样的傻子,明明从玻璃上看到时肆了,还非要说那样子的话。
  只有孟迁瑜自己知道,那是留给自己的自尊。
  ------题外话------
  今天去考试了所以发的晚了一点,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