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球修补师 > 第十五章、懒人的合作方式

  “还能有其他品种?在哪儿?”杨开也不嬉闹了。
  “暂时没有,不过你可以提需求,我可以考虑种不种。”
  “滚蛋吧你,若是都能和这些菜一个品质的话,当然是越多越好,就算龙江市吃不下这么多,但是华夏这么大还怕消受不起?就算华夏销售不起,不是还有全球么,放心,你有多少,我就收多少。”
  “西瓜要不要?”
  “滚蛋!大冬天的吃你妹的西瓜......”
  一边闲聊,杨开也一边拿着西红柿啃着,吃过几过的他也算是有些抗性了,不像刚开始那么激动,直到吃饱喝足才算满足。
  “好了,吃饱喝足了,现在还是谈谈生意上的事情了吧。”
  杨开走到一块石头上,直接就坐了下来。
  “谈什么谈,不是早就谈好了么,你知道我比较懒的,懒得去算那么多,这些所有的菜通通一个价,都是30,这样也好算些。”
  “不行...你这儿的这些辣椒还有花菜之类的虽然看着还不错,但是相比白菜这些,30块钱你可要亏多了。这样吧,我就占点便宜,白菜叶子菜萝卜土豆这种量大的,算30块钱一斤,辣椒之类的量少的算45?”
  杨开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
  “这是我种的,我想卖多少就卖多少,就这样说定了,所有的东西通通三十块,你要是敢涨价,信不信我10块钱卖给你的对手,我看你还开个屁的酒店。”
  陈修看了看杨开,意思是你敢提价我就敢卖给别人的模样。
  杨开的拳头握了握,看着陈修一脸的纠结,最终憋出了三个字。
  “算你狠!”
  “三十就三十吧,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人给摘菜,你院子里面的爷爷奶奶辈给我总行了吧,我给开工资,月薪4000如何?只负责每天摘菜装箱就行,就在土里,不用搬回家,我会请三四个工人来干着体力活。”
  无奈的杨开灵机一动,立马说道。
  陈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在这农村,那些雇佣种地之类的一个月辛辛苦苦才二千多,四千的工资绝对算高的了,何况就是每天采摘一下菜而已,简直是白捡的钱。
  而且陈修知道,这小子后面绝对会找理由给发红包之类的,不过陈修也没有啥办法,也许这就叫做报应不爽吧。
  这么几天,生命能量早就沁入人体,就是没有吸收方式,身体的素质也是在慢慢改变,虽然人五六十岁,七八十岁了,但是健康程度和年轻人都相差无几了,若是在持续个几个月,赛过年轻人简直是轻而易举。
  所以陈修也非常放心,不会出现什么事故,而且在能量密集的菜地,经过一番运动,吸收能量的速度要比干坐着强得多。
  “那好,我去告诉他们,哈哈”
  杨开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
  ........
  “什么4000?不行不行....这实在是太多了,你不用给我们钱,最近总感觉精力旺盛,正想找事情做呢,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可不能这么乱用啊!”
  听到在杨开要给他们发工资,一个二个连忙拒绝着,在这些老人眼中,自己都说帮陈修的,而且还提供这么美味的菜肴还不收钱,很多人都感觉不好意思,最近的身体也是感觉出来一些变化,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菜的原因,在他们想来,这菜简直堪比灵丹妙药了,现在还要收别人的钱,哪儿抹得下面子?
  “各位爷爷奶奶,大家不必如此,这是我找大家帮忙的,而且是长期性的,如果不给你们发公司的话就会触犯劳动法了,到时候我们酒店就开不下去了,你们这辛苦种植的蔬菜也不好卖了是不?所以为了我们能够长期或作下去,你们还是不要拒绝了。”
  “不发工资会这样吗?那少给点行不行?不用这么多的,一个月给个几百块就行”几个老人摸了摸头,也不知道真假,但是看到杨开说的这么认真,还是有些相信了。
  杨开摇了摇头,一脸的认真:“这可不行啊,你们已经超过五十岁了,国家规定至少要4千起步呢,我都是给的最低工资了。”
  “这样啊?我们国家还有这规定?”一群老人听着这话莫名的有些感动。
  “那行吧!”一群来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会儿,最终无奈的点点头。
  看着这些人答应,杨开朝着陈修方向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意思休想套路我的样子。
  陈修唯有无奈,这次是真没有算计杨开的意思,又一次被误会了,不过这是好事,陈修也没有说啥。
  .......
  随后的时间,大家都是皆大欢喜,杨开给市里的爹打了个电话安排冷运车过来,随后便一起开始田园采摘活动,直到晚上冷运车过来才和司机一起返回市里。
  第二天,陈修又被逼着开始规划未来的土地,现在有了一个专门的收货商,这些老人家简直比陈修还要开心,还要激动,尤其是村长,一张老脸几乎都笑出了花来。
  无奈的陈修只能开始规划,一切就在原地往周围扩张着......
  ......
  而此时,杨开也在市里一脸兴奋的给他老爹讲解着,夸自己多么英明神武,多么多么牛逼之类的,简直是破沫横飞。
  杨开的爹开始还不以为然,甚至情绪低落有些烦躁,可是当他亲自品尝到这食材做出来的味道之时,一切都变了,欣喜,激动,甚至是有些发狂。
  最近他们杨氏酒楼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周边的周氏酒楼和王氏酒楼不知道什么时候联合了起来,故意针对他们杨氏酒楼,以至于最近忙的焦头烂额。
  每一条对策,两家酒楼都要给卵上,这边降价,那边跟着降,甚至降得更狠,而最恶心的就是,这两家酒楼还专门叫人在他们的三家酒楼对面百米外守候着,只要是有人过来通通都给带走,让杨成光有些无可奈何。
  主要是打起价格战来,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因为自己酒楼有的,别的酒楼依旧有,所谓的菜肴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差别根本不大,市场的的菜肴,甚至乡村里面尝试过有机蔬菜了,可是这东西别人完全能够模仿啊,甚至利用高价从源头给截断。
  以至于现在自己的酒楼只有一些熟悉点的人照顾下声音,其他根本就没有人来了,每天亏损的钱都是一个大数目。
  周氏酒楼他倒是很理解,毕竟在镇上就已经是对手了,但是这个王氏,他却很不理解,以前都是相处的好好的,不知道现在是在发什么疯。
  不过现在尝试到了这种美味,杨成光有些激动,又有些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