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球修补师 > 第二十六章、那糟老头子就爱吹牛逼..

  陈修一直待在家中,躺在太阳椅上,一脸的享受,外面其他地方都是冷飕飕的天气,恨不得裹在被子之中,但是现在的石竹村却是被温暖的阳光笼罩着,要是从天空上看的话,整个阳光如同是一个罩子一般笼罩着整个村子,给整个村子赋予了最适宜的温度。
  “看来成为一个修补师还是有些好处的啊”躺在椅子上面的陈修不得不感叹,虽然现在自己不能去操作一些固定发生的事情,但是一些事情却完全可以去改变。
  比如这天气,冬季的严寒在南方更加恐怖,但是有了陈修这个BUG存在,整个天气都在一念之中,这天上的太阳也成为了陈修的移动空调,简直是享受。
  经过这几天的研究,陈修基本上是掌握了一些规律了,控制起来更加得心印手,不能够改变的,陈修也懒得去尝试,但是能够掌控的,陈修却是没有放过。
  比如说,这些地里面为什么不长草,防护罩没有了防虫操作为什么还是安然无恙,整个村子为什么都在微微的改变,这些全是陈修的功劳。最近简直是玩得不亦乐乎。
  至于所谓的编程,陈修已经好久没有去弄过了,因为熟悉了地球掌控权之后,前面那个所谓的编程完全是存在的,自己完全可以移植过来,比现在费脑的开发要快多了。
  目前整个村子都被能量防护罩给笼罩着,也完全不用担心所谓的能量泄露了,只不过陈修还没有移植能量进来而已,只有少部分地方才移植了能量。
  其余的一些时间也在观察那老头遗留下来的东西,比如说所谓的系统,所谓的穿越,所谓的能量转化,越是观察,陈修的脸色越是古怪。
  在地球的最中心处,有一处能量集中营,纱窗一般的地球护照上有几千个通道在向着这地球核心传输的能量,但是更多的能量却再次通过地心传遍地球后消失,通过那密密麻麻的通道给传输了出去,根本就是入不敷出,不仅如此,那颗地球核心还越来越小,虽然肉眼根本看不出变化,但是陈修却是清晰的能够感受到。
  而老头所谓的意志突破天际,不得不送出去更是一个笑话,那死老头找的人全是小说迷,要不就是历史迷,或者是影视迷,野心家之类的。
  难怪陈修感觉看小说都是一个套路,现在他却是发现了,这明显是在操控着的这一切,每个送出去的都是有一方面优势的,没有什么优势的普通人,这死老头懒得去管。
  不过深入一想想,似乎也合情合理,只有拥有着这些,过去才能混得好啊,不然过去一个普通人估计活不过三章,这不是完全浪费了吗?
  而且陈修也发现了,这些和地球建立了连接的渠道前面根本就没有能量传入进来,甚至还有好多都被中断了,不知道是因为送过去的人死去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陈修暂时还不清楚。
  不过他也懒得去管,至少暂时懒得去管,这么多的世界,这么多的人,为啥世界轮回要自己去管?自己现在还是研究研究怎么躲避这个世界轮回才是最重要的,若是能够将亲人以及一些人给保护好,世界毁灭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个人去拯救世界的这种讨论,陈修可没有这么的傻。
  “这死老头也真是的,为啥什么事情都要抗在自己的身上呢?直接告诉所有人不就行了么,那么多世界,人数肯定是万万亿,万众一心,说不定就解决了,何必这么麻烦。”陈修低估了一声,随即安安静静的望着天空中的那一轮太阳。
  他怀疑这太阳肯定和地心有秘密,可他没有证据。
  ........
  石竹村几公里外的真水泥路上,两辆小车前后停了下来,边上还停着几辆小车,在这个整条路都没有几辆车子的情况下还停留着这么多车就很不可思议了。
  周若曦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随后看了看后面的那辆车,或者是下来的那个人。
  “周若曦.....好久....不见!”杨开的声音传了过来,其实对于此人,杨开的心情挺复杂的,两家算是斗了半辈子了,按理说杨开应该是恨她的,但是却根本恨不起来,当然,他是还不知道周王两家合伙的真相,要是真知道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说得出话来。
  “好久....不见。”
  周若曦有些尴尬的回应,他和杨开之间真没啥仇恨,但是也因为他可能已经产生了所谓的仇恨,这一切的原因他都说不明道不切,所以这一刻显得有些尴尬。
  而两人同时停车,让周若曦更加的尴尬了,似乎目的被看穿了一般。
  “我们是朋友,不用这么拘谨,虽然我们父母之间有些恩怨,但是还不至于影响到我们吧?你这次过来是为了陈修?若是这样的话,我想说你可能没戏的,陈修这个人我很了解,他答应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反悔,而且我也不会放弃的。其实我觉得你和他挺好的,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不一起?这些年我都不敢说出你的真实身份。”
  杨开走上前来,似乎没有看到周若曦尴尬的神色。
  “一起过去吧,你应该没有来过这儿,我带你过去吧,还有点远,分叉路口也多,更没有啥人,你估计会迷路的。”
  “谢.....谢谢.....”
  ..........
  一路上,杨开倒是说的尽兴,周若曦却是显得心事重重,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杨开也不过问,只是一直诉说着,这样显得不是那么尴尬。
  很快,两人便抵达了石竹村,望着别其他荒废的村子完全不一样的石竹村,让人忍不住赞叹一句。
  哪怕是刚刚心事重重的周若曦现在也是心情好了许多。
  “你说,我们到底属于对手还是属于朋友?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应该恨我的,为什么你不一样?”
  突然间,周若曦冒出一句话。
  “无所谓啦!要说具体一点呢就是,我们是竞争对手,也是朋友。在生意人我们要完全站在自己的立场,但是私下,我们都是朋友,不是吗?我觉得呢,不管是什么朋友,千万不能把利益带入其中,为了利益,我们可以不择手段,为了朋友,我们也可以选择两面插刀。”
  杨开大大方方的说道。
  “这两者不冲突吗?”
  “肯定不冲突啊!利益只不过是身外物而已,只要不是什么触碰到对方底线的话,其实算不得什么仇恨的,看看我们华夏上面那些首富就清楚了,经济上斗的那么凶残,私下还不是能够坐在一起畅谈人生。”
  “我觉得,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商人,也是一个能够做大做强的商人格局。”
  “我似乎有点懂了!”周若曦点点头,整个人似乎都变得精神起来。
  “到了到了....不说了,不说了.....有时间大家坐在一起慢慢谈。”
  杨开指了指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