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二十二章 你明明知道

  孟迁瑜莫名心虚,紧抿着嘴不知道说什么,直到走出去了才壮着胆子自以为很凶的质问他:“你说谁怂呢!”
  时肆回头看她有点炸毛的样子:“你觉得我是在说谁?”
  孟迁瑜眼睛看向别处,声音陡然降低:“不知道。”
  时肆指了指里面:“喜欢他吗?”
  孟迁瑜这才意识到他说的是班长,想了一会儿,摇摇头:“不喜欢。”
  又觉得这样说不太礼貌,补了一句:“但是班长很好。”
  时肆挑眉:“哪儿好了?”
  孟迁瑜没想到还有此一问,回忆了下:“成绩好。”
  时肆忍不住笑了,手搭在栏杆上:“诶,孟迁瑜。”
  她第一次听他叫她的名字,愣了愣神。
  “你喜欢什么样的?”他问。
  云淡风轻的语气。
  孟迁瑜没懂他什么意思,疑惑地看着他的眼睛。
  时肆喉咙有点发干,扯了扯衬衫的领子:“刚不是说不喜欢他那样的吗,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孟迁瑜紧张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平息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眼神又是一片清明:“不知道。”
  就是你这样的。
  但是她也说不上他是什么样的。
  时肆笑笑:“小屁孩儿。”原来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他当真以为人发射弧长,对这种事儿天生迟钝。
  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挫败的。
  想他时肆怎么说也不算差吧,怎么到她这儿就这么没有一点异性吸引力呢。
  难不成真是天天学习学傻了?
  不过也还行吧,不喜欢就不喜欢吧,不知道就不知道吧,起码她现在还没有喜欢上别人。
  来日方长,他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虽然这样想的时候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
  回去的时候钟棂不在,说是到外面打电话去了,杜衡另外找了个稍微安静点的角落,眼巴巴的盯着孟迁瑜。
  孟迁瑜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气氛尴尬。
  最后还是时肆踢了杜衡一脚:“你他妈要问就赶紧问,磨磨唧唧的。”
  孟迁瑜叹了口气,其实她也能猜到,杜衡要问的,无非是跟钟棂有关的。
  坦白来讲,她心里是偏向于杜衡的。她也知道钟棂喜欢她那个所谓的发小,穆昭。
  但是她都看出来了,杜衡是真上了心的。
  杜衡心一横直接问了穆昭的时候,她还是有点震惊的。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想着少透露一点:“穆昭是钟棂的发小,据说两家是邻居,现在已经在上读大学了,在北方。”
  杜衡眼神暗了暗,孟迁瑜有点不忍心说:“她喜欢穆昭很多年了。你……”
  她脑子飞快的转了转:“那个……杜衡啊,钟棂喜欢那种温柔高冷型的,你平时老逗她,她就自觉把你当成是开玩笑的对象……”
  话还没落音,她听到身后有人喊了一句:“周周?”
  孟迁瑜止住了声音,第一个想法是。
  完蛋。
  果然,钟棂真的很生气。她不想让别人知道穆昭的事情,但是还是忍者怒气问杜衡:“你怎么知道穆昭的?你翻我东西了?”
  杜衡也被吓到了,支支吾吾:“就上次,拿你零食,看到有一封信掉出来……”
  钟棂打断他的话:“信你打开看了?”
  杜衡在这种事情上是不屑于撒谎的:“那个,钟棂,你听我说完……”
  钟棂握紧了拳头,真的这一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涉及到穆昭的问题,她就是半步都不能让。
  钟棂拉开门出去了,孟迁瑜也跟跟上去。时肆看了一眼呆在桌子上的杜衡,扶了扶额头。
  没他的事儿,他也没什么身份可以插话。
  孟迁瑜追上钟棂的时候,已经快要出去了。
  她拉住急冲冲走出去的钟棂,被她甩开。
  孟迁瑜喘了口气:“钟棂……”
  钟棂是真生气了,很想吼她,又突然想到上次她站在原地手足无措的样子,终究还是放软了语气——
  “周周,你明明知道的。你知道的……”
  孟迁瑜看到她惨败的脸色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不是做错了:“是,是,我知道,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你别生气……”
  钟棂低下头,眼泪不受控制:“他看了那封信……我给穆昭的……”
  孟迁瑜轻轻抱住她,听见她在肩膀上说——
  “怎么办……好丢人……”
  孟迁瑜心里也不是滋味,看见钟棂哭她也揪着心。少女心事就是这样,即便得不到结果,都比在众人面前被人戳破好得多。
  钟棂直到回家都是一副焉搭搭的样子,孟迁瑜不放心,送她回家的时候说:“钟棂,真的对不起。我以后不瞎站队了,我就只站在你这边。你别难过了,真的。”
  钟棂看见孟迁瑜诚恳的眼神,又忍不住想哭出来。
  愣是生生忍住了。
  其实她不是对杜衡讨厌,她只是不想给他机会,眼睁睁看着他走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路。
  麻痹自己惯了,都快忘记那些辗转难眠的时刻和猜度难捱的心思。
  这种事,说好听了叫痴情。
  但是个中滋味,辛苦酸甜,只有自己知道。
  她不值得啊,何苦把对方都逼成这个样子呢。
  她何尝不知道,杜衡有意无意的试探,藏在玩笑话里的关心,甚至她都恶语相向了他还乐在其中。
  只是看着心酸。
  仿佛看见了最真实的自己。
  也是这样,卑微都小心翼翼。
  但是却像是上了瘾,怎么都戒不掉。
  时常想忘记,但是看见什么都能重新记起。
  她挣扎过,纠结过,犹豫过,动摇过,但是每一次都被拖得更深。
  单恋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啊,她这样想。
  尤其是明明知道再怎么努力都不会有结果。
  就好像所有沉默的付出都成了别人眼中的冒犯。
  所以不要再有这样的人。
  一整个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没睡着,最后偷偷摸出手机,看到杜衡发过来好多条消息。
  “对不起。”
  “钟棂,我真挺喜欢你的。”
  “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吗。”
  “……”
  “好吧。”
  “那件事是我不对,我认错。”
  “别生气了。”
  “老子哪儿比不上他了?”
  “你回我一句话好不好?”
  “睡了吗?”
  “你不会哭了吧?”
  “真哭了?”
  “真错了我。”
  “要不你打电话过来骂我两句,我不还嘴行不。”
  “我电话号码是17673839280”
  “别不说话啊。”
  ……
  “你睡了吗?”
  “算了,睡吧,晚安。”
  ……
  删除他的联系方式之前,钟棂发了最后一条消息给他。
  “杜衡,我都这样了。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手机关机之后,她抱着被子睡过去。
  孟迁瑜回到家之后也没闲下来,点开了时肆的微信对话框。
  “杜衡怎么样,没事吧。”
  时肆那边秒回:“能有什么事儿。”
  孟迁瑜顿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
  那边又发过来一行字——
  “睡了,别瞎几把想。”
  孟迁瑜眉头一跳,捂住了手机。
  回了一句好之后她躺到床上。
  好难啊,怎么比历史地理选择题还难。
  但是也确实是她没想好,当时一冲动,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她默默又把英语范文背了两篇,睡着之前最后一个模模糊糊的念头是——
  一定要好好学习,谈恋爱太废脑子了。
  第二天早上,照例她还是第一个,教室门也是她开的。
  本来在小区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要不要等等时肆,但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还是乖乖背着书包一个人走了。
  进校门的时候看到舒心瞳跟着校长走在她前面进了教学楼,两人目光交汇了一秒又各自挪开。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早上碰到舒心瞳了,她基本上每天都是这个点跟校长一起到学校里,有时候甚至更早。孟迁瑜觉得可能当老师的孩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可能还要辛苦一点吧。
  她从书包里掏出钥匙,上了二楼然后开门。
  昨天晚上回去没有做文综卷子,她这会儿自觉找出之前没收尾的那一套摊在桌子上,然后开始拿笔写。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陆陆续续有同学进来。
  班主任也在上课铃之前及时坐在讲台前。
  钟棂又差点迟到,幸好临时被英语老师叫住帮忙抱卷子,才得以在班主任眼皮子底下逃过一劫。
  刚发完卷子,钟棂就被班主任叫出去。
  走之前只来得及跟孟迁瑜交换一个幽怨的眼神。
  孟迁瑜顺便看了一眼杜衡,后者没什么异常,倒是安安静静坐在位子上拿着卷子对答案。
  英语本来是她的强项,所以她这次刚发下来的卷子也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英语老师出去之后,她迅速把下面的文综卷子拽出来,对了下选择题答案。
  还是老样子,历史和地理选择题是重灾区。
  她叹了口气。要不是当时分科考试物理实在是没赶上趟有时候真觉得自己不像个文科生。
  哪有文科生地理历史错的跟从来没学过似的。
  像话吗。
  该背的书也都背了,上课也都没走过神,不知道怎么到了自己做题的时候就跟个智障一样。
  ------题外话------
  我都已经控制不住要写杜衡的番外了笑死哈哈哈哈哈
  忍住忍住,还是要写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