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三十八章 晚八点档非诚勿扰

  经过了一个下午的激烈讨论外加晚饭时间两个多小时的捯饬,223全体终于迎来了举世瞩目的晚八点档黄金时间非诚勿扰。
  接起孟迁瑜的视频,时肆差点被她们宿舍清奇的画风吓到。
  透过镜头,能看见223宿舍格外整洁,基本贯彻了桌子上不能有东西,床上不能有人,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的内务检查原则。
  时肆:“???你们宿舍遭贼了?”
  孟迁瑜回头看看,干咳了两声:“那什么,你室友呢?”
  时肆极不情愿的移开手机。
  一一介绍镜头里远近高低各不同的三个精神小伙。
  “这个,易殊,物理学院的。”然后顺势碰了碰易殊的凳子:“打个招呼?”
  易殊:“……”屏幕里三个女的,认真的吗?
  时肆往后走:“这个叫……”拍了拍人家的脸,“你叫啥来着?”
  男生有点委屈:“陈绍游。”
  时肆一点儿不心虚:“对,陈绍游,来给这边说两句?”
  陈绍游不自觉往后退了退:“那个什么……大家都是室友,多多关照……”
  其他人:都是室友?怎么听出了一种不正经的感觉?
  最后一个男生正好不在,也就没办法介绍,正好学校网断了,孟迁瑜便走到外面给时肆打电话。
  “满意了?”时肆问她。
  “那又不是我要看的,我室友想看嘛。”孟迁瑜小声嘟囔。
  “是吗?”时肆低笑了两声,“那刚才我看你不是也挺激动的吗?”
  孟迁瑜马上站好队:“不是不是!我刚才没看啊,我把手机给华梓熠了,我可全程没看见。”
  时肆算是放过她:“下午上课了?专业课?”
  孟迁瑜点头:“嗯,中国历史文选。我们专业课。你呢?”
  时肆伸了个懒腰:“高数。”
  孟迁瑜哦了一声。
  “后天找你出来玩,想去哪儿?”时肆问她。
  孟迁瑜走到楼下了,后面是篮球场,看着看着就没回过神来。
  “什么?你刚说什么?”孟迁瑜问了一遍。
  时肆听见那边嘈杂的声音:“干什么呢?有点吵。”
  孟迁瑜实话实说:“我们宿舍旁边是个灯光篮球场,晚上打球的人有点多。”
  时肆一听就觉着不对味儿:“刚看打球去了?”
  孟迁瑜摇头:“没有,就是走下来了,然后就……远远的看了一眼……”
  时肆不说话。
  孟迁瑜吞了吞口水:“那什么……真的什么都没看见,隔很远……”
  时肆漫不经心的反问:“想看什么?”
  孟迁瑜:“???不看什么……”
  时肆:“我周六下午有球赛,要不要过来看?”
  孟迁瑜刚想答应,突然想刚一下:“去干什么,你不是不乐意我看吗?”
  时肆:“我什么时候不乐意你看了?”
  孟迁瑜非常有理:“就刚才,我就看了一眼,你问半天来着……”
  时肆笑,呼吸好像都能通过电流传过来:“那能一样吗?”
  孟迁瑜问他:“有什么不一样的,都是打球嘛不是……”
  时肆换了气声:“明天下午去接你,你来了就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了。”
  孟迁瑜没有感情的哦了一声。
  晃晃悠悠走回去两个人煲电话粥也差不多了,孟迁瑜推开宿舍门准备挂电话:“那明天下午球赛我给你送水。”
  刚转身,看间华梓熠和原满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她,眼神里有渴望的光芒。
  孟迁瑜有点被吓到,向夏小正投去求助的眼神:“这是怎么了?”
  夏小正从书本里抬起头:“友情提示,在两个饥渴难耐的单身狗面前说话要注意敏感词。”
  孟迁瑜:“什么敏感词?”
  夏小正:“比如:物理学院,男生宿舍,球赛,等一系列大量男性生物聚集出现的场合,都会构成敏感词。”
  孟迁瑜:“……懂了,我的错……”
  华梓熠:“孟迁瑜,要去球赛吗?什么时候?在哪儿?男生多吗?我能去吗?”
  原满:“是不是你男朋友叫你去?E大吗?篮球还是足球?乒乓球羽毛球橄榄球?有男生吗?男生帅吗?你能带家属吗?”
  孟迁瑜:“……”
  夏小正:“你两敢不敢做个人?”
  但是好在经过了之前的非诚勿扰事件之后,时肆的心理素质有了显著提高,即便是看到学校门口孟迁瑜旁边还站了三个女生,他还是面上波澜不惊的走过去了。
  华梓熠:“你就是孟迁瑜的男朋友吧,呵呵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哦孟迁瑜说她一个人害怕,非要我们陪着……”
  孟迁瑜:“……华哥今天又是没做人的一天。”
  时肆稍微点了点头当做打招呼:“呃,223女团?孟迁瑜跟我提过。”
  全场尬笑,原满:“孟迁瑜他怎么会知道我们宿舍群聊名称?好羞耻!”
  夏小正:“这会儿知道羞耻了,当时我看你还挺自信甚至带着点猖狂。”
  时肆手动忽略四个女孩子的小表情,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我等会儿还要到队里先集合,所以现在把你们带到场馆里去?”
  一行五人,画风实在诡异。
  基本上一路都是在行人的注目礼中进了场馆。
  把她们安置好之后,时肆拉着孟迁瑜:“你先跟我过来。”
  孟迁瑜把包递给夏小正:“干什么,你不是要集合吗?”
  时肆笑:“让你出来你就出来。”
  孟迁瑜不情不愿的喔了一声,跟着他出去了。
  从场馆侧门出去,有一个小的更衣室。
  时肆拉着孟迁瑜进去,顺便把门反锁。
  目睹了时肆全部动作的孟迁瑜:“你干什么?我……我跟你说我们才在一起几天,你不能这样子……我我我……我……我相信你才跟你进来……”
  时肆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孟迁瑜舌头都捋不直的样子。
  “想什么呢你,以为我拉你进来干嘛?”时肆挑着眉毛问她。
  孟迁瑜脸红的像是刚从锅里捞出来的虾。
  “想得还挺美。”时肆摸了摸她的下巴。
  孟迁瑜看着他突然凑过来的脸,觉得有点呼吸不畅。
  时肆稍微离远了点:“跟你说,我们校队打球,大部分都是体育学院的,会有人热了就直接脱上衣,所以跟你说,让你别瞎看。”
  孟迁瑜抬头:“不能看?”
  时肆差点气笑了:“你说呢,问你男朋友能不能看别人的腹肌?”
  孟迁瑜懂了,点点头,肯定是不能看。
  “那你脱衣服吗?”
  时肆愣了两秒:“什么?”
  孟迁瑜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到时候你会不会脱衣服?”
  时肆低头:“我可以吗?”
  孟迁瑜轻轻捂住他的嘴:“可以不脱吗。”
  时肆就爱看她这副软软的没什么威胁性的样子,故意逗她:“不行啊,我们退场的时候都这样的,这是我们队的特色。”
  孟迁瑜:什么鬼的特色,打球来了还是跳脱衣舞来了?现在篮球队都这么……嗯……明着了吗……
  时肆问她:“为什么不想我脱?”
  孟迁瑜不说话,手揪着他的上衣下摆。
  时肆俯身:“不好意思说?”
  孟迁瑜还是不应他。
  “那我猜一下?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脱衣服?是不是?”声线一路走低。
  孟迁瑜不敢抬头,闷声应了一句“嗯”。
  时肆用手碰碰她细滑的脸颊,忍不住笑了:“我女朋友真好看!”
  孟迁瑜捂住他的嘴,害羞到不行:“你别说呀!”
  时肆一把抓下她的手摁在胸口以下:“逗你的,我不脱。”
  孟迁瑜感觉到手下的皮肤硬邦邦的,跟脉搏有着同样的频率。
  烫手。
  孟迁瑜猛地缩回来。
  时肆抓着她的手没松开:“怎么了?福利都不要?”
  孟迁瑜推他:“你去集合吧快点,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得出去……”
  时肆不松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得了便宜就想不认账是不是?”
  孟迁瑜急得不行,手心都出汗了:“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快点去集合,我要去找我室友了!”
  时肆松了手,顺便把外套放到她手上:“小白眼狼。”
  孟迁瑜得了空转身就跑出去,感觉到时肆的目光一直粘在身上。
  E大男生确实比较多,加上是篮球赛,基本都是个子比较高身材很好的,华梓熠和原满两个人全程目不暇接,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似的。
  夏小正靠在椅背上刷手机,时不时听见动静不一样了先开眼皮懒懒的往下看一眼。
  孟迁瑜抱着时肆的外套,眼睛在下面搜罗着。
  等到他们队一出场,孟迁瑜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时肆。
  双方队员准备时间,时肆跟教练在讲话,结束的时候极快的往观众席看了一眼。
  一秒钟,就锁定了孟迁瑜。
  目睹了全程的夏小正:下午四点黄金时间青春偶像剧开演了。
  比赛开始之后,每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双方队员和篮筐,最后时肆他们队赢了,223四个女孩全体起立欢呼。
  可能是声音稍微有点大,动作稍微有点明显,总之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孟迁瑜清楚的看见时肆被吓到之后无奈的笑。
  悻悻坐下,夏小正小声说了一句:“我感觉,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孟迁瑜还没说话,看见球队退场,果然有好几个男孩子直接把球衣脱了拿在甩在肩膀上,于是瞬间低下头。
  华梓熠和原满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妈这是什么神仙,这个背,这个腰,这个肌肉线条……”
  夏小正:需要掐人中服务吗宝贝?
  原满:给我卫生纸谢谢,鼻血有点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