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三十六章 比你晚一点

  趁着中秋节放假,夏小正陪孟迁瑜去看那家琴行。
  原满和华梓熠没什么事儿,也就跟着瞎溜达。
  “孟迁瑜我跟你说哦,学乐器一定要看老师教的怎么样,其他都不重要,像你这种没什么基础的,就是需要一个比较温柔细致的那种……”
  琴行在校外,学校北门旁边,坐电梯上了六楼,就看见“风言琴行”的广告牌,孟迁瑜走进去,柜台后面坐着的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女人,是风言这个门店的负责人,说可以叫她朱老师,孟迁瑜简单说明了来意,又顺便了解了一下,最终夏小正点了点头:“我觉得还行。”
  孟迁瑜交了钱,跟朱老师备注了联系方式和上课时间,谈到授课老师的时候朱老师问了她的需求,因为是一对一教学,所以会事先征求学院要求。
  孟迁瑜自己倒是没什么要求,就华梓熠和原满两个人来劲:“朱老师!能不能安排个小哥哥,要帅的那种!”
  朱老师人也和蔼好说话:“行行行,你们现在的小姑娘啊……”
  不过说实话,她这边还真有一个。
  所有的事情都商量好了并且交费之后,孟迁瑜一行四个人终于打道回府。路上还在叽叽喳喳:“会真的有很帅的小哥哥吗?那个朱老师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夏小正说:“反正孟迁瑜下周就去上课了,到时候一见面就知道人长得怎么样了。”
  华梓熠捅了孟迁瑜一下:“到时候记得拍照片哦,最好录视频!”
  孟迁瑜哭笑不得,只能敷衍的点了点头。
  新生任务轻,基本混着混着一个星期就过去了。孟迁瑜准备去上吉他课的那天,华梓熠难得从被窝里探出脑袋嘱咐她:“拍照!”
  孟迁瑜扶着床栏杆穿鞋:“知道啦知道啦!”
  背着帆布包出去,朱老师正好发来信息:“别忘了今天的吉他课哦,吉他老师说已经添加了你的微信,通过一下就可以啦!”
  孟迁瑜点开通讯人名单,确定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加过她的微信,刚准备回朱老师一句,后来想着到了再当面跟她讲。
  走到一楼的时候,电梯马上要关上,里面的人按了按钮,电梯门重新打开。
  孟迁瑜一句谢谢刚要说出口,看清了电梯里站着的人。
  时肆。
  真的是他。
  “不进来吗?”时肆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
  孟迁瑜忙不迭的点头:“进……进来的……”
  踏进电梯看到红色的“6”键,孟迁瑜想,原来他们要去同一层楼。
  脑子里突然回忆起朱老师发的那条消息:“新的吉他老师已经添加了你的微信。”
  孟迁瑜觉得自己话都说不利索了,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那也太奇幻了?
  “那个……吉他课……”孟迁瑜支支吾吾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也不知道时肆懂不懂她的意思。
  时肆突然笑了:“要个长得帅的小哥哥?”
  孟迁瑜突然有点心虚,往后退了两步:“不是……那是瞎说的……”
  电梯滴的一声停在了六楼,时肆往前一步逼近:“孟迁瑜,你长本事了。”
  孟迁瑜看到他的影子越过了自己。
  相比于孟迁瑜别别扭扭的样子,时肆就显得自在多了。
  跟着去前台签到,时肆递给她一把吉他,领着她到一件封闭的小房间里。
  “开灯。”时肆的声音在黑暗里也变得隐晦不清。
  孟迁瑜背靠着墙壁,没听清他说的:“什么?”
  时肆啧了一声,直接一把将她拉到一边,按开了墙壁上的白炽灯开关。
  孟迁瑜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有点不好意思的拉过凳子坐下。
  时肆上课的时候还是认真的,也没讲什么瞎话,孟迁瑜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第一节课就主要是姿势问题和一些简单的乐理知识。孟迁瑜也尽量做到心无旁骛,只看手不看脸。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下课的时候,时肆问她:“还有什么问题吗?”
  孟迁瑜放下吉他:“你在那个大学?”
  问完两个人都愣了。
  时肆挑了挑眉:“E大。”
  孟迁瑜点点头,走之前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时肆上午两节课,所以不能走。朱老师注意到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什么情况?”
  时肆把房间的灯关了,不置可否。
  一个星期以前,当朱老师把告诉他要多带一个学生的时候,他其实心里是拒绝的。
  E大物理学院第一年给新生排的课不算少。他还有在迹象驻场的兼职,如果再带两个吉他新手,时间就会非常紧张。
  但是当那串电话号码被甩过来的时候,他马上就改变了主意。
  那是孟迁瑜的手机号,他不可能记错。
  自从钟棂上次警告过他之后,说实话无数次想找她的冲动都生生忍住了。
  但是电梯里她走进来。
  时肆听到自己心底有个声音在说:“孟迁瑜,这次是你先招惹我的。”
  他不想像以前一样。
  孟迁瑜走到楼下,才突然发现今天忘记一件大事。
  没拍照,也没录视频。
  难搞。
  华梓熠能不能让她进宿舍门都是两说。
  怎么办?孟迁瑜想了一路,最终决定跟她们说吉他老师长得一般,没什么好拍的好了。
  好在可能是她天生长了一副不像是会说谎的样子,多解释了两句就蒙混过关了。
  晚上刚从食堂回来,时肆沉寂已久的微信终于发来了消息:“今天留的作业,爬格子四个版本,下次上课之前拍视频发给我。”
  孟迁瑜:“……”
  她有点转换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夏小正:“你们吉他老师这还挺负责。”
  孟迁瑜:“……”
  是,挺负责。
  孟迁瑜乖乖回了一个:“好的。”
  时肆坐在迹象吧台旁边,看着手机低低笑出声来。
  什么叫失而复得,就是现在了吧。
  山水永相逢。
  周三下午孟迁瑜把练习的视频发给了时肆。
  半个小时之后,时肆的视频电话打过来。
  孟迁瑜犹豫了半天还是接了,还没来得及找出耳机,时肆的声音就传过来:“你那个爬格子有两个问题,跟你说一下……”
  华梓熠回头:“谁啊?”
  夏小正在床上替她回了:“孟迁瑜吉他老师。”
  华梓熠戴了眼镜:“卧槽,孟迁瑜你有病吧,你不是说你们吉他老师长得一般吗?这叫一般?”
  忙着上上下下找耳机的孟迁瑜:当场石化。
  她现在只能祈求时肆没听到华梓熠那句话。
  但是明显是不可能的,华梓熠那个音量,隔了老远的宿管阿姨估计都能听见。
  时肆当然听见了,等孟迁瑜终于手忙脚乱把耳机戴上,听到第一句话就是带着点笑的:“我长得很一般?”
  孟迁瑜都快给他跪下了:“不不不……不一般……”
  时肆笑着问:“怎么不一般?”
  孟迁瑜接着夸:“特别帅!”
  时肆笑,就在孟迁瑜以为这个话题终于能和平结束她也终于能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的时候,听到时肆又说了一句话。
  他说:“那你喜欢吗?”
  她没办法怀疑自己幻听,因为时肆说这句话的时候认真看着她,声音一点也不含糊,甚至是难得的清亮。
  孟迁瑜傻了。
  时肆不是逗她玩,他是真的,迫切的,无可取代的想要一个答案。
  沉默了一会儿,两个人都不说话。但是时肆没有结束这个话题,甚至在看到孟迁瑜耳骨的红晕和低下去的头之后,他还是耐心的等着。
  孟迁瑜也知道这一关一时半会怕是过不去,但是她突然来了勇气。
  都已经有了新的交集,都已经在同一个城市,都已经能再见到,她想这次是不是说明老天站在了她这边。
  所以可不可以,勇敢一点。
  之前的事情,她不是没有问题。
  不能一边深藏着情意,伪装做的层层叠叠,一边埋怨对方不解情趣。
  “嗯。”她说。
  时肆按捺着内心的狂喜:“嗯是什么意思,好好说,喜欢还是不喜欢?”
  孟迁瑜娇嗔的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他一瞬不停的盯着她。
  终于,孟迁瑜颤抖着睫毛开口:“喜欢。”
  面对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子,那点小心思怎么藏得住?
  时肆笑了。
  怎么隔了这么长时间孟迁瑜更可爱了?
  孟迁瑜说完舒了一口气,本来没想要他的回应,其实也不敢要。
  没想到时肆对她说:“我也是。”
  孟迁瑜:“???”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嘛?还是说又是逗她玩的?
  时肆补充:“喜欢你,比你晚一点。”
  孟迁瑜睁大了眼睛。
  好像被一团温柔的云砸到。
  时肆清了清嗓子:“之前高三的事情,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道歉……”
  孟迁瑜一激动,忽视了手机警告:“电量不足,您的手机将于三十秒之后关机。”
  时肆被挂了电话正莫名其妙,是太正式了把人家吓到了?还是哪句话没说对?
  等再打回去已经是五分钟之后,孟迁瑜结结巴巴解释了一下。
  时肆无奈的笑笑:“那下次上课的时候再说吧?”
  孟迁瑜点头,挂了电话。
  孟迁瑜室友:说好的吉他老师呢?怎么听出了一种恋爱的酸臭味?
  时肆室友:惊!某高校物理学院男生宿舍竟变成大型屠狗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