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三章 出谷

  何旭望着段誉走上台阶,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这才醒悟过来。“好你个小白脸,也不说清楚你家住哪,就说了句空话,说什么大恩不言谢,日后相报的,要是一般人还真不知道怎么找你,嘿嘿嘿,但谁让哥是穿越者呢,小白脸,我吃定你了。”
  又吃了几个野果充充饥,何旭自言自语道“算了,别想其他的了,还是先把凌波微步学会了在说吧,毕竟这是个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打不过人家,我溜,总行了吧!”
  距离段誉走了已经一天了,何旭终于不负重望的把凌波微步完整的走了出来,走一步,吸一口气,走第二步时将气呼出,六十四卦走完,四肢全无麻痹之感,呼吸顺畅。第二次再走时连走两步吸一口气,再走两步始行呼出。这凌波微步是以动功修习内功,脚步踏遍六十四卦一个周天,内息自然而然地也转了一个周天。因此每走一遍,内力便有一分进益。初次接触内力,何旭只是觉得肚子里暖烘烘的,十分舒服。
  何旭收拾了一番就准备出谷了,不是他想出谷去,而是迫不得已啊,毕竟就吃点野果子这么能当饭吃呢,实在是饿的难受了,准备出去找点吃的,再说现在自己的凌波微步已经勉强走了出来,只要没遇上四大恶人这种一流的坏蛋,普普通通的山贼之流,何旭还是有几分自保的能力的。万一遇到了,就是天要亡我啊,那就先跑着,跑不过了在跪地求饶吧,看看能不能依靠着先知先觉忽悠过去,当个狗腿子什么了。小命要紧啊,节操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了。
  沿着段誉走时候的台阶上去,走到一百多级时,已经转了三个弯了,何旭听到了轰隆隆的水声,知道已经快要到澜沧江畔的出口了,果然没过一会就看到了亮光。何旭出来是发现这个洞口前自己站立的平台距离澜沧江面有十来仗高,江水纵然大涨,也不会淹进洞来,但要走到江岸,却也着实不易。“要是刚刚来到这世界的我还会苦恼一番,但现在哥已经不同了,哥会凌波微步!”当下何旭运转凌波微步,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江岸尽是山路,小路也没一条,七高八低的。何旭也不清楚方向,胡乱的用着凌波微步走着,就当时练习凌波微步了吧。
  走了七八里路才发现一条小径,沿着小径一直走着,将近黄昏,何旭精神为之一振,因为他看到一个小镇,加快了几分步法,进入了小镇。小镇行人不多,大概是何旭的奇装异服吧,引来好多人的注视。
  他现在只想吃饭,路过一个包子铺,闻着包子的香味,何旭感觉自己的口水快滴下来了,但是他却头也没回的走了过去。为什么了,因为没钱啊,何旭自己初来乍到这个世界当然没钱,段誉那个小白脸身上也没带钱,笑话,堂堂大理世子,大理城中下馆子都不带付钱的!就算出门,自有护卫安排好一切,只是这次是偷跑出来的,才会狼狈至此。
  何旭在小镇里转了一圈,终于找到目的地了,一间“当铺”。何旭临出谷的时候在无量玉洞里扫荡了一番,但凡是他觉得值点钱的东西,都被他打包带了出来。
  何旭进入当铺“老板呢?出来招呼客人啊!”“这位公子,请问有何事?”里屋里一位穿着黑色布衣的大胖子走了出来,眯着小眼,打量着何旭,笑呵呵的问道。“老板,我要当些东西,这些簪子你看看能给多少钱?”何旭拿出在无量玉洞里的找到的李秋水的簪子向着当铺老板发问道。“这位公子,你这簪子是要死当呢还是活当?”“死当。多少钱?”“公子这几个簪子普通的很,一共算你二两银子吧!”“什么!多少?老板你可想好了说话啊!”何旭一边问道着老板,一边用自己琢磨出来的内力粗浅用法把他面前的桌子拍了道大缝隙。“错了,错了,是五十两银子,小老儿刚刚一时嘴快说错了。这位公子,不,这位大侠你看你满意吗?”“还行吧,老板你出五十两银子不会太勉强吧,我是正经人,可不会强买强卖啊。”“当然,当然,公子玉树临风,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是会强买强卖的人”胖老板擦了擦头上冒出来的虚汗,小心的说到。老板拿出银子恭敬的送着何旭离开,“老板,身子有点虚啊,都出虚汗了,买的补药吃吃吧。”
  何旭临走还不忘亲切的关照老板多多注意身体。
  “这老板真当我是肥羊呢?再怎么说这也是无崖子送给李秋水的首饰啊,怎么可能是什么便宜货色,收他五十两,还是他赚了更多,但我也懒得计较了,谁让哥是个豁达的人呢!”拿着钱离开当铺的何旭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何旭找了家客栈要了间上房,点了一桌子的酒菜,并叫小二准备好热水。洗完澡,吃惯了现代的各种调料,这个世界的饭清淡的只能算是勉强下咽吧,但谁让何旭饿急了呢,狼吞虎咽的吃完一桌酒菜,几天以来终于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天蒙蒙亮时候,何旭已经起床并练习起了凌波微步,毕竟何旭觉得自己的武学天赋不咋地,而且起步又玩,看来只能是勤能补拙了,多练习练习这凌波微步也没有坏处,这可是安身立命的功夫啊,至于武学天赋,许是我资质不行吧,我记得少林寺的易经经,有着洗髓伐骨改善人习武资质的神奇功效,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搞来瞧一瞧,至于能不能看懂,练的会,当时候再说吧。
  何旭在这住了三天,这三天里,他时刻都在练习着凌波微步,不用再像之前一样需要走几步思考下下几步该怎么走,已经能够还算熟练的走出来了。这三天里,何旭也在思考着自己究竟是这么到的这个世界,自己还能不能回去,不能回去的话,自己以后该怎么办。