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四十章 duck不必

  孟迁瑜前面三天陪着钟棂玩嗨了,后面的时间只能乖乖补作业。
  时肆来她宿舍楼下给她送吃的,孟迁瑜手机静音没看到他发的消息。
  时肆站了一会儿,给她打电话。
  孟迁瑜这才看到微信上三条消息,十几分钟以前的。
  “在宿舍?下来。”
  “给你送吃的。”
  “?”
  孟迁瑜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抓起一件外套:“对不起对不起!我手机静音了!”
  时肆嗯了一声,转了个身:“下来吧。”
  孟迁瑜跌跌撞撞的下楼梯,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脑袋探出去看了看,时肆站在宿舍楼下,一身球衣,手里拎着一个大袋子。
  孟迁瑜站到他面前才叉着腰大口喘气,时肆微微低着头看她,眼睛里带着一点点笑意。
  孟迁瑜指了指他手里的购物袋:“给我买的吗?什么?”
  时肆把袋子递给她:“从那边超市回来,就顺路买了点零食。”
  孟迁瑜接过来,从敞开的口里面看了一眼,都是零食,还有两瓶牛奶。
  “谢谢。”她小声的说。
  时肆问她:“在宿舍干什么呢,发消息你也不回。”
  孟迁瑜抿抿嘴:“写作业,然后补笔记,看书。”
  时肆:“……”
  孟迁瑜小声抱怨:“我们院作业真的好多,看的书也多,老师专业课上留的那些推荐书目我都来不及看,还要写读书报告……”
  时肆看着她。
  孟迁瑜这才注意到他身上一层薄薄的汗:“去打球了吗?”
  时肆点点头,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嗯,宿舍几个去篮球场了。”
  孟迁瑜奇怪:“你干嘛往后退?”
  时肆摸了摸鼻子:“刚打球出了很多汗……”
  孟迁瑜伸出手抱住他,还没想好说什么,自己先脸红了。
  其实她是想说,没有啊,谁运动了之后都会流汗的嘛,这是男朋友的味道。
  时肆好笑:“脸红什么?”
  孟迁瑜手里的零食袋子滋滋啦啦的响,孟迁瑜仰起头问他:“你们学校篮球场旁边哪有超市?你是专门出去给我买的吧。”
  时肆表情僵硬了一秒,死不承认:“新开的。”
  孟迁瑜也不拆穿他,眼睛笑成月牙:“噢。”
  “那你好好写作业吧,上去吧。”时肆摸摸她的头。
  孟迁瑜看着他。
  “那我走了。”时肆说。
  孟迁瑜突然很想留一下他,但是话在舌尖滚了滚还是又自己咽下。
  时肆走了,孟迁瑜拎着零食站在楼梯道看他的背影。
  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子看他了,每一次都觉得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怎么会这么碰巧啊,好像每一点都长在了她的喜好上。
  或者说,孟迁瑜最初关于男人的审美和标准,是建立在时肆这个人的基础之上的。
  时肆在宿舍楼下便利店买了一瓶冰水,一边往回走一边咕嘟咕嘟往下灌。
  江铭出门倒垃圾,看见他仰着头灌冰水:“哟,时哥这是怎么了,上火了?”
  时肆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真是上火了,他想,刚他妈灌了半瓶水才压下去的火又让江铭一句话勾上来了。
  孟迁瑜就是个小傻子,他都在宿舍楼下面等着了,又不会走,不知道她急急忙忙跑个什么劲。
  睡衣加外套,弯着腰大口呼吸的时候他低着头瞟了一眼。
  完蛋。
  时肆自知不能这样,所以干脆速战速决,没说两句话就麻溜的走了。
  以前怎么没觉得,欲望什么的能来的怎么快,铺天盖地,像是江堤上的潮水。
  孟迁瑜还小啊,真他妈是个禽兽。时肆暗自骂了自己一句。
  孟迁瑜真的在宿舍写了三天的作业,华梓熠拉着行李箱回来的时候看见穿着睡衣的孟迁瑜都他妈的快吓死了。
  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灯也没开,窗户大门都关着,一打开门,看见孟迁瑜就着书桌左边台灯的光回头:“你回来了?”
  华梓熠差点没抓住行李箱拉杆,反应过来这人是谁之后捂着胸口皱眉:“我的天!你吓死我了,孟迁瑜你干什么呢?”
  孟迁瑜站起来打开灯:“我写读书报告呢,怎么了?”
  华梓熠往她的书桌上粗略看了两眼,还真是,认真学习的范儿:“你不是吧,都放假了,你不会今天就在宿舍写这个吧?”
  孟迁瑜点点头:“我从前天就开始了,这个书有点厚,看的慢。”
  华梓熠觉得简直惊恐。
  “没跟你男朋友出去吗?”华梓熠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什么价值取向和价值选择啊,有了男朋友了,还赶上国庆七天假期,怎么说都该出去两人约个会啊看个小电影的然后完事了再那什么一下万一晚了酒店里凑合一宿也不是不可以,怎么就能有这么大定力坐在宿舍写作业呢?
  孟迁瑜坐回去,指了指架子上一个赛得满满的大购物袋:“有啊,他给我送了吃的。”
  华梓熠放好箱子:“什么?你们这七天假,两个人都不回老家,都在学校,就只见了一面,他给你送了点吃的就没了?”
  孟迁瑜没听懂:“怎么了?”
  华梓熠一脸无语竖起一个大拇指:“您这恋爱谈的是不是有点太敷衍了?”
  孟迁瑜摇头:“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还好?谈恋爱是要谈恋爱,但是也要学习的呀。”
  华梓熠无语:“七天见一面,要不是我跟着你去过他们学校,我真觉得你这是在异地恋。”
  孟迁瑜被她逗笑,笑完恍惚觉得好像是有两天没跟时肆说过话了。
  主要是自从上次他到宿舍楼下面,她说了要写作业之后,时肆后面几天真的安安静静的跟消失了一样,她也忙着看书做笔记,两个人是在微信上一句话都没说。
  可能别人谈恋爱是动不动就宝贝,亲爱的,每天早晚定点早安晚安,但是孟迁瑜觉得她跟时肆这样好像也还不错。
  当天下午孟迁瑜用邮件发完了作业之后,宿舍里人也都回来的差不多了。
  华梓熠和原满显然是属于回家吃了睡睡了吃,乱七八糟的瞎掺和,正事儿一点儿没记起来的主,所以正在紧赶慢赶熬着国庆作业。
  出了宿舍楼才发现没带饭卡,两个人商量着要不去校外找点东西吃,吃完顺便在附近的商场溜了溜,孟迁瑜跟夏小正刚走到地下通道入口,就听见里面有唱歌的声音。
  夏小正拉着她:“好像是吉他,我们去看看?”
  是吉他,准确点来说,是一个乐队。
  可能已经开唱了有一会儿了,围了一圈人。
  孟迁瑜被夏正拽着才找到一个小缝隙,刚蹲下,孟迁瑜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离她最远的,最后边靠墙敲着架子鼓的不就是时肆吗?
  这是什么?乐队路演?
  夏小正也看出来,捅了捅她:“后面那个男的怎么有点眼熟?”
  孟迁瑜小声回答她:“时肆。”
  夏小正转头:“你男朋友?可以啊!”
  孟迁瑜示意她小声说话。
  一首曲子表演完毕,主唱可能也是为了活跃气氛,问有没有想点歌的。
  人群躁动起来,最后说话的是一个女孩子,拿了话筒,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看着时肆:“我可以点一首歌让后面那个小哥哥唱吗?”
  孟迁瑜没说话,听到旁边夏小正很轻的啧了一声。
  看热闹的人居多,一个点就引起铺天盖地的起哄。
  时肆也不说话,低着头,眼睛挑起来,看着说话的那个女孩子。
  主唱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笑着打圆场:“怎么回事儿,我这个主唱就不配是吗?”
  一句话本来把大家逗笑了,这一茬子也该过去了。
  谁知道那个女孩子格外固执,攥着话筒不放手,一个劲儿的追问:“那能给我联系方式吗?”
  孟迁瑜蹲在音箱旁边,看了看上面几个功能键,直接把麦克风的声音关了,她的位置隐蔽,动作也很小,又有夏小正在旁边打掩护,基本没引人注意。
  那个女孩子的话筒突然说不出声音,自己也愣了一下。
  主唱抓住这个机会,形式化的道了个歉,马上圆回来才把表演进行下去。
  时肆转头看着音箱旁边蹲着的一小团,暗自勾了勾嘴角。
  结束之后将近十点,人都走完了,夏小正不想当灯泡,也先回去了。时肆过来敲了敲孟迁瑜的头:“走吧,送你回去。”
  孟迁瑜掀开盖在头上的帽子,眼睛亮晶晶的,声音里有明显的惊喜:“你看见我了?”
  时肆忍着笑:“嗯,我看见你了。”
  越来越觉得孟迁瑜是个小傻子,真以为把外套帽子盖上他就不认得她了?
  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孟迁瑜站在时肆旁边,想着想着笑出声来。
  时肆看她一眼,孟迁瑜后知后觉捂住嘴。
  “干嘛?”时肆问她。
  孟迁瑜手插进口袋里,眯着眼睛:“高兴。”
  时肆好笑:“高兴什么?”
  孟迁瑜拽住他的袖子,把人拉的低了点身子,踮着脚凑到他耳朵边:“就是觉得——你今天晚上超级帅!”
  时肆心里差点软化了,面上还是装着一副正经的样子:“哪里帅了?”
  孟迁瑜有点害羞,小声:“打架子鼓的时候很帅呀!”
  时肆牵起她的手:“哦。”
  又问她:“什么时候来的?”
  孟迁瑜本来没想起来,经他这么一问瞬间清醒了,嘴角垮下来。
  “那个女生撩你的时候。”
  时肆愣了一会:“……”
  本来不是夸着呢吗,他就多余问这一句。
  突然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题外话------
  人生建议:谈恋爱
  跟长得好看的人谈恋爱
  跟长得好看且多才多艺的人谈恋爱
  如果还没有找到的话——那就先来我这儿做会梦吧姐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