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二十四章 做作业

  一条路走到最后,又只剩下时肆和孟迁瑜。
  进了小区门,孟迁瑜终于从书包里掏出一套卷子:“这是我最近在做的一套还可以的英语卷子,知识点特别全面,你可以先做着看看。”
  时肆接过来看了两眼:“你呢?给我了你怎么办?”
  孟迁瑜说:“我还有一本一样的。”
  时肆:“???”买卷子还要一式两份?什么鬼骚操作?
  孟迁瑜不在意:“英语卷子就是至少要重复做两遍才会有印象啊,但是这一套比较基础,一遍也不耽误什么的。”
  时肆嘴角终于抽了抽:是他唐突了。
  他扪心自问到了高三好像他完整做完的英语卷子都没有两套。
  孟迁瑜有点忍不住,还是说:“你多花点心思在英语上吧,成绩提起来很快的。”
  时肆看着她:“但是答案我都看不懂。”一副乖乖认错并下定了决心悔改的好学生模样。
  孟迁瑜当真了,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实在是没想到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时肆觉得她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病入膏肓的绝症病人。
  于是继续恬不知耻:“要不我们一起学习吧,反正也不用补课了。”
  孟迁瑜想了想:“那去市图书馆?”
  时肆摇头:“太远了,路上好耽误时间的。”
  孟迁瑜想想也是,坐公交过去都要十几分钟。
  时肆继续诱导:“去我家?我家宽敞,也没别人。”
  孟迁瑜下意识想点头,突然反应过来,孤男寡女不太好吧:“这个……不行……”
  时肆凑近:“为什么?”
  孟迁瑜后退一步拉开距离:“没有……反正……就是不行……”
  时肆看着她,目不转睛。
  孟迁瑜结结巴巴找借口:“我……我姥姥……不会同意的……”
  时肆语音轻快:“你就说去同学家做作业,她又不知道是哪个同学。”
  孟迁瑜都快把头摇晕了:“真的不行……不能去……我还是在家里……”
  时肆稍稍俯身,跟她平齐,看着她:“为什么不行?告诉我,我要听实话,嗯?”
  孟迁瑜不知道那句话能不能讲:“就是感觉,男生邀请女生去家里的话……有点……嗯……”她在想用个什么词比较好,即含蓄又能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思。
  时肆笑了,热气好像轻轻洒在她的耳廓,接了她的后半句:“有点什么?轻浮?”
  孟迁瑜点点头又摇头:“反正……就是不合适……总之……”
  时肆看对面的女孩子整个脸到脖子都是红的,这才放过她:“那去图书馆。说好了,不许反悔。”
  孟迁瑜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刚刚他不是还说图书馆太远了吗……
  时肆拿着卷子在楼下等着,孟迁瑜上了自家的那栋楼,跟姥姥交代了一声之后急急忙忙跑下来。
  时肆好笑的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急什么,我又不会走。”
  孟迁瑜愣了一秒。
  明明知道不该那样子想,但是他刚刚确实是这样说的。
  他说他不会走。
  好像是……情话哦,她偷偷的想着,一颗心像是原地起升飘到了柔软的云朵上。
  时肆掏出公交卡:“走吧。”
  等公交的时间里,时肆站在她旁边,安安静静的翻着那套卷子,其实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英文字符他就头大,但是不是为了塑造自己勤奋好学的形象吗,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干瞅着,跟卷子上的出题人照片大眼瞪小眼。
  应该说时肆的预期的效果是达到了的,甚至超质量完成,孟迁瑜转身的时候,看到的是树叶光影斑驳中的少年,头发好像被盛夏的阳光镀了一层碎碎的钻,每一层都闪着细小的光芒。时肆是单眼皮,但是胜在脸型比较好看,鼻子笔挺,显得整个五官都英气了不少。
  少年感,她第一次切身体会到这个词,是通过这样一个人。公交车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拥挤,找到位子坐是不可能的,能有个安稳点儿的地方站着就不错了,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们连个站的地方都没有。
  孟迁瑜跟时肆挨得很近,公交车师傅今天格外卖力,车子基本没平稳过,加速急刹都在一瞬间,在撞到旁边的时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孟迁瑜决定不说对不起了。
  从上车,这三个字基本就没停过。
  她真的心累,司机师傅,咱能好好用手开车吗。
  但是她这个时候如果抬起头,就会看见高了她一整个头的少年好像还挺受用。
  市图书馆地方毕竟大,找位子也容易很多。但是真正坐下来半个小时之后时肆看着对面孟迁瑜从坐下就没抬起来过的脸陷入了沉思。
  他貌似是,坑了自己一把。
  每隔两天就有一次的语文早自习互相背课文还不够他认清楚孟迁瑜这个学习机器的本质吗?
  显然,并不能,不然这次他也不会这么主动约人家出来学习。
  他也是很迷,约点儿什么不好,约在图书馆写卷子。
  开天辟地头一遭。
  刺激。
  刚放下笔,对面的人就抬起头,提醒他:“不听听力的话一个半小时要写完一张卷子的。”
  时肆:“我说我一个半小时能一篇阅读都整不明白你信不信?”
  孟迁瑜:“……”
  想看无言,都觉得自己无辜的两个人。
  孟迁瑜退了一步:“那作文也不用写,一个半小时,快写吧。”
  时肆拿起笔,心情依旧不是很美丽。
  但是好歹还是认真写了,像撂挑子的时候看看对面这位仿佛老僧入定的神人,感觉自己又充满了学习的力量呢。(毛线,怕丢人还差不多)
  一张英语卷子做完,大概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很多题目不会做,他就瞎写,反正卷子上有空的地方都写满了。
  孟迁瑜正好一张文综卷子做完,抬头就看见时肆往后翻着找答案。
  “写完了?”她问。
  时肆心虚的点点头,写反正是写完了,至于最后对多少,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孟迁瑜不再打搅他,低下头做自己的。
  时肆对完答案也是很懵逼,正确率,对半开,算低还是高?
  出来的急,他也没带英语书,这会儿连错在哪儿都看不出来。
  孟迁瑜收了笔,拿了跟红笔坐到他旁边:“我先从阅读给你讲?然后最后讲主观题?”
  时肆被突然的靠近搞得有点儿懵。
  孟迁瑜大致看了看,觉得时肆这个表现,考试能及格都算是超常发挥的。
  “这个题目,是提取主题思想,然后一般看最前面的一段和最后一段。你选的这个只是一个段落的,不全面。所以再看看题目,为什么不选C呢?”
  时肆挑挑眉:“我不知道C什么意思。”
  孟迁瑜:“???”
  时肆指了个单词:“没见过。”
  孟迁瑜无语,第一单元标题中心词还敢说不认识,您认真的吗?
  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泪就不会掉下来。
  但是时肆就是平时不太正经,这会儿孟迁瑜一题一题讲下来,觉得他还挺认真的。
  “这个是虚拟语气吗?”他皱着眉头指着最后一题的第二段,孟迁瑜点点头,转头看他。
  时肆头偏着,脖子上隐隐约约能看见肌肉走向,喉结突出。
  孟迁瑜自觉把头偏回去,干咳了一声:“是啊,虚拟语气。”
  时肆没注意到孟迁瑜的小动作,眼睛还定在那句话上。
  一张卷子结束,孟迁瑜一边讲着一边在草稿纸上给他写出相应的知识点,递给时肆之后,她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时肆看着英语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勾画痕迹,都是孟迁瑜刚才留下的。每条线都是规规矩矩的直线或者波浪线,大括号或者小括号也都工工整整,连那两大页草稿纸都是分条别类写的很整齐,跟上课的时候记下来的笔记没什么两样。
  他第一次觉得,英语好像也没那么没意思。
  孟迁瑜还在纠结刚刚没看懂的地理选择题,撑着头紧抿嘴唇,一脸严肃的样子。
  时肆凑过去:“我看看?”
  孟迁瑜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自信,更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就把卷子往他那边挪了一点儿。
  也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但是自然地理可能理科思维更明显一点,反正时肆是读完题目就知道孟迁瑜错在哪儿了:“这条折线,反映的不是具体数值,是变化趋势的前后对比。”
  孟迁瑜又看了两眼图表,嘴里念念有词重复着他刚才那句话。
  突然好想有一点点懂是怎么回事。
  时肆也不敢多讲,怕自己说错,只能等她慢慢参透。
  略有点儿紧张的盯了孟迁瑜半分钟,看到她终于放松了表情,时肆这颗心才算落下来。
  “你最差的是哪一科?”时肆问她。
  孟迁瑜丝毫没有犹豫:“历史,还有地理。”
  时肆点点头,想说那以后我们互相帮助,省的你又说我白占你便宜。
  但是想想自己是理科的,不知道人家文科生能不能相信他的水平呢。
  其实那次跟范毅泽不是说着玩的,他这两天在家里看了文科历史和地理的必修和选修教材,就差找两套卷子自己试手了。
  
  ------题外话------
  每天都要哭一边没有稿子了没有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