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四十一章 好好学习?

  时肆转头看了看孟迁瑜脸上的表情:“怎么?吃醋了?”
  孟迁瑜眼睑垂下去:“没有。”
  时肆捏捏她的手指:“真没有?”
  孟迁瑜往前看:“也不是……就是有一点点不舒服……觉得你特别好……很多人喜欢……我就只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时肆耐心的等孟迁瑜把话说完,转了个身站到她面前:“可是我是你男朋友,我只喜欢你啊。”
  孟迁瑜愣住了。
  这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他直接这样说。
  来来往往人很多,他们停下来,眼睛里只有对方。
  孟迁瑜拉着他:“快走吧……”
  时肆知道她不好意思,任她拉着。
  秋天的风已经有凉意了,时肆的外套敞着,被风吹的时不时打到孟迁瑜的手臂。
  孟迁瑜低头去看,看着看着就开始偷偷的笑。
  时肆看在眼里,她弯起的眉眼,嘴角细小洁白的牙齿。
  “笑什么?这么开心?”
  孟迁瑜不告诉他,只是牵着他的手又紧了紧。
  是啊,就是这么开心,每一点交集,每一点联系,每一点触碰,都会让她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是跟别人都不一样的。
  送到宿舍门口,时肆指了指门口写着门禁时间的牌子:“快十一点了,上去吧。”
  孟迁瑜很轻的叹了一口气,说:“不想回去。”
  时肆僵了一秒,一脸严肃的推她:“不行,回去吧。”
  孟迁瑜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帮他把外套拉链拉上:“我回去了。”
  孟迁瑜刚到时肆肩膀,时肆这个视角,正好能看到她纤长的睫毛。
  “嗯,回去吧。”时肆说。
  孟迁瑜又拉了拉他的手。
  时肆无奈:“回去吧,不然要被关在外面了。”
  孟迁瑜嗯了一声,声音很细,像是小猫似的。
  时肆推她:“好好学习,嗯?课代表?”
  孟迁瑜脸红,松开他的手,点点头上去了。
  时肆一个人站在下面,看到孟迁瑜一步一步走进了宿舍大门才转身回去。
  孟迁瑜走到三楼楼梯口,扒着窗户看时肆往外走的背影,打开手机拍了张照片。
  走到223门口就听见华梓熠几乎要震破天的声音:“卧槽,夏小正还没下去,干嘛呢?”
  孟迁瑜拉开门,发现原满和华梓熠趴在窗户边上往下看。
  “怎么了你们?”孟迁瑜把外套脱下来。
  原满正在用手机录像,还有空转过来叫她:“你过来看啊,夏王好像要脱单了!你看你看!”
  孟迁瑜好奇的凑了一眼,看见楼下篮球场,有个男孩子手里举着个牌子,上面的字写着“夏小正,我喜欢你。”
  原满在旁边感叹:“虽然套路老套了点吧,但是我还真就吃这一套嘿嘿。”
  华梓熠恨不得拿个望眼镜去看:“这个男的跟夏王一个学院的吧,长得还行,小正太那种,卧槽,他转过来了!我的妈真的好嫩啊!操!”
  孟迁瑜问原满:“夏小正呢,下去了?”
  原满嗯了一声,眼睛还没移回来:“下去了啊,这能不下去吗,这是什么场面,谁能不下去?你问问华梓熠,这事儿要是搁在她身上,她下不下去?”
  华梓熠嘿嘿一笑:“你还别说,这要是我,我他妈能直接从窗户跳下去!”
  原满笑得不行,孟迁瑜也被吓到:“不用,不至于,真的,华梓熠,老天爷想留着你这条狗命,所以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儿,我就随口打个比方,别较真哈!”
  正说着,华梓熠看了看原满的手机录像:“这都几分钟了,夏小正怎么回事儿,就几个破楼梯,她是怎么回事儿啊还没下去?”
  孟迁瑜往下看了看:“那个是不是?刚出去的?”说着自己也有点迷,“怀里抱着的是个什么?”
  华梓熠探了探头:“卧槽!那是灭火器吧!”
  原满差点吓得把手机掉下去:“什么玩意儿?灭火器?”
  没错,是灭火器。
  夏小正上来推开宿舍门,华梓熠眼里含着热泪:“夏王,敢问您这是怎么个操作呢?是你们家有这么个习俗吗?”
  夏小正推开举着手机给她看的原满:“没有,纯粹就是想给那个男的灭灭火。”
  孟迁瑜:“你不喜欢那个男生吗?”
  夏小正坐回去,打开书:“嗯,不喜欢。”
  华梓熠哀嚎:“人家长得也不愁啊,您喜欢什么样的呢?”
  夏小正换了根笔芯,想了想:“不知道,能压得住我的吧。”
  ……
  整个宿舍安静了三秒,原满弱弱的问了一句:“你喜欢……这么狂野的吗?”
  夏小正直接被气笑:“你想什么呢?脑子里天天一堆黄色废料!”
  孟迁瑜:“……”默默喝水,不听不听。
  第二天,夏小正就上了A大的表白墙。
  收获了一大堆迷妹的同时,也抑制了一大堆想要知难而上的汉子们。
  事态平息实在两个月之后,当孟迁瑜知道夏小正的新男朋友是时肆宿舍的易殊同学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
  孟迁瑜:“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时肆无比淡定:“我室友。”
  孟迁瑜:“……”
  等等!
  “!”
  “你室友?”后知后觉性选手孟迁瑜终于反应过来。
  时肆点点头。
  孟迁瑜:“……”三观炸裂。
  回到宿舍孟迁瑜带着震惊的眼神生生被华梓熠和原满不屑一顾的样子吓回去。
  “你们都知道了?”孟迁瑜说。
  华梓熠在涂指甲油:“问问你男朋友,他们宿舍还有没有别的库存了。”
  原满:“+1”
  孟迁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联谊?以宿舍为单位?
  但是夏小正还是夏小正,谈恋爱都没有阻挡学习热情,孟迁瑜每天晚上看着夏小正开着视屏通话,跟易殊两个人一句话不说,各自对着手机前置镜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突然有点心虚的问了问时肆:“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时肆:“?”
  孟迁瑜:“你们没有期末考试吗?”
  时肆:“有啊,所以?”
  孟迁瑜更进一步提醒:“不用复习吗?”
  时肆点点头:“复习啊。”
  孟迁瑜不知道时肆是不是真的听不懂她的暗示。
  事实证明,时肆是真的没听懂她的暗示。
  因为时肆马上就问了:“所以这有什么冲突吗?”
  孟迁瑜:“……”
  大神谈恋爱都是不影响学习的吗?
  但是在孟迁瑜的强烈要求下,时肆还是勉强同意了稍微降低联系频率的要求。
  只要专业选的好,年年期末赛高考,孟迁瑜在期末复习周深刻体会到了这样的道理。
  当宿舍其他三个人还是延续着一贯的作息的时候,我们孟迁瑜同学已经在昼夜颠倒的背书了。
  中国古代史,世界中古史,中国历史文选,加上一系列公共课,每一本都不是一天能解决的。
  E大物理学院的考试比较早,于是时肆跟易殊各自拎着零食来到A大女生宿舍投喂自己的女朋友的时候,孟迁瑜脑袋都是混的,根本没看到消息。
  还是夏小正掀开了她书桌后的帘子:“孟迁瑜,你男朋友在楼下。”
  孟迁瑜这才迷迷糊糊的摸出手机。
  然后被夏小正拽着下了楼。
  夏小正已经结束了四门考试,直接跟易殊一块出去了。
  时肆看着自家女朋友:“怎么了,站那么远干嘛?”
  孟迁瑜脑子还没转过来。
  “过来啊,我又不会吃了你。”时肆对着她勾了勾手指。
  孟迁瑜摇摇头:“我好几天没洗头了,我感觉我自己要臭了……”
  还没说完,就被时肆伸长的胳膊一把拉到怀里。
  孟迁瑜连忙推他:“真的,我都几天没洗头了……”
  时肆把头抵在她肩膀上:“嗯。”
  孟迁瑜挣不开:“你松手呀!”
  时肆声音隔了一层布料,显得闷闷的:“让我抱一会儿,好久没看到你了。”
  孟迁瑜不动了。
  是很久没见面了。
  她这才理解到华梓熠之前说的,明明再在同一个城市,感觉谈个恋爱像是在异地恋。
  时肆抱了她一会,站开了点:“几号的票回去?”
  孟迁瑜想了想:“九号,上午考完,下午就得走。后面的时间没买到票。”
  时肆点点头,也没说别的,把零食递给她:“不耽误你复习,上去吧。”
  孟迁瑜点点头,真的就走了。
  站在三楼楼梯口,她还是习惯性的看了看时肆。
  他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大概有五分钟的样子,手插在兜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迁瑜回到宿舍又开始拿起书,历史专业背的多,记得多,看得多,写的也多,期末考试基本上都是靠突击。
  华梓熠和原满得了孟迁瑜的应允拆开袋子,才发现里面东西真的挺全的,零食,暖宝宝,手套,还有咖啡。
  孟迁瑜听着华梓熠跟清点货物一样一件件点出来,突然觉得有点感动。
  其实她有时候真的粗心,被别的什么东西一耽误可能就会忽略她和时肆两个人之间的问题。
  倒是时肆,在更多情况下都比她更细心。
  知道她缺乏安全感,有莫名其妙的自卑情绪,所以那些该说的话,该有的保证,他一句都没有少过。甚至在一些很小的事情上会下意识塑造她的自信。
  一个男孩子,能做到这个份上,真的很不容易了。
  
  ------题外话------
  大家是不是也快要期末考试了
  好好复习答应我好吗
  付出真的真的真的绝对一定会有收获的!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