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四十三章 小白眼狼?

  第二天早上时肆赶了最早的一班车回去。
  孟迁瑜在微信上问他走了没有。
  时肆看到消息的时候正在A市的地铁上,最繁忙的2号线,从来没有坐到过位子。
  时肆掏出手机,回了她一句:“嗯。”
  孟迁瑜刚吃完早饭,坐在窗户旁边看那一株风信子。
  买的时候还是夏天,刚高考完那会儿,也是跟钟棂一块出去玩的时候买的,不知道今年冬天会开出什么颜色的花。
  2号线人是真的多,可能也是赶上了早上九点的高峰,时肆觉得手机掏出来都放不回去了。
  四站十五分钟也该下了,时肆站在出站口接到了时风的电话。
  “喂,爸。”他还是先叫了一声。
  时风嗯了一声,然后说了两句就挂了。
  时肆收起手机,刷卡出站。
  一个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不知怎么就想到孟迁瑜在车上说的那句。
  “想和你一起过新年。”
  他勾起嘴角有点讥诮的笑了。
  今年又是一个人过了。
  事实证明没什么打搅的时候时肆真能把日子过得黑白颠倒昼夜不分,迹象酒吧驻场的时间改到了晚上十点,从酒吧回来基本上都是深夜了。
  就这么一天天的捱着,居然真的让他捱到了小年。
  那天他照常从酒吧回来,一头栽倒在床上,洗澡洗头什么的趁早免了,直到第二天中午自然醒,脑袋还有点懵。
  下床随便拿了两件衣服进了洗澡间,出来拿着毛巾有一下没一下擦头发的时候顺手打开手机,看到孟迁瑜今天早上给他发了个视频通话的申请。
  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那个时候他应该是没听到,估计还在床上睡得不省人事。
  这两天本来也没什么事儿,他手机一贯静音,所以根本没在意到。
  在看看,早上九点发过来的微信视频申请,他没接到,然后就一直停留在那个页面上。
  孟迁瑜跟他不太一样,时肆其实有时候尤其是在这方面是有点急性子的一个人,发消息给对方要是没得到回应,他一定会在后面追问两句。
  但是孟迁瑜不是,他不会,她就不再有其他的动作。
  想想,好像自从上次送她回去之后,第二天她问了两句,然后一直到今天,这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两个人都没什么交流。
  小没良心的。
  时肆笑着,心里有点不舒服。
  趁着用吹风机的空当去看了看孟迁瑜的朋友圈。孟迁瑜的这种网络媒体圈子干净的不能再干净,跟个新号没什么区别。
  最新的一条还是一个月之前。
  她从来不在朋友圈发表心情感想什么的,也没有其他小姑娘那些花里胡哨的各种自拍各种照片。
  即便是推荐书或者歌曲或者电影,也都是把来源放在上面完事,一句自己的观点都没有。
  奇了怪了,怎么有这么没意思的朋友圈?
  奇了怪了,这样子的时肆还一路翻到底了?
  直到看到最下面那行小小的“已到最后”,时肆才退出去。
  撑着头坐了一会儿,点了个外卖,顺便打开电视。
  没什么好看的啊,时肆握着遥控器一阵乱翻,最后还是搜索输入了孟迁瑜在朋友圈提到过的那部电影。
  哼。
  又不是因为她。
  他就想看看,随便看看。
  手机丢在一边,时肆趁着片头的时间把静音关了,看了看微信页面,还是老样子。
  他就看孟迁瑜这个小白眼狼什么时候发下一条消息。
  时肆拆开外卖心里有点恨恨的想着。
  电影放了十分钟吧有,微信提示音想起来。
  时肆抓起手机,又觉得自己动作太快,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没出息。
  孟迁瑜的视频申请。
  这次时肆接到了。
  接通之后屏幕上就显示出女孩子白白净净的一张脸。
  时肆装作一看严肃的样子,敞开了双腿,歪着靠在沙发上,等着对方先说话。
  孟迁瑜看到时肆手上刚放过去的一次性筷子:“你又吃外卖啦?”
  时肆怎么也想不到第一句话是这个,面子上莫名有点心虚,但是人家都说话了,他也得回一句才不至于显得太怂。
  于是神色如常的回了一句:“嗯”。
  孟迁瑜支起脑袋,一本正经的跟他说:“外卖吃多了很不健康的。”
  时肆姿势不变,淡淡看着她:“哦”。
  孟迁瑜:“……”
  有点没话找话了好像,其实她也知道时肆一个人住,又不会做饭,点外卖在更多时候也是逼不得已。
  但是她看着时肆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奇怪?
  怪帅的?
  呸呸呸想什么呢,是好像有点……傲娇?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坚持了不到一分钟,孟迁瑜就率先败下阵来。
  “怎么了……”她有点忐忑的开口。什么意思啊,好不容易才联系一次,他还不说话,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时肆张了张嘴,末了也没说出心里的话,可能是觉得显得自己有点智障。
  “没,刚睡醒,没缓过来”。
  孟迁瑜不时往房间门的位置看看,听到时肆的解释,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没睡醒啊。
  刚刚他是在睡觉?所以没收到消息?
  孟迁瑜笑了一下,又说:“昨天晚上很晚才睡吗?”
  时肆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回想了一下,没想起来:“嗯,有点晚吧。”
  孟迁瑜突然凑近镜头,琢磨了一会儿,然后下了结论:“你没刮胡子。”
  时肆不自觉的拿手去摸了一下,还真是。
  有一点泛青的胡茬,触感倒还是很明显。
  人从镜头面前消失了,过了一会儿,时肆拿着电动剃须刀回来了。
  也没避着他,孟迁瑜不说话,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一眨不眨,看他刮胡子的动作,别提有多认真了。
  时肆有点绷不住,想笑。
  “看什么?说你的啊。”
  孟迁瑜摇摇头,视线还是没从他脸上移开:“我学习一下。”
  时肆换了只手:“学这个干嘛?”
  孟迁瑜不说话,脸却有点泛红
  时肆没跟她的思维连接在同一个频道上:“啊?”
  孟迁瑜手撑着下巴:“可以帮你啊……”
  时肆下意识想笑:什么情况,他自己又不是没有手,怎么也用不着孟迁瑜……
  孟迁瑜一看他那个表情就知道他没懂。
  “因为你是男朋友啊。我看电视剧里,妻子会给丈夫剃胡须,系领带什么的!”孟迁瑜说。
  时肆差点没刹住车,脸上见血。
  
  ------题外话------
  之前在微博看到一句话
  “好脾气是装的,干净也是装的。我暴躁试水,也重欲,我满嘴浑话,我思想龌龊。可我怕吓着你啊。”
  呜呜呜呜我不说别的了。
  你品,你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