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二十一章 怂不怂啊

  班长转学走了,孟迁瑜从班主任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惊讶的。
  但是她就只抬了一下头,就又飞快的低下去。
  班主任顺口说道,班长本来户籍在S市,回去也是早晚的事。
  然后眼珠子一转,在全班同学的脸上逡巡了一圈,指点江山:“钟棂,接下来的大半年里就你来担任我们这个高三十二班的班长吧!”
  孟迁瑜憋着笑,钟棂愣在原地,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倒是杜衡和其他的同学鼓掌股的起劲儿。
  钟棂当班长,估计就只有她本人有点郁闷了,因为当班长就不能早自习公然打瞌睡,也不能上课偷偷吃零食了。
  管理别人她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最好别人也别管她她就谢天谢地了。
  班上的同学都挺开心的,钟棂人不错,不小心眼,也不会像之前的班长那样天天就知道往班主任那儿打小报告,恨不得把纪律记录薄拴在裤腰带上。
  杜衡也挺开心的,钟棂当了班长,他就能有很多机会跟她说话了。
  孟迁瑜倒是没什么感觉,坦白来讲,她觉得钟棂这个性格,可能还挺适合当班长的,但是就是感觉当班长之后可能自己能支配的时间比较少,会很忙,会需要每天跟班主任近距离接触。
  当天中午,吃完饭往回走的时候,钟棂拉着孟迁瑜吐槽:“我真的服了,怎么偏要我当班长啊,倒霉死了……”话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和窃喜。
  孟迁瑜问她:“你不想当班长吗?”
  钟棂挠挠头,想了想说:“也不是不想,其实当班长好处还挺多的,可以管请假条,可以提前知道很多活动,可以在老师那边有特权。我当班长也可以吧,如果不是张方平的班长就好了。”
  孟迁瑜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
  两人并排走着,还没进教学楼,就听见杜衡在后面一声吼——
  “班长!”
  钟棂还没切换过来角色,孟迁瑜先反应过来,偷偷戳了她一下,提醒道:“杜衡在后面叫你呢。”
  她转身回头,就看见杜衡站在一堆人中间,咧着大白牙对她笑:“班长好!”
  她看着他就来气,硬戳戳的回了一句:“好你妹。”
  杜衡:“……替我妹谢谢你哦!”
  孟迁瑜也回头,看见时肆站在他旁边,然后很快收回视线,跟着钟棂笑着上了楼。
  范毅泽在后面跟时肆说了一句:“你瞅瞅他,什么鬼德行。”
  时肆也笑,踢了杜衡一脚:“你他妈还能再舔狠一点么。”
  杜衡跟他们笑着扭打在一起,过了楼梯转角才分开。
  在教室门口看见钟棂用校服蒙着头在桌子上睡觉,他暗自叹了口气。
  苦笑。
  谁他妈闲着没事儿愿意当舔狗。
  怪谁呢,怪他有本事喜欢人家,没本事让人家喜欢他呗。
  孟迁瑜想提醒一下钟棂今天中午她值日,要不要稍微……额……做个样子……管一下纪律……
  起码不要这样直接失忆了一样就在桌子上睡过去了啊。
  但是奇了怪了,这个午自习格外安静,除了埋着头学习的就是乖乖睡觉的,连平时比较皮的那几个女孩子安安静静的在看小说。
  她往四周看了看,也没在窗户外面看到班主任的身影。
  转过头看到阳台上有个人。
  是杜衡,关了阳台门站在外面抽烟。
  怪不得今天这么安生,原来是都看到了大佬今天心情不好啊。
  她想起中午看到跟他们一帮人碰面时候的场景,嘴角勾了勾,低着头继续刷题。
  钟棂一觉睡到下午第一节课,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居然睡了两个半小时。
  杜衡也不敢相信,她醒了之后他才回来,站在外面快热死了。
  第一节英语课,钟棂睡太长时间了有点脑壳疼,听课听着听着就开始走神。
  还好后半个小时给了时间写卷子,她偷偷拿出一张花里胡哨的信纸,从笔袋里挑了只还比较好看的笔。
  杜衡余光看见她这一系列小动作,眼神暗了暗,死心塌地帮她看老师。
  其实他知道。
  很早就知道了。
  但是有什么办法。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给他下了什么迷魂药了,搅和的他就爱看她傲娇的样儿,欠的不行,劲劲儿的。
  被她瞪了也开心,被骂了也开心,只要她有点反应甭管是什么,他都开心。
  也不知道怎么就碰到她了,上辈子欠她的。
  他眼看着她花了将近半个小时写完了信,又拿出了配套的信封仔仔细细的装好,然后偷偷塞进抽屉。
  然后她趴在桌子上,装出一副写作业的样子,实则盯着面前的笔袋发呆。
  他扫了一眼就挪不开了。
  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眼神,炽热又腼腆。
  他嫉妒了,更多的是觉得沮丧。
  不知道他一个人像个小丑,演着独角戏自己感动自己有什么意思。
  还在想呢,就下课了。
  钟棂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等英语老师走了之后才关上门在班里说:“原来的班长明天就要走了,他请我们班的同学去KTV唱歌……”
  后面的他一个字儿没听得清,就听见全班欢呼,一群群的跟个傻子一样。
  最后一句话是钟棂冒着喊破了嗓子的代价吼出来的:“时间!地点!都在班群里了!”
  高三能去唱KTV,还有人请客,还是之前一向不近人情的班长请客,这简直是有生之年系列。
  所以当天下午放学之后很多人都去了。
  孟迁瑜跟钟棂在外面玩了一会儿才去,路上她随口问了一句:“怎么突然就要转学走了。”
  钟棂看她一眼:“班长之前跟你说过的呀,你不记得?”
  孟迁瑜:“???”
  钟棂撇撇嘴:“好吧,反正每次你走路的时候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知道出神了多少次了,没听见也是正常。”
  孟迁瑜没说话,扭着头去看广场中央的喷泉。
  钟棂笑笑:“我觉得今天晚上班长这是要搞大事儿的节奏,你注意点。”
  孟迁瑜被她说的莫名紧张起来:“我注意什么?”
  钟棂逗她:“看看今天这么大排场,搞不好就是要跟你表白呢。”
  孟迁瑜掐她一把:“不会的。”
  钟棂奇怪:“为什么不会啊,我觉得挺有可能的。”
  孟迁瑜摇摇头:“不知道,反正就是觉得不会。”
  钟棂切了一声,上了电梯。
  孟迁瑜其实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想,但是下意识里就是觉得不可能。
  班长那种男孩子,平时腼腆优越惯了,她实在想象不出来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告白的样子。
  换个角度来想,幸亏他不会,不然她还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突然想到时肆那天晚上胆大包天发着高烧还不安分的撩她的样子。
  如果是他的话,那就很难拒绝。
  对吧。
  气氛不错,钟棂坐在旁边刷手机,她迷迷糊糊有点困。
  趴在钟棂身后的沙发靠垫上睡着了,直到被人叫醒。
  她扒拉两下乱掉的头发,四处看了看,发现时肆坐在她旁边。
  要不是杜衡和钟棂还在拌嘴,她都几乎以为这是个梦。
  时肆挑着嘴角看她睡醒之后一脸迷迷糊糊的样子。
  她一开口,声音里带了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惊喜:“你怎么在这儿啊?”
  时肆下巴往杜衡的方向指了指:“被他从家里拽出来的。”
  孟迁瑜还想问他好点了没有,还发不发烧,就被同学指着前面打断:“孟迁瑜,班长……”
  她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顺着往前看。
  果然是班长,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站在前面:“孟迁瑜,你能过来一下吗?”
  钟棂回过神来之后收到了好友无措的眼神,直接揽过她的肩膀,往地上指了指:“人太多了,出不去,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
  杜衡凑近时肆:“卧槽你看见了吗,钟棂好飒!”
  后者没什么表情,还是懒懒的坐着。
  只是看向班长的目光比平时锐利了许多。
  班长无奈的笑笑,只好当着所有人的面做了一篇临别致辞。
  好不容易撑到快结束,孟迁瑜又开始犯困,这种嘈杂的环境下睡意来的太汹涌,她觉得平常上晚自习都没这么费劲过。
  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拍拍手上的水渍。过了转角看到班长站在走廊里。
  果然,该来的还是躲不过。
  但是她还是坚定的认为,他不会真的告白。
  起码不会说,我喜欢你之类的话。
  但是既然碰到了,也是最后一面,她还是安安静静的在他面前站定。
  果不其然,还没开始就开始结巴。
  还没进入正题呢就开始扯别的话题。
  “那个……孟迁瑜……我……就……呃……”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时肆从男厕所出来都替他着急。
  好不容易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今天的卫衣好看吗?”
  孟迁瑜当真仔细看了看,黑色的纯色卫衣:“挺好看的。”
  班长总算找回一点自信,开始公式化的交代工作,其实没什么好交代的,反正孟迁瑜说完那句话之后又开始跑神。
  黑色卫衣。
  挺好看的。
  但是她见过穿黑色卫衣最好看的人了。
  比他早很多的时候就见过了。
  ……
  把她思绪唤回来的是班长涨红了脸终于说出来的一句:“你想考哪个大学?”
  孟迁瑜老老实实的摇头:“不知道。”
  “那我们之后还能再见面吗?”
  孟迁瑜抬头看他:“没有机会了,班长。祝你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先回去了。”
  她刚迈出两步,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一回头,撞上一个坚硬的胸膛。
  时肆。
  他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话——
  “怂不怂啊。”
  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题外话------
  天灵灵地灵灵我没有存稿了啊啊啊啊啊以后再出去浪我就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