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三十九章 真·骚断腿

  国庆节放假,七天时间,孟迁瑜没买到回老家的票,于是就没能回去,准备在学校里过。钟棂跟孟迁瑜打电话说要回来找她。
  孟迁瑜支支吾吾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瞒着良心不安,跟钟棂坦白前段时间跟时肆在一起的事。
  钟棂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长叹一口气:“我就知道,跟时肆说那些根本没有用,到头来还是架不住你自己往上扑。”
  孟迁瑜听得迷迷糊糊的,又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你跟他说什么了?你们还单独聊过天?”
  说起这个钟棂气不打一处来:“聊天?我还跟他聊天?我他妈的都想上手抽他一顿!你自己往忘记他之前干的那些破事儿了?我可早就想抽他。”
  孟迁瑜还没说一句话,钟棂马上把枪口对准她:“还有你!我真服了你们一个二个的!人家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你是怎么个情况,吃一堑吃上瘾了还得续个杯是怎么回事儿?现在倒好,直接冲上会员了还。我看你就是找虐,是不是傻?”
  孟迁瑜一个劲儿的点头:“是是是……”
  孟迁瑜认错态度太好,钟棂反而不忍心再说她了:“既然谈了就他妈的好好处对象,别一天天瞎几把拌,反正你自己选的,还瞒着我这么长时间,以后要是闹分手,受了什么委屈你都自己憋着吧,可别跑到我这儿求爷爷告奶奶的。”
  孟迁瑜见好就收,悄悄转移了话题:“你什么时候回来?一个人回来吗?”
  钟棂看了看买票的信息:“应该是放假第二天吧,我就不回H市了,直接去A大找你吧,然后玩个两三天就得回来,这边乱七八糟还好多事儿呢。”
  孟迁瑜一边听电话一边在日历上标记号:“可以,那晚上可以住在我们宿舍,其他人都要回老家。”
  钟棂应声,觉得这个主意可行。
  于是国庆前三天,孟迁瑜在时肆的好友列表里失联了。
  时肆打开手机,点开孟迁瑜的消息页面,最后一条是两天之前的。
  孟迁瑜说:“四号之前我都不能去找你了,钟棂过来了,我要跟她出去玩。”
  他也不能说什么,索性在宿舍写了两天作业,又睡了一天的觉,第四天,终于熬不住了。
  好不容易放个假,不能见女朋友那还能算是放假吗?
  于是孟迁瑜收到了一条来自男朋友的消息:“钟棂什么时候走?第四天了。”
  孟迁瑜偷偷看了一眼对面胡吃海塞的钟棂:“今天下午。”
  时肆盯了一会儿手机,起身拿衣服去洗澡。
  下午时肆跟孟迁瑜一起把钟棂送到车站,钟棂拉着孟迁瑜走到一边:“你宿舍其他三个人什么时候回来?”
  孟迁瑜打开手机看群里的聊天记录:“都得过个两三天吧,怎么了?”
  钟棂眼睛很快往时肆的方向瞟了一眼:“那你晚上别跟时肆一块出去了。”
  孟迁瑜点头:“我知道啊。”
  钟棂看她这一脸天真的样子就想锤她:“你知道什么你就知道!反正!听我的,晚上六点之后,马上回宿舍!知不知道?”
  孟迁瑜细细想了一会儿才知道她什么意思:“你别瞎想哦,我们才刚在一起……”
  钟棂压低了点声音:“你还知道你们才刚在一起?总之,尤其是晚上,离时肆远一点,听到没有?”
  孟迁瑜点点头,听了钟棂这番话,越发不敢看时肆了。
  回去的路上时肆就很懵,这小丫头片子是怎么回事?全程低着头?
  “孟迁瑜?”时肆问她,“地上有什么?”
  孟迁瑜聚焦,仔细看了看,有点不懂:“地上……有……什么都没有啊?”
  时肆扳过她的脸:“什么都没有你还低着头?看什么呢?”
  孟迁瑜闻到他袖口薄荷的凉意:“你洗澡了?”
  时肆点头:“嗯。”
  孟迁瑜脸突然就红了,恨不得惊弓之鸟一样当场叫出来:“你洗澡干嘛?”
  时肆:“???”洗澡还得去公安局备案吗?
  “钟棂走之前又跟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孟迁瑜越不肯说,时肆就越是追着她问,最后给人小姑娘整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回身卯足了力气推他一把。
  时肆老早就看出来,这会儿侧了侧身子就躲过去了,但是孟迁瑜没能顺利收回来,眼看着女朋友马上就要扑倒在地上,时肆连忙伸手去捞。
  时机不太对,也不知道怎么推推攘攘反正到最后两人一个也没得好。
  时肆的腿垫在下面,磕上了绿化带的路基石,孟迁瑜连忙爬起来,掀开小腿处的裤管一看:破皮了,血珠子慢慢渗出来。
  时肆躺在地上没起来,嘴角歪向一边:“看看你男人的腿性不性感?”
  孟迁瑜:“???”摔到的明明是腿,怎么坏的是脑子?
  “看什么,拉我起来啊?”时肆冲眼前的女生挥了挥手。
  孟迁瑜把他拽起来,也不知道是时肆太相信她还是怎么样,总之第一把差点没把她拽下去。
  “你要是再在我身上砸一回那咱们两明年清明节再见吧。”时肆吐槽道。
  孟迁瑜第二次终于把他拉起来,小声嘀咕:“谁让你这么重的。”
  时肆听到了,也没急着反驳,捏了捏她的耳垂,感觉指尖那块迅速升温:“什么,再说一遍,嗯?”
  孟迁瑜挥开他的手:“没……我什么都没说……”
  其实是小伤,就是走路跟平时有点区别,时肆把全部重量都压在孟迁瑜身上:“重吗?”
  孟迁瑜:“……”大哥你是真的狗。
  “这就回去了?晚上一个人在宿舍?”时肆问,其实没什么心思,但是一配上不怀好意的眼神,味道马上就变了。
  孟迁瑜没理他,在药店里买了两盒药:“自己拿着。”
  时肆接过来:“我自己涂啊。”
  孟迁瑜看他一眼:“伤的是腿,自己不能涂吗?”
  时肆:“……”媳妇儿学刁了,不好骗了。
  “真要回去了?”时肆往她那边靠。
  孟迁瑜被蹭的没办法,只好退了一步:“先送你回去。”
  时肆撇了撇嘴:“哦。”
  孟迁瑜说的送他回去就是真的,非常单纯的,不参杂一点其他意思的,把人送回去。
  刚到宿舍楼下,时肆还没来得及说话,孟迁瑜飞快的说了一句:“我走了。”
  然后留给他一个小腿倒腾的飞快往外跑的背影。
  时肆:“……”怎么个意思这是?当我胡汉三的老婆委屈你了是吗?
  于是我们时肆同学一个人跛着腿上了六楼。
  推开门,三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易殊,陈绍游,江铭都在。
  架势属实有点大,时肆关上门,走到书桌旁边坐下。
  陈绍游还是人间送温暖的存在:“时哥,你腿怎么了?”
  江铭笑:“陈子,你知道时肆今天干嘛去了?”
  陈绍游推了推眼镜:“我知道啊,找女朋友去了啊。”
  江铭循循善诱:“现在知道他腿怎么了?”
  陈绍游又看了时肆一眼:“被他女朋友打断的?”
  江铭摇头:“NONONO,你知道什么叫骚断腿吗,不知道你就再看看对面这位。”
  易殊:“到位了。”
  陈绍游,恍然大悟:“哦~”
  时肆:“闭嘴行不行?”
  晚上六点,孟迁瑜从食堂吃完饭回宿舍。
  其他三个人都不在,孟迁瑜补了会课上的笔记,又看了看书,准备去洗澡了。
  时肆打电话过来。
  “干什么呢?”
  孟迁瑜放下水卡:“没干什么,要去洗了。”
  时肆翘了二郎腿,肩膀后撤,应了一声:“嗯。”
  孟迁瑜问他:“你涂药了吗?”
  时肆往下看了看:“嗯。”
  “吃饭了吗?”
  “嗯。”
  “打游戏?”
  “嗯。”
  “……”
  “……”孟迁瑜不知道说什么了,时肆也不好好回答。
  隔着手机,她好像听见他那边有风的声音。
  是夏天的风,带着A市一点点的湿意,携着樟树淡淡的味道。
  好像这样也还不错。莫名的不想挂电话。
  突然听到时肆那边隔了点距离传来一声弱弱的试探:“时哥,你怎么不动了?”
  时肆一口水差点呛出来,眼睛从镜头上移开,看着陈绍游:“你说什么?”
  江铭和易殊都极力憋着笑。
  陈绍游摸摸头:“我说你怎么不聊了,接着说啊。”
  时肆收回眼神:“老子他妈的跟我女朋友视频,你当是追剧呢,还他妈的催进度?”
  孟迁瑜好长时间没听到时肆骂人,这会儿在那边听着居然觉得格外的……亲切?
  陈绍游:“……”啥?
  江铭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陈子,动这个词,不能乱用,你时哥今天腿不方便,不然你也该动了。”
  孟迁瑜没听懂,问时肆:“为什么不能乱用?”
  时肆重新端起杯子:“听不懂?”
  孟迁瑜索性坐回去:“不是太懂?”
  时肆转了个身子对着江铭:“以后在宿舍好好说话。”
  有转回来对着手机,嘴角都挑上去了又犹豫了两秒钟还是收回来:“不懂就算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孟迁瑜乖乖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