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三十五章 我怕我选错了

  “你知道我们班主任张方平找过她多少次吗?哪一次不是因为你?张方平嘴厉害,孟迁瑜说不过,每次都是被骂哭了才放回来,这你知道吗?你要是知道,就该离她远点。”
  “舒心瞳那次你看见了,我也就不说,唐缁呢,你知道吗?杜衡着你过来那次,你以为我是真无缘无故跟唐缁杠上了?到处传的你跟她的事儿都到职中了,孟迁瑜被唐缁那一帮人堵在学校旁边那条小巷子的时候你在哪儿?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憋屈的被我上次在酒吧那一顿怼?但是时肆我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你不憋屈,你一点儿都不憋屈,最憋屈的是谁啊?是孟迁瑜。你跟她走的有多近,她就默默背了多少委屈。她不说是吧,所以你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不可能!”
  “你知道唐缁带了多少人吗,我去的时候孟迁瑜被围在中间。那时候还在背上留了疤,孟迁瑜就是傻,才他妈的任你撩任你逗着,你也不知道吗?还是装不知道?真当自己遛狗呢是不是?她帮你补英语,又被张方平发现,成绩直接跌出前十名,你呢?你当时在干嘛?你竞赛加分,可是你想过她没有,她高三一年都快学疯了,生怕跟不上你。你随随便便瞎写的A大她就跟个傻子一样,小心翼翼捧着,生怕摔坏了,就因为填志愿,现在还跟父母僵着,今天刚查到的志愿信息,A大今年分数线提了,她差点调档,专业调剂。”
  “现在你满意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要是但凡还有点良心,你就离她远点行吗我真的求你了。”
  钟棂说到最后,自己的眼泪差点飙出来。
  时肆不说话,也没表态。
  钟棂先离开:“孟迁瑜真的,经不起你这么折腾。您会玩您就好好玩,找别人玩去,她是要好好生活的人。”
  时肆连夜回了A大,几乎是鲜见的有点狼狈。
  他真的没想过。
  孟迁瑜安安静静过了一个暑假。没有人再提起时肆,她自己也不提。
  升学宴也潦草,父母风尘仆仆回来两天,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钟棂开学时间比他们都早,几乎是提前半个月去了大学。
  孟迁瑜去送她,分别的时候,钟棂抱了她一下。
  犹豫的时间太长,最终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连最后一句再见,尾音都像是落在了风里,飘摇不定。
  终于随着这个闷热的夏天,孟迁瑜开启了大学生活。
  换手机的时候,她把电话卡拆下来,当时办这个手机号的时候还是高二。
  用习惯了,登陆上微信,她点开了时肆的个人主页,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这个号好像是躺在她列表里装死的僵尸。
  正式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孟迁瑜在卧室里收拾行李,外婆站在床边看着她。
  孟迁瑜安慰道:“我寒假就回来了,今年还在H市过年,要吃您做的牛肉火锅!”
  外婆抹了抹眼角渗出的泪:“行,我们周周转眼就长大了……”
  孟迁瑜拉好行李箱的拉链,又陪着外婆聊了好一会儿,第二天上车时间早,她没让外婆起来做早饭。
  临走之前看到外婆一身睡衣走到门口送她。
  孟迁瑜突然问:“我怕我选错了。”
  外婆拍了拍她的头:“傻姑娘,自己选的,怎么会错呢。”
  孟迁瑜笑笑,不再说话。
  上次去A大踩了点,路线她还算熟悉,刚出车站就看到有学长学姐举着拍子来接站。
  她跟着大部队上了校车,进了校门就有志愿者帮忙提行李带到相应的宿舍。
  孟迁瑜的志愿者是个女生,高她一届的学姐,名字叫做余双,到了宿舍,她礼貌的跟人说了谢谢。
  余双挑挑眉,应了一声,人家不问,她也乐得清闲,转身就下楼了。
  孟迁瑜到的时候宿舍其他的人都已经来齐了,条件还不错,有阳台,没有独立卫浴,但是空间还挺大,四人间,桌子柜子旧了点,但是胜在干净。
  一个短头发圆脸的女孩子主动揽下了寝室长的职务,让大家自行介绍一下。
  孟迁瑜认真的听着,记住了每个人的脸。
  那个短头发圆脸的是化学系的,华梓熠。
  旁边床位的女孩子冷冷的,信息技术学院的,叫夏小正。
  还有一个个子比较高戴眼镜的是外语系的,原满。
  孟迁瑜最后一个自我介绍,华梓熠听见她是文史预科班的时候皱了皱眉:“那你什么时候分流,还是等学院分配专业?”
  孟迁瑜回答她:“不用等到分流,应该军训期间就可以去参加每个学院的考试了。”
  确实是军训期间就可以参加考试,事实上这场考试甚至在军训正式开始之前。
  孟迁瑜参加了文学院和历史学院的面试和笔试,成绩很快出来,她刚领完军训服,就听见学校广播里公布了她的名字,让去历史学院报道。
  华梓熠趁着在食堂吃饭的空当问她:“孟迁瑜你是不是不想去历院啊?”
  原满跟着说:“别呀,我可听说了,咱们A大历院还挺好的,中国史那是妥妥的猛好吗。孟迁瑜,你这赚到了呀。”
  孟迁瑜摇摇头:“还好,就没想到会进历院。”
  她刚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是有点哭笑不得,好歹也是当过语文课代表的人,最后居然没进文学院,反而被历史学院留下来了,要知道,她高三刚开始那段时间历史可是死穴。
  但是结果已经定下来了,也都是有成绩登录的,她再怎么不相信也没有办法,只能带着证件去历史文化学院报道。
  第二天就要正式开始军训了,前一天晚上整个223宿舍激动地没能成功在十二点之前入睡。
  旁边传过来细微的光亮,孟迁瑜凑过去,轻声说了一句:“我们高中历史学过的,中国第一部天文历法,就叫《夏小正》。”
  整个宿舍只有孟迁瑜一个文科生,听她这么说都默了两秒钟。
  夏小正点点头,毫不隐瞒的承认了:“我知道,我爸就是这么想的,他是搞空间科研的。”
  孟迁瑜点点头。
  好像是开启了话匣子,每个人都说起了自己名字的来历,华梓熠羡慕的看着夏小正:“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是随便瞎凑的吗?”
  原满也开口:“我不是啊,我还有个哥哥,龙凤胎的亲的那种,叫原缺。”
  夏小正差点吓蒙了:“不是,原满你爸妈也太偏心了吧,怎么你就满,你哥就缺了?”
  孟迁瑜本来听着没什么毛病,经夏小正这么一说,也感觉怪怪的,偷偷笑了两声。
  原满甩了甩头发:“那谁知道呢,我们家就宠我,没办法嘿嘿。”
  华梓熠做出呕吐的表情,问孟迁瑜:“你呢,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
  孟迁瑜想了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应该是这句话,所以叫孟迁瑜。”
  华梓熠已经不想说话了,哀嚎一声:“我爸怎么回事?唯一一个闺女呢,起名字能不能走点心?”
  夏小正和原满吵吵闹闹的取笑她,声音渐渐越来越小,不知道是谁先睡着,反正最后都没声儿了。
  孟迁瑜最后一个睡着,摸出手机回钟棂的消息:“我们宿舍人都还挺好的。”
  真的挺好的,她想。
  有人说,高考最迷人的地方是阴差阳错。
  她来到A大,进了历院,然后遇到这些人。
  好像,所有的事情从目前来看也都还不错。
  第二天早上六点集合,五点钟,孟迁瑜的闹钟响了,她马上反应过来,揉揉头发从床上坐起来。
  其他三个人还熟睡着。
  孟迁瑜下床把人叫醒,然后去洗漱,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军训服总归不是那么合身,要么是腰大了,要么是袖子长了,反正最后四个人穿出来都有被对方丑到。
  离集合时间剩下最后十分钟,孟迁瑜往历史文化学院走。点完名跟教官见了一面之后就被放回去吃早饭,上午军训正式开始,因为宿舍四个人在不同的院系,所以只有休息的时间才能短暂的见上一面。
  第一天学校就给他们新生来了个下马威,孟迁瑜晚上九点回宿舍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多少遍了。
  睡觉之前还被敲开门塞了几张广告传单。
  原满老早就洗洗到床上瘫着,孟迁瑜起身开了门,眼看着人把东西塞到她手里就走了,只能认命的关上门。
  华梓熠问她:“什么?”
  孟迁瑜摆了摆手上几张花花绿绿的纸:“广告。”
  刚准备扔,看到最上面的艺术字写着:“各种乐器,包学包会,零基础也能轻松掌握……”
  孟迁瑜居然蹲在垃圾篓旁边看了起来。
  夏小正打开水进来往他这边瞟了一眼:“想学乐器?”
  孟迁瑜没点头也没摇头:“随便看看。”
  夏小正倒了杯水:“大一课程不多,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人家教的怎么样,我可以去帮你把把关。”
  孟迁瑜问她:“你学过?”
  夏小正点点头:“基本上都会一点,学的杂,不精进。”
  华梓熠闻言缓缓抬起头,吐出几个字:“夏·十项全能·小·样样精通·正是吗。”
  夏小正拿桌子上的零食堵她的嘴,两个人又开始你来我往打打闹闹。
  孟迁瑜站起来,好好研究了一下。
  她突然就想起时肆那个弹吉他的视频。
  
  ------题外话------
  223宿舍的几个女孩子的名字我都好喜欢嘿嘿嘿
  以后请叫我——
  方·取名小天才·琯
  然后,下一章!明天!正式开始感情线!
  说到做到!
  我这不是得过渡嘛对不对
  爱你们哦
  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