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四十二章 你怎么这么好

  钟棂之前还让她提防一点,说时肆跟她不一样,人家是身经百战摸爬滚打出来的,那要是想玩能给她玩死。
  但是平心而论,到目前为止,时肆一直都是很称职的男朋友。
  孟迁瑜一直都知道。
  盼了很久的期末考试终于到了,一天三场考试堆在一起,孟迁瑜感觉手都快要写的失去知觉。
  下午四点终于结束了,孟迁瑜回宿舍收拾行李。
  七点的车回H市。
  不过也不用带太多东西,所以行李收拾起来还是比较快的。
  费劲的推着箱子下楼,老远就看见时肆往这边走。
  孟迁瑜朝对面笑了笑。
  时肆把箱子接过来,轻松的拎在手里。
  “最后一班车?”时肆问。
  孟迁瑜点点头。
  时肆看了一眼手机:“那我还没买错票。”
  孟迁瑜有点没懂:“你买票了?”
  时肆点头:“嗯,太晚了,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
  孟迁瑜本来想说我可以,但是话到了嘴边就有点哽咽。
  时肆吓了一跳,有点手足无措:“怎么……今天没考好……没事没事……”
  孟迁瑜抱住他:“没有,就是觉得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时肆掏出纸巾,擦了擦孟迁瑜眼角的泪,似是有些无奈的带着笑说:“好了好了,别哭了。”
  孟迁瑜更想哭了,当时抱着他就不愿意松手。
  时肆没办法,任她抱了一会儿。
  坐到车上,孟迁瑜跟时肆坐在靠后的位置,时肆转头问他:“你们院的考试结束了?”
  时肆点点头:“嗯,结束了。”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比较早。”
  孟迁瑜哦了一声:“那你寒假怎么过?在A市过新年吗?”
  时肆怔了一下,继而马上恢复之前的表情:“嗯,还不知道,应该是在A市吧。”
  孟迁瑜斟酌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出口:“那你……家人呢……爸爸妈妈……”
  时肆点开手机看了看:“我爸……应该会回来吧……”
  他刚看了看时风的工作安排,最近的一场演出在附近的城市有一个音乐节,时间在新年之前,应该能赶上吧。
  赶不上也没关系。
  也不是第一次了。
  孟迁瑜察觉到时肆垂下眼睑极力掩饰的那一抹落寞的神色:“那我早点买回学校的票,然后来找你玩哦!”
  时肆笑,拍了拍她的头:“不用,我也可能不在A市。”
  孟迁瑜有点失望,哦了一声。
  时肆看出来了,捏捏她的手:“怎么了?”
  孟迁瑜不好意思说,但是又实在忍不住,怕别人听见,只得凑近了他的耳朵,小小声的说:“想跟你一起过新年。”
  耳边的气息很微弱,但是让人难以忽视。
  旌本不动,是人心动。
  时肆又一次不知道怎么回答。
  孟迁瑜也没指望他能怎么回答,只觉得害羞希望赶紧把这一页翻过去才好。
  待时肆反应过来低着头弯了下嘴角的时候,孟迁瑜已经塞了一只耳机到他耳朵里。
  时肆听不见耳机里唱的是什么,凑近了去看孟迁瑜。
  小姑娘脸倒是不红了,但是耳后连着耳廓还是红的。
  她生得白净,一点点红潮就特别明显。
  孟迁瑜扭头看窗外,不敢回头看时肆的表情。
  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这就是,跟自己喜欢的人谈恋爱。
  可以一起坐一辆车,一根耳机线插进两只不同的耳朵,身边萦绕着他的气息,呼吸声都变得慎重。
  时肆这个时候也看着孟迁瑜。
  耳机里放着的歌他知道,上一次在地下通道,他们最后一首歌。
  不是巧合吧。
  很冷门的英文歌。
  但是她还记得。
  时肆有点想笑,他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杜衡或者范毅泽看到了,怎么都不敢相信吧。
  他也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他时肆谈恋爱还有这么小清新的时候,就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牵着手,听同一首歌。
  太文艺了,真是不像以前的他。
  要是时间再拨回几年之前,他一定会觉得这样的其实就是装,就是作,就是怂。
  但是现在他身处其中,居然觉得没什么不好的,甚至,他连这一点点时间都很珍惜。
  好像又回到之前的那个夏天,孟迁瑜从教室门口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能不能叫你们班的时肆出来一下?”
  他先是不耐烦,后来看见了她。
  然后他跟着她出去了。
  孟迁瑜。
  那是孟迁瑜。
  告诉他,谈恋爱不是为了发泄,不是为了排遣,不是遵从情欲,不是囿于表面。
  不是抛头露面。
  不是证明自己风生水起。
  只是一种冲动,想到她会笑,看到她有麻烦会想帮忙解决,离开了之后还会坚持,想因为她变得更好与之比肩。
  然后,争取下一次相见。
  本来觉得好像一趟路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会很漫长,但是下了车才觉得这一路真的是好短。
  本来以为会有很多话想说给对方,但是真正隔了那么近的距离突然就觉得说什么都没必要了。
  下车之后,时肆任劳任怨的把孟迁瑜送到小区门口。
  孟迁瑜问他:“那你明天才能坐车回去啊,今天晚上怎么办?”
  时肆拎着箱子:“去杜衡那儿对付一下。”
  孟迁瑜点点头。
  她注意到,时肆一路上都是把行李箱拎着在走,一点滚轮拖过地面的声音都没有。
  她那个行李箱也不算小,里面还装了好多冬天穿的比较厚的衣服,还有几本书,瓶瓶罐罐的,她自己拎起来的时候就觉得重。
  时肆看到孟迁瑜一直盯着自己的右臂,笑了笑:“没事,不重。”
  孟迁瑜才不信,小声嘀咕:“早知道就不带那么多东西回来了……”
  时肆往上提了一点:“真不重。”
  眼看到了小区门口,时肆叮嘱孟迁瑜:“明天可能早上就回去了,就不过来找你了?”
  孟迁瑜知道他寒假也还是有事情要做的,乖乖点头:“嗯,你晚上好好睡一觉吧。”
  时肆把箱子递给她,笑笑:“那我不进去小区了?省的被发现了你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孟迁瑜愣了一下,平白被这句话说的心里有点堵。
  时肆帮她把脸颊旁边的碎发掖到耳朵后面,手顺势滑下来捏了捏耳垂:“好了,回去吧。”
  孟迁瑜瑟缩了一下。
  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趁着温度还没散完挂到时肆脖子上,仔仔细细的系好。
  孟迁瑜偷偷说:“男朋友,我会早一点给你个名分的!你等等我好不好?”
  时肆低着头看她。
  真的,有时候是真的不想走。
  ------题外话------
  时肆真的……老夫写着都想嫁给他
  但是!我不可以!我还要考试!!!!
  更的有点少,前两天还断更了,对不起大家,我又狗了呜呜呜呜呜
  这两天我还是继续更,然后等10号考试结束了就看能不能爆更好不好
  爱您们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