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课代表能不能出来一下 > 第四十五章 陆远

  孟迁瑜甚至放慢了呼吸的频率,安安静静听他说着。
  “我爸是时风,搞乐队的,你应该不认识,也算是在之前小有名气吧,我妈国际导游,他们感情不是太好,我出生没多久两个人就分居了,到现在可能都没能再见面。我还有个姐姐,亲的,她在省考古队工作,平时很忙,一般过年的时候都不能回来,我也挺长时间没见过她。我爸平时就是带着乐队东奔西跑,压力可能也特别大吧,也没什么时间管我们……嗯……就没了……大概就是这样。”
  孟迁瑜点点头。
  她一向知道,原生家庭美满的概率太小,但是也一直觉得一方面损失了另一方面总会有所补偿已达成平衡,比如她自己,父母在外,但是怎么说还是有外婆每天照料陪伴着。
  时肆呢。
  他是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第一次牵手的时候她就发现,时肆两只手手掌心和指尖都覆盖了特别厚的一层茧,现在想来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乐器了。
  也难怪,不论是吉他还是架子鼓,只要经了他的手,都会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契合感和吸引力。
  刚准备开口说想过去陪他,时肆先知先觉:“我说啊,你别觉得我可怜或者怎么样,也别过来。新年嘛过不过都没什么差,你就老老实实的等寒假结束了再过来,行不行?”
  孟迁瑜不说话,暗自吐了吐舌头。
  这该死的洞察力。
  但是明面上答应那是表面功夫,至于背着他的时候孟迁瑜怎么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时肆倒是没有想过这一层,简单嘱咐了两句之后也没有多说。
  孟迁瑜挂了电话之后就买了回A市的车票。
  这次钟棂都没回家过年,所以只能她一个人去了。
  当然,这一切,时肆都是不知道的,以至于他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的时候整个人还是蒙的。
  孟迁瑜跟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没听见。
  昨天晚上回来的晚再加上喝了点酒,后劲比较大,直到中午十二点他都没摸清楚状况。
  立刻给孟迁瑜拨回去,显示无人接听,微信,QQ,短信,电话,都试了个遍也没用。
  时肆一边往淋浴间走一边想着会不会是没带手机?出去了?
  走着走着猛然想起自己昨天提醒她的那一句,说让她别过来。
  这丫头不会是真的过来了吧?别人敢不敢他不清楚,但是孟迁瑜是有先例的。
  之前他生病,这丫头能大半夜直接从他们家过来带各类药品给他,他写了个A大,她就拼着跟家里人撕破脸也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填志愿。
  他还真有点后怕。
  但是这会儿人联系不上,所以只能再次找钟棂。
  接到时肆电话的时候,钟棂正在外地一个亲戚家里过年,说实话,看到屏幕上那两个字的时候,她是真的不太想接通的。
  但是稍加思虑,还是划开了。
  听时肆说到一半,钟棂就有点慌了,一通电话打到孟迁瑜家里去,尽量瞒着外婆,这才知道,孟迁瑜说有东西落在学校需要去取一趟。
  那这就明显了,肯定是回去了。
  给时肆回电话的时候钟棂真是想千方设百计才勉强抑制住脾气,只是低声威胁到:“时肆,你赶紧找到孟迁瑜,要是没什么事情还好,真要有点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以后也别他妈的谈什么恋爱了!”
  时肆快速的换衣服出门,手机还在一遍遍的打着孟迁瑜的电话,脑子里回想着孟迁瑜这会儿会到什么地方,A市,就那么几个地点,风言琴行,A大,E大,别的也就没有了。
  刚在路口拦下一辆计程车,拉开车门那一秒居然听到孟迁瑜的电话接通了。
  没人说话,时肆也没先开口,努力的辨别着。
  反正声音很嘈杂,噼噼啪啪什么声音都有,清脆的,闷厚的,人说话的声音,但是都好像隔了点什么,听不真切。
  司机大哥回过头问他:“小伙子,去哪儿啊?这路边不能停车的呀!”
  时肆皱着眉头,还没问出一句什么,那边手机挂断,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刚才那个场景明明很熟悉。
  肯定不是大学校园,放假了就基本上没什么人,琴行也不会……
  等等——
  还有一个地方!
  时肆系上安全带:“师傅,去A大附近的酒吧街,麻烦您开快点!”
  迹象酒吧。
  ————————————————
  孟迁瑜上午就坐车到A市了,给时肆打了电话也发了微信,没人回来着。
  她以为时肆这会儿应该是在迹象驻场,所以就想着不如干脆直接先去那边看看。
  她自己也怎么都不会想到,从刚一进来就被陆远盯上了。
  酒吧里人不是很多,驻场的乐队里面也明显没有时肆的影子,她四处看了几分钟,刚准备走,就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年轻男人。
  陆远在吧台远远的跟她对视,一张言笑晏晏的脸藏起了所有的情绪起伏。
  孟迁瑜恍然不觉,还在回想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想起来了,第一次跟着钟棂来到这个酒吧找时肆的之后,时肆身边好像就是这个男人。
  陆远还是很有一套的,先把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干完了之后才朝孟迁瑜勾了勾手。
  孟迁瑜胡乱抓了两把沙发的布垫子。
  那人的意思是,让她过去?
  去不去呢。
  跟他也不是太熟其实,也就见过那一面,稍微有点印象而已。
  但是现下里好像也找不到比他更熟的人了。而且周围这么多人,应该也没什么吧,不会出事的吧。
  孟迁瑜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紧紧攥着手机走了过去。
  “来找时肆?”陆远习惯性的先发制人,也不兜圈子。
  孟迁瑜点点头,吞了吞口水问他:“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打电话也没人接,消息也不回……”
  陆远从柜台下拿出手机看了看:“呃……这个时间……时肆不会过来啊……”
  孟迁瑜蒙了,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
  陆远看她一眼:“要不这样,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看看资料登记表看看他有没有留地址?”
  孟迁瑜点点头,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眼前的人。
  陆远从柜台上拿了瓶饮料递给她,或许是已经猜到孟迁瑜会下意识拒绝,也早就找好了说辞:“哦,没事,这个酒精度数很低,果酒而已,一般都是当饮料喝的,我看时肆平时还老爱喝这一款,所以才拿给你……”
  孟迁瑜已经伸出去要阻拦的手不知道是受了哪句话的蛊惑,又鬼使神差的缩了回来。
  陆远找了个稍微避光一点的位置把人安顿下来,临走之前嘱咐道:“可能需要十几分钟,你先在下面等一会儿。”又看了看外面,说:“注意一下随身财物安全。”
  孟迁瑜看着仅剩下百分之三电量的手机,最后那句请求在嗓子眼儿里滚了又滚,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已经麻烦人家那么多了,手机可以找到时肆之后再说嘛,她这样想着。
  等了一会,还是不见电梯那边有人下来,孟迁瑜的目光落在面前的那瓶果酒上。
  哑光玻璃的质地,包装精简,上面可能是东南亚国家的文字,反正她没看懂。
  也不知道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她还是战战兢兢的打开了。
  浅尝一口。
  是果酒,水蜜桃口味的,跟果汁的口感几乎一样。
  ……
  半个小时过去,陆远从电梯下来,看到的便是孟迁瑜神志不清依靠在沙发边的样子。
  小姑娘明显是醉了,但是还是很乖,没有到处乱跑,也没有说胡话,就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眼神有点迷离。
  陆远收起嘴边的笑,朝她走过去:“我找到了……有点远……正好我这个点儿能下班了,要不我带你过去?”
  孟迁瑜这个时候只能感觉到眼前的人在说话,但是至于说话的内容,她是一点儿没有进脑子。
  陆远也看出来了。
  这一行干久了,人的极限阈值,醉到什么程度什么表情,也算是知道个八九不离十。
  把人扶着带到出口前面的走廊里的时候,正好看到孟迁瑜的电话响了,陆远瞥了一眼,本来心都凉透了,他清楚地看见屏幕上方显示着时肆的名字。
  但是还没怎么出冷汗,孟迁瑜的手机居然因为电量不足关机了。
  陆远搂紧了旁边的人。
  算不上刀尖舔血,但是不光彩的事情干久了,吃的亏也不少,好不容易能捡着一回便宜钻个空子,谁会这么轻易给放走。
  其实也不是不知道时肆这人跟旁人不一样,不近人情,看人的时候总是保持着一段距离,心情不好的时候一身戾气尤为明显。
  但是时肆,你别怪我,谁让孟迁瑜她正好赶上了呢。
  走廊还是有点长度,走着走着陆远才发觉自己是真没准备好。
  刚才在酒吧里只想着把人哄着骗出来,但是这会儿人倒是到手了,但是怎么处理,带到哪里去,仔细一想都是问题。
  陆远想了想附近的客房。
  管他妈的,先爽了再说吧。
  反正都到这个份上了,谁他妈还能坐怀不乱就是个孙子。
  
  ------题外话------
  我!会!努!力!码!存!稿!的!
  各位读者们再爱我一次呜呜呜呜呜
  然后因为我们要注意尺度吗对不对,所以……走剧情
  然后这个寒假我争取码几个免费的短篇感谢一下亲爱的你们嘿嘿嘿
  好的,就这样,祝阅读愉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